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8章 毛日天疯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上的人本来都为苏丹的死而难受,小白菜忽然说出这样的话,大家都是一愣,八叔条件反射一样问到:“那你是怎么说服那两个人拿着枪对着自己的同伙射击的?”

小白菜说:“也没什么,谁让我天生丽质,男人一看就着迷了!我只是对他们说了几句夸奖的话,这俩小子就晕头转向了,为了我肝脑涂地都愿意!”

八叔上下打量一下小白菜,又回头看那看那香秀,摇头说:“没看出你哪里比别人强呀!”

小白菜怒道:“你什么眼神儿呀,换做别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征服两个大男人我来看看!”

伊琳娜回头看看小白菜,问道:“你说来说去的,想要表达什么?”

小白菜一笑,说道:“我也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让大家记住,这一次死里逃生,全是靠着我小白菜出的力,回去以后可不要欺负我!”

伊琳娜瞪了他一眼,叨咕一句:“有病!”

小白菜见伊琳娜和八叔香秀对她的话都不以为然,就对开车的栾兰说:“兰姐,你最明事理了,你说这一次我的功劳大不大?”

栾兰也不回头,说到:“一个人就像一个分数,他的实际才能好比分子,而他对自己的估计好比分母,分母越大,则分数值越小。”

小白菜一撇嘴:“所问非所答,我又没问你数学题,什么公母的。”

小白菜往回一坐,忽然感到两股热气喷进脖子,回头一看,毛日天的脸就在脑后,两人鼻尖碰鼻尖,把小白菜吓了一跳,问道:“你干嘛?”

毛日天说:“我看看你是公的母的。”

“有病,你才是公的母的呢。”小白菜立了这么大的功劳没人夸,憋得实在难受,自己提出来还是没人夸,不由生气,将毛日天还是疯疯癫癫的,就故意逗他说话刺激车里的人。

小白菜说:“小毛呀,你说你身边有很多女人,你最喜欢哪一个?”

这一句话说出来,栾兰和伊琳娜都竖起耳朵,想听一听,就连香秀也看了过来。

要是毛日天好的时候,谁也不会在意这个问题,因为毛日天一定会胡扯八扯的掩盖过去,现在毛日天疯了,神志不清的时候,说不定会说真话,大家都想知道,他身边这么多女人,他会喜欢谁。

毛日天想了一下,问小白菜:“你确定说得是女人,不是你自己么?”

小白菜怒道:“我哪里不像女人了?我说的是你身边所有的女人,你喜欢谁?”

“男人算不算?”

“不算!”小白菜都快崩溃了!

毛日天扳着手指头想了一想,说:“我好想我妈,我很小的时候她就死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爸也死了,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我爸长得啥样了,他们都说我长得像我爸,也像我妈,集合了他们俩的优点,你说我长得好看不?”

小白菜放弃了,摇头说:“算了,我不问了,你爱喜欢谁,你就喜欢谁,反正不会是我!”

毛日天哈哈大笑:“你咋知道呢?”

小白菜冲毛日天伸出中指,说:“不要和我说话了,我不想和一个没有思维的人交流!”

八叔把小白菜的手挪过去,说:“你别欺负一个神志不清的人,有本事冲我来!”

毛日天坐回到后边的座位,嘴里念念叨叨:“我喜欢谁?谁喜欢我?我爸妈是谁?”

栾兰叹了口气,对伊琳娜说:“你看小毛现在这个样子可怎么办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起来!”

伊琳娜说:“我也不知道,这要是威尔士教授在就好了,可惜我的主业不是学医的!”

车往前走,过水岭镇的时侯找了一个路边的加油站加满了油,然后回了湖山村。

湖山村大街上星星散散地有一些疯子在走动,有扭秧歌的,有遛弯的,一个个面无表情,两眼猩红。

穿过湖山村,再往前走就遥遥看见别墅了,伊琳娜说:“奇了怪了,这里怎么居然这么清静了?”

大家往前看去,莲花湖碧波荡漾,湖边绿柳成行,盘龙山巍峨耸立,云雾缭绕,立于莲花湖和盘龙山之间的毛日天的那座别墅炊烟袅袅,要不是地上还躺着一些尸体,真看不出这里前几天还是厮杀的战场!

八叔没来过这里,问道:“怎么了,这么好的所在有什么奇怪的?”

伊琳娜说:“我们出来的时候这里至少围了几千个疯子,现在居然一个都没有了!”

栾兰说:“或许是走开了,疯子不停地走动,无意识走动,说不定走到哪里去了。”

伊琳娜把脖子伸出车去,四外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还躺着不少的尸体,不过活着的疯子却真的一个都没有了。

车子到了别墅大门口,上边瞭望的守门人早就看见依维柯慢悠悠地开过来了,回报给牛大癞,牛大癞刚要上前,下边海老头说:“让我去看看,你歇着吧。”

牛大癞正喝酒,一听海老头要去,当即就回到车库里边喝酒去了。

海老头撑着一条拐杖跳跃着上了台阶,上到墙头,旁边人看着不由暗笑,瘸腿吧唧的,还挺勤快,一来人他就上墙盘问,这个尽忠职守劲儿谁都不行!

海老头上了墙头,手搭凉棚一看,车上下来好几个美女,不由眼睛都直了,自言自语道:“这个是栾总,瘦了,不过比以前漂亮了。这个是洋妞,跟小毛去的,估计小毛也回来了。这个是小白菜,我也见过,挺骚气的一个女人。这个是谁?咦,长得不错呀!呀,这个胖子可是真丑,长得太油腻了。呵呵……小毛也回来了,你看看,这小子一定是美女太多雷到了,咋低着头一点精神头都没有呢?”

下边的伊琳娜招呼到:“海老头,我们回来了,快开门!”

海老头嘿嘿一笑:“开什么门,老规矩懂么?脱衣服验伤,如果没有被咬伤的痕迹,才能放进来!”

这时候毛日天一抬头,脸上好大的一个牙印,海老头吓了一跳:“哎呀我去,小毛你的伤太明显了,这是咬来向我示威的么?”

伊琳娜说:“小毛身上有抗体,被咬了也不会被传染,你快开门吧!”

海老头摇头:“那可不行,你说他没被传染,那我看看他还认识我不?”

毛日天抬头傻笑一下,说:“你是谁,咋长这么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