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章 以柔克刚/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白菜善于察言观色,看出小河子和小海子对王恩有些不服气,所以又是色诱,又是挑拨,现在见小河子不说话,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想要再说服他一下,找不到合适的语言了,就说:“自古以来,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在这个乱世你要找个老大跟着也是对的,不过盲目跟从不但他保护不了你,还会牵连你。就好像以前大郑的那些手下,如果不是跟着大郑,小毛也不会杀他们。”

“那是,那是。”小河子额头都见了汗了。

小白菜心里暗骂:你个窝囊废,要不是小毛疯疯颠颠,我们没有打赢你们的把握,老娘何必在这里和你费这个吐沫!

心里虽然瞧不起小河子,不过小白菜脸上还是带着温暖的笑容,说:“大哥,你不用看别的,就看着俩人的名字,你就知道应该跟着谁。”

“名字怎么了?”小河子茫然地问。

小白菜说:“你听听,一个叫毛日天,一个叫王恩。日天呀!你说连天都敢日的男人,胆量会小么?再看看王恩,忘恩,连名字都忘恩负义,这个人能好到哪去?”

小河子连连点头,说:“我和海子哥在一起也偷偷议论过,说王恩真的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他刚进来的时候耍横,被大郑打得昏迷不醒,是老赵没日没夜地照顾他,结果他当了老大,第一个就把人家的闺女给睡了,老赵和他理论,被他一顿大皮鞋,差点踢死。”

小白菜“啧啧”几声,说:“你看看,这样的人你还跟着,早晚被他玩死,我看你是个好人,我给你和小毛说一声,让他动手的时候手下留情,别杀你。”

“还有我哥,他也是好人。”小河子赶紧说到,就好像小白菜已经掌握了他们哥俩的生死大权一样。

小白菜说:“只是我求情,小毛怕是也不愿意给面子,要不这样,你的表现一些,一会儿动手的时候,你和你哥手里的枪也别浪费了,帮着小毛肯定比帮着王恩活命的几率大,你相信我不?”

“我信!”小河子坚定地点点头。

小白菜伸嘴在小河子的脸上“吧嗒”亲了一口,说:“要是这事儿过去了,我让小毛把这个学校留给你,到时候你是这一个院子的老大,我留下来陪你,做你的压寨夫人!”

小河子一高兴,乐了一下,吹出一个大鼻涕泡来,把小白菜恶心的赶紧往后一躲,但是看见小河子看着自己,马上换了笑脸,伸出袖子帮小河子擦擦鼻子,娇颠地说:“看你,这么大人了,还流鼻涕。”

小河子“嘿嘿”傻笑了一下,顿时就有了一种家的温暖,说,“妹子,你叫啥名,以后我一定豁出命来护着你!”

“你就叫我小白菜就行,这是我的艺名。”

“你还有艺名,你是唱戏的么?我听我妈说过去唱戏的都有艺名。”

小白菜笑道:“先别讨论这个了,你是个识时务的人,但是你哥就不知道会不会有这种觉悟了,万一他不和你一起,小毛的脾气我知道,他要是跟着王恩往上冲,到时候我求情小毛都不会听了,那是必死无疑!”

小河子说:“你放心,一会儿我说服他!”

“好,等完事儿以后,我就和你结婚!”小白菜为了让小河子相信她,又在小河子刚擦了鼻涕的脸上亲了一下。

小河子说:“妹子,一会要是打起来,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命活着娶你了,要不然你就先让我和你洞房吧!”说着,他的手就抓在小白菜的胸脯上。

小白菜打了他的手一下,说:“没出息,男子汉大丈夫,重要的事儿等着你办呢,只要你跟着小毛,就一定会赢。小毛的本事我知道,那是日天的本事,王恩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我让你帮小毛,那是看你人挺好的,救你一命,怕小毛杀得兴起把你给砍了,你以为小毛收拾你们这么几个人还用谁帮忙呀?”

“那倒不是,我就害怕一会儿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还没有真正和女人那个过……我这辈子多亏呀!”

小白菜笑着在他下边的钢枪上弹了一下,说:“别说丧气话,你不会有事的,我答应你,今天晚上我一定让你做一回真正的男人!”

小河子连连点头,说:“那我先把我哥叫进来,你再把刚才的话和他说一遍!”

小河子出去叫小海子去了,小白菜心里也很忐忑,他也不知道小海子的智商高低,会不会像小河子一样那么容易摆平。小河子被自己的美色迷惑了,人家小海子不能打兄弟媳妇的主意,就是局外人,旁观者清,不知道会不会不相信自己的话。

不说小白菜在这里怀揣兔子等着小河子小海子这哥俩,这再说说楼上竹竿打狼——两头害怕的这两伙人,他们是不把对方喝醉,谁也不敢先动手,还在这里相互劝酒呢。

不过这个时候八叔可是不行了,被王恩灌得有些头重脚轻了,说话舌头都大了。

王恩虽然把八叔灌多了,但是他最不放心的是躺在那里的毛日天,隔一会他就招呼毛日天起来喝酒,毛日天起来两次,一喝酒就喷出来,说不如醉舔杯,王恩也不知道醉舔杯是个什么酒,不过被毛日天两次把酒喷在脸上以后,他也不招呼毛日天了,心说你就睡吧,一会儿你的手下都醉了,我就出去走廊叫人,招呼人进来先打你一顿乱枪!

那边的狗蛋子实在是个大酒鬼,栾兰和伊琳娜,加上苏丹香秀四个女将都喝到量了,这个狗蛋子还是谈笑风生,和栾兰她们称兄道妹,一点醉态都没有,伊琳娜一个劲看门口,就等着小白菜回来接着喝,自己是真的喝不进去了,但是小白菜这功夫不知道跑哪去了,就是不照面。

伊琳娜见狗蛋子还是频频劝酒,再喝下去就醉了,要是动弹不得的时候,岂不是就任人宰割了,于是她偷偷地把兜里的强力胶掏了出来,要铤而走险,率先动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