1000章 福利工作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开着车往回走,栾兰家里还有几个女人正等着自己回去呢。

路上毛日天问起八叔怎么来到云海了,八叔叹气道:“说来话老长了,但是我就剪断截说吧,上次我俩分手以后,我和你香秀婶子带着你给哦我们的海盗珠宝回了三山市,在那变卖了以后,怀揣现金,回拉拉屯好一顿装牛逼……”

香秀又掐了八叔一把:“好好说话,在小辈儿面前,多不文明呀!”

这话说得毛日天这个不舒服,香秀比毛日天也没大多少,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真的以长辈自居了,毛日天回头看看,香秀一身连衣裙还没有干,前胸丰鼓,不用透视眼都能看清点在哪里。

香秀下意识地往后坐了坐,躲开毛日天的目光。

八叔接着说:“回屯子里怎么显摆的我就不说了,总之,就连老木头……”

香秀刚要掐,被八叔抓住手了,陪笑道:“我口误,不是老木头,是我的岳父,那都是对我刮目相看!”

毛日天说:“八叔,我就问你怎么来云海的,扯那么远干嘛?你就说你们那边是不是也有疯子了?”

八叔说:“是呀,一开始村里没有,只是通讯都中断了,只听说外边的世界乱了,也不知道乱成个啥屌样,后来去城里的四宝子回来了,说城里的人大多疯了,见人就咬。大家都很惶恐,后来没一会儿四宝子就也疯了,大家按都按不住,在抓他的时候,又有几个人被他咬了,包括我岳父老木头!”

香秀在一边抹了一把眼泪,毛日天就知道老木头肯定也是不能幸免了。

八叔继续说:“把四宝子抓起来大家都以为没事儿了,可是到了晚上,那些被咬的人都疯了,满大街的追着人咬。”

我岳父老木头也疯了,一口就把我岳母香秀的娘给咬住了,我看看拉扯不开,就要带着香秀逃,但是香秀还舍不得她的爹妈,这时候我岳父老木头跳起来就来咬我,幸好我手快,把鞋脱下来塞进他的嘴里了,但是我被他压着起不来,当时你婶子香秀那可是真急了,用一根大棒子就把我岳父老木头打晕了,我爬起来带着香秀你婶子逃了出来,满大街的疯子追人,我俩就逃进了李瘸子家里去了,幸亏李瘸子家深墙大院,也幸亏李瘸子不记恨你连累死了二燕子,还幸亏……”

毛日天说:“八叔,你是不是自从和香秀在一起了就乐得不会说话了,咋这么墨迹呢,说重点。”

“哦,后来李瘸子开车带着我们冲出来,但是到哪哪有疯子,我说到这边来找你,结果到了云海就冲不出去了,最后李瘸子为了保护我和香秀也死了,要说李瘸子真是一条汉子……好了我不废话了,你别瞪我……我们被困在旅店楼顶好几天,就这么简单!”

八叔说完,车里一阵安静,毛日天不由又想起了当初二燕子找自己赌钱时候的情景,一阵的伤感,觉得心头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憋闷。

八叔看毛日天不说话,问道:“日天呀,你不会因为我们俩来了,多了两张嘴吃饭犯愁了吧?我这还有几百万的存折,不过我看存折现在也没有多大用处了。放心,我和香秀不能白吃你的,帮你干活还不行么?”

毛日天哼了一声:“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了么?”

“当然不是,八叔就是和你开个玩笑!”

车到了栾兰的那个小区,毛日天说:“你俩在车上等着,我上去接几个朋友下来,然后一起走。”

毛日天上楼,一敲门,伊琳娜打开门,说:“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死了!”

小白菜一下子扑过来,抱着毛日天的脖子说:“是呀,我更担心你。”

不用毛日天动手,伊琳娜伸手就把小白茶从毛日天的脖子上扯下来了,往后一抡,苏丹在后边用了个绊子,小白菜踉跄几步,就摔进厕所里边去了。

毛日天说:“别说了,事不宜迟,咱们出发。”

伊琳娜和栾兰他们早就准备好了,说:“那就走吧。”拎着行李箱就要出来,小白菜在厕所里跳出来,头上顶着一条三角裤,说:“别把我丢下!”

伊琳娜说:“你的帽子很别致呀!”

小白菜顺手一摸,原来是栾兰洗了晾在洗手间的三角裤,她拿过来就自己穿上了,反正身上就一件男式大夹克,里边正好缺这东西。

栾兰一皱眉头:“你要是没有衣服穿,我的行李箱里边有,那条还没干呢。”

“无所谓,快走吧,事不宜迟!”

大家都忍住不乐,一起下了楼。

一开依维柯车门,毛日天上来坐在驾驶位,紧接着美女一个跟着一个往里走,八叔的眼睛都直了:“我靠,这么多美女,我靠,你咋就穿一件男式衣服?我靠,还有个洋妞……”

香秀狠狠拧了八叔一把,八叔的分贝高出不少,吼了一声:“哎呀我靠!”

大家坐稳了,车子开起来,直接奔洼谷大街678号,威尔士教授的家里。

这一路上八叔可是欢了起来,和这个聊几句,问那个几句,他是个自来熟,也不在意别人愿不愿意搭理他。栾兰和苏丹她们听他自我介绍是毛日天的八叔,就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愿意搭理他也敷衍几句了。

小白菜一看八叔脖子上戴的金链子比她手指头还要粗,左右手腕各带一块劳力士,顿时对八叔就喜笑颜开了,和他攀谈起来,这可能是她的职业病,其实这个时候有钱的不一定管用,倒不如有力气的人,能给你一些安全感。

八叔和小白菜聊了一会儿,问道:“在灾难之前你是干什么工作的?”

“额……”小白菜一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小白菜还真的说不出口自己原来是个站街的,但是又想不出怎么回答,一时愣住了。

毛日天回头看看,说:“她是社工,听说过么?”

八叔点头:“听说过,福利单位是不是?”

毛日天点头:“对,和她在一起是有福利,不过得收费。”

八叔说:“那当然,不收费人家吃什么喝什么,你和八叔聊天,八叔给你付费也可以!”

小白菜脸一红,说:“聊天不收费。”

八叔问:“那都干什么活儿收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