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5章 康熙六十一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呆小萌吓了一跳,心说你这都这个怂样了,还脱衣服干嘛呀,家伙事儿都在手里捏着呢,还有啥想法是咋地?

三猴子见呆小萌发呆,就说:“你把老子的浑身都弄湿了,别把伤口感染了,我脱下衣服换换!”

“哦,好的!”呆小萌这才明白他啥意思。

呆小萌帮着三猴子把衣服脱了,这小子倒真是不知道廉耻的人,也不在意自己的丑样子,把包扎伤口的湿布也揭开了,呆小萌看得不由直咧嘴,太恶心了,两颗蛋蛋中间血肉模糊,这样的情景她还是第一次见。

三猴子自己也直咧嘴,不过是疼的。

他一疼了又发起火来了,抬手打了呆小萌一巴掌:“草你个蛋,都怪你这个小骚蹄子把老子推水里了!”

呆小萌害怕吃亏,赶紧赔笑:“别生气老哥,一会儿见到毛日天神医,保你药到病除!”

三猴子从马背上拿下包裹,一边在里边找衣服,一边问:“毛日天我没听说过,是咱们关东的么?”

“万山市湖山村你没听说过么?”呆小萌反问。

“万山市?我只知道万山镇!就在前边不远处!”三猴子手里拿着衣服,光着腚和呆小萌聊天,一点都不尴尬,呆小萌可是不愿意看他的丑态,转过身子,说:“对了,你们在山外来的时候没有遇上疯子么?”

“没有呀,我不关注疯子,我只在意哪里有婊子。”三猴子说着,套上了一条大裤子,扎紧了绑腿。

呆小萌此时已经心里有所怀疑,但是不敢确定,又问道:“老兄,你是哪里人?”

“本地人呗,我们老大老二都是关外的,只有我是这里的坐地户,二哥是从宫里逃出来的太监,据说他把娘娘给猥亵了,皇上要杀他,不过我猜他是吹牛的,或许是顶不住娘娘们猥亵他,所以跑了。二哥长得好看,不像我,要是不用点小暴力,很少有女人愿意和我亲近,实际上我是很疼女人的!”三猴子说着叹了一口气,仰面看天,似乎在想念死去的二哥,让人觉得他们兄弟感情不错,一点也看不出来刚才他还踩着二哥的尸体上马来着。

呆小萌可不关心他的兄弟情,又问:“我看你的打扮……你们怎么穿成这样,为什么要留辫子?”

三猴子一甩头上的辫子,笑道:“虽然我们不服朝廷那些满清奴才,不过也不敢明目张胆不留辫子呀,那不是造反么!”

“满清?还……奴才?”呆小萌彻底迷糊了,“请问老兄,现在是几几年?”

“什么叫几几年?”

“公历也好,农历也好,现在是哪一年?”

“现在是康熙爷六十一年呀我的妹子,你是不是活糊涂了,别告诉我你是在山里长大没出去过!”这回三猴子变得一脸的疑惑了。

呆小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语:“康熙六十一年?我的天!我真的穿越了?”

三猴子一看她的反应,笑道:“你不会是大明公主吧?”

呆小萌说:“大明公主我还真的见过,不过和她不熟,毛日天和她熟!”

三猴子已经穿好了衣服,一把扯起呆小萌,说:“行了妹子,这么半天你就把我当傻子呀,快点走,要是能找到你说的神医,我就饶了你,要是找不到,老子虽然没有了**,我就算是用木棍,也把你捅死!”

呆小萌失魂落魄站起来,扶着三猴子上了战马,然后任由三猴子拉着,也上了马背,坐在三猴子背后,抱着他的腰,三猴子催动战马,从小路往前走去。

呆小萌想着先前骑着摩托车,突然间就飞起来,然后才从黑天一下就到了白天,本来就很不可思议,现在看来,就是伊琳娜的摩托车有问题,自己好像也听说过她和毛日天管这个摩托叫什么时光机,那时候自以为她是有这么一个设想,没想到居然真的穿越了!自己有过一次穿越的经历,那是在盘龙山的鳄鱼池,和柳小婵一起从溪流中被水冲出来,恰巧遇上毛日天救了她,要不然说不定摔个骨断筋折的。

不过那次穿越还好没有走多远,只有一个来月的时间,还是到了未来一个月,不是往回走,不过自己常说平白少了一个月,要是能回到一个月之前就好了,这下妥了,直接回到清朝了,还是清初!眼前这个三猴子不是像戴一龙一样老不死的,而是真的清朝人!

三猴子别看是个采花贼,他是有妞尽量泡,要是自己泡不到女人的情况下才会用暴力,所以心思很细腻,察觉出呆小萌有些不对头,就问:“丫头,你和平常姑娘不是很一样,不但胆子大的出奇,而且言行举止也不普通,你的家是哪里的?”

“我的家……是三百年后!”

“胡言乱语,你不会是吓坏了吧?不要怕,老子这一生杀人不少,但是只杀过一个女人,就是我的最爱女人的老娘!”

“为什么?”呆小萌暂时从迷迷糊糊中醒过腔来,问起三猴子。

三猴子愤愤地说:“如果不是那个势利小人的婆娘,老子也不至于弄得现在这么声名狼藉,当年老子我行走江湖,在滦洲大哥的家乡那边混的名气不小,不过不是打家劫舍,而是做些绸缎生意,大江南北地跑,手里自然有很多金银,不过我视钱财如粪土,把钱大多是花在穷人身上,那时候我的外号不叫闪电猿猴采花贼,叫闪电猿猴大情圣。”

呆小萌笑道:“你的钱一定都花在了女人身上。”

“是呀,我有了钱,就是喜欢逛青楼。”三猴子倒不避忌,“我在女人身上花钱如流水一样,那时候天天做新郎,夜夜换新娘,直到遇上了修小妹,她是万花楼老鸨的女儿。别看老鸨子平时逼良为娼什么坏事都做,不过她的女儿可是一个窈窕淑女,不但长得美,而且任人品极佳,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是在一个风雪交加的清晨,我在万花楼睡了头牌酒红姑娘,然后出来要去大哥家,结果我一出来,就在大门口看见了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小姑娘,说实话,这姑娘的容貌不在你之下。”

呆小萌心说,能把一个花花淫贼迷住的女孩,自然会有不俗的容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