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9章 治病/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老头一看毛日天都不认识自己了,伸着脖子瞪着眼,惊讶地说:“完了完了,小毛真的疯了,还说有抗体?看来他的抗体被病毒打败了!”

这些人里就小白菜和海老头算是熟悉一些,毛日天养鱼的那个时候,没少带着海老头去见她,给二百就让他摸二十来分钟的屁股。小白菜一看海老头不开门,看看护城河里露出头的疯子呲牙咧嘴,还飘着不少尸体,不由害怕,赶紧往前凑,招呼到:“喂,海老头,你不记得我啦?”

海老头的脸上顿时表现出温柔的表情,看着更欠揍了,笑嘻嘻对小白菜说:“哪能忘了你,你那么白!”

小白菜故意把领口往下扯了扯,说:“那还不开门,我们在外边多危险呀!”

海老头说:“现在疯子都走了,没事儿了!从昨天这里的疯子就都走了,呆小萌说可能是没人管他们,就又回家去干喜欢干的事儿去了。”

小白菜扭动腰肢,说:“海老头,那你最喜欢干什么呀?”

小白菜在这里色诱海老头,虽然大家都知道她不过是想进去而已,但是看她挠手弄姿的样子,不由都有些肉麻。

毛日天在一边照着小白菜扭来扭去的屁股就是一巴掌,说:“还用问,海老头最喜欢摸屁股!”

小白菜疼的捂着腚直跳:“毛日天,你真疯假疯呀?你连人都不认识,还知道他喜欢干什么?”

海老头在墙头上嘟囔道:“曹,我就这么点嗜好,都被你公开了,让我老婆知道又该生气了!”

这时候院子里有人问海老头:“谁在外边,你磨磨叽叽干什么呢?”

海老头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柳小婵来了,说:“小毛回来了,不过他被咬了,疯了,你说放不放他进来。”海老头刚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一道人影从他面前过去了,再看的时候,柳小婵已经过了护城河,站在毛日天面前了。

柳小婵抱住毛日天的头细看,只见左颊上的牙印很明显,虽然已经结痂了,不过看得出来,当时咬的不轻。

柳小婵的眼睛一下就湿了,问道:“小毛,你咋这么不小心?”

毛日天伸手在柳小婵的眼皮上一按,说:“你的眼泪好多,为啥不流出来。”柳小婵的泪水顺着眼角就被毛日天给挤出来了。

栾兰说:“小婵,你不用太担心,小毛虽然有些神志不清,但是和那些疯子不一样。”

伊琳娜也说:“是呀,小毛本身抗体很厉害的,我们先进去,或许能想到治他的办法。”

柳小婵点头:“好吧,我们进去。”回过头对墙头上的海老头说,“开门。”

海老头犹豫着说:“他都被咬疯了,还让他进来?不是去我原来住的房子么?”

柳小婵不耐烦地说:“你是不是想死?”

“不想。”

“不想死就开门!”

“嗯呐。”海老头无语了,赶紧开门,开了门不一定被毛日天咬,不开门挨揍是跑不了的。海老头倒不是很害怕挨揍,因为习以为常了,但是柳小婵杀人不眨眼他可是害怕得很,生怕一言不合柳小婵就把脖子上的项圈掰开。

大家进了别墅,呆小萌和狗剩子都迎了过来,簇拥着毛日天往里走。

毛日天拉着狗剩子说:“我记得你,你是狗剩子,好多年不见,你长高了1”

狗剩子心里难受,拉着毛日天的手不知道怎么说,最后说:“你也长高了。”

到了大厅里边,呆小萌让大家让开地方,让毛日天坐在椅子上,然后抓着他的眼皮翻来翻去。

狗剩子问:“小萌你干啥呢?”

“我看大夫检查的时候都是这么检查的呀!”呆小萌很认真地说。

“那你是大夫么?”

“不是呀,不是不能先检查一下呀,拿手电筒来!”

狗剩子一把将呆小萌推开了:“拉倒吧你,你学的那是检查人死了没有,还看瞳孔?你要不会治病赶紧把会治病的找来!”

柳小婵关心则乱,看着毛日天光伤心了,狗剩子这么说连忙问道:“谁会看病,戴一龙都走了。”

狗剩子说:“不是还有老黄皮子呢么!”

狗剩子刚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嗖”的一声,柳小婵就不见了,门还在摇摇晃晃。

不一会儿,老黄皮子被柳小婵扯着衣领,几乎是足不点地走了进来,一个劲儿说:“松手,松手,注意形象,你的形象和我的形象都被你毁了!”

到了大厅里,柳小婵一松手,指着毛日天说:“他被咬了,赶紧治好他!”

老黄皮子一看毛日天伤在脸上,但当时就挠头了:“我的天哪,你居然也别咬了,位置还这么嚣张?”

后脑勺挨了柳小婵一巴掌:“快点治好他,别那么多废话!”

老黄皮子说:“我要是会治疗血红就好了,那么多人被咬,不用你说话,小毛都得逼着我治好他们。关键是我不会呀!”

毛日天看着老黄皮子挠头,他也挠头,说:“我咋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咋长的这么难看?”

老黄皮子说:“嚯嚯,会说话呀?那还没疯彻底!”

伊琳娜说:“小毛的血液威尔士教授化验过,说他具有极其强大的免疫力系统,一般的病毒根本伤害不了他的。”

老黄皮子说:“这倒好办多了,你倒说说,毛日天是在什么情况下疯的。”

伊琳娜还没等说话,外边踢里秃噜又进来好多人,前边的杨雪扑过来就问:“小毛怎么了?”

金莎莎和刚才带着这些妇女在后院清理菜地了,这时候才听见有人报信说毛日天被咬了,本来默不作声干活的杨雪回身就跑,第一个跑了回来。

毛日天看看杨雪,呲牙一笑:“火龙果,我记得你,你是杨明的姐姐,我还记得你好像是和我睡过觉是不是?”

杨雪顾不得尴尬害羞,回头看看狗剩子,问道:“他好像和别的被咬的人不一样!”

毛日天忽然伸嘴过来,在杨雪脸上就咬了一口,大家吓坏了,赶紧过来拉扯,把杨雪揪了出来,杨雪捂着脸,狗剩子扯下她的手,一看只是咬了个牙印,并没有破皮,这才放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