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0章 被出卖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猴子继续讲述到:“我那天感到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有这么一个美貌无双,又纯洁无暇的女孩子喜欢着我,惦记着我,就算是给我个巡抚我都不做了!

酒鬼大哥回来的时候,我缠着他把他的积蓄借来,一共是两万两银票,不到中午的时候,就跑到万花楼去提亲了。

但是当我到了万花楼的时候,只见里边一片狼藉,看家护院各个鼻青脸肿的。

刚巧看见酒红红着眼睛走过,我拉着她一问才知道,今天一大早有一大帮府衙的官差,说是缉拿反贼,进来以后一通乱砸,把住宿的客人都打跑了,姑娘们被吓的呜嗷喊叫,光着身子从屋里被拉出来,站了一大厅的人,挨着个被拷问,老板修老爷被一脚踢倒起不来了,就是花姐都挨了两个耳光,官差是巡抚亲兵,不是知府衙门的。

我问她官差找谁,酒红说那个带队的官老爷说了,找一个年轻人,和我们家小姐私通的,说他是台湾郑家派来的奸细。我当时听了后背一凉,这个大帽子扣的可是不小,反清复明的奸细,抓住就要杀头的。我在官府方面没有人脉,要是被抓住了,有口说不清呀!

我赶紧回家,想要和大哥道个别,然后回老家关东,但是我回到大哥家的时候,没等进巷子就听见里边人喊马嘶的,我赶紧隐身到墙角看看,只见一队官兵守着大哥家门口,花姐带着一个军官,领着人把还在酣睡的酒鬼大哥给抬出来了,领队的一挥手,把大哥扔上马车,然后就带走了。

我看见官兵走远了,就过去一把抓住花姐,怒问她为什么这么绝情!

花姐看见是我很害怕,一个劲求饶,管我叫好汉,我一看她是真的把我当成反清复明的豪杰了,我知道她也是无能为力,就放开了她,说‘我喜欢你的女儿,就不为难你了,我想办法救我大哥,不过你的女儿我要带走!’

当时花姐的表现很意外,她说:兄弟,你喜欢我家女儿,那是她的福分,不过你要带她走,让我这当娘的叮嘱她几句,以后不知道猴年马月能再见面了。

我见她答应,心里就欢喜了,点头说:好说,做娘的不放心孩子是人之常情,你去叮嘱她,不过我的跟着你。

就这样我们一起回了万花楼,路上遇上大管家,对着花姐行了礼,花姐对他一摆手,说‘继续惩戒那个冬梅’然后就过去了,我们到了后院秀楼,花姐上去叮嘱修小妹,不让我再跟着,我想我就在楼下等着,也不怕她有什么花样,就答应了。

我正在楼下等着,忽然听见隔壁院子有人大呼小叫,声音惨烈,我忍不住好奇,就从月亮门走了过去,声音是在一间厢房发出的,我过去趴在窗户上一看,只见那个大管家拿着皮鞭,在抽打一个遍体鳞伤的女人,这女人被吊着,被皮鞭抽的“嗷嗷”惨叫,一个劲儿求饶,我一眼认出来,这个不就是昨晚陪着修小妹出去找我的那个丫鬟么!她的嗓子都叫哑了,听声音根本听不出是她。

这么折磨女人,我顿时火冒三丈,冲进去就把大管家打趴下了,然后把丫鬟放下来,她的衣服都被抽碎了,皮肤血淋淋地在外边露着,看见我顿时哭了:公子呀,你可把我害惨了,今早我们一回来就被花姐堵在门口了,她扭着小姐的耳朵去了后院,大管家就把我抓来这里吊起来打,打了半个时辰,这会儿没打够又来了!”

我在身上拿出一百两的银票给了这个丫鬟,说:你逃生去把,不要再回这里来。

然后我把大管家绑起来,一顿暴打,说:“你这小子只会欺负女人,要不是怕给修家惹来人命官司,我一刀杀了你!’这个大管家别看对丫鬟们这么凶,这时候却是个怂包,赶紧求饶。我没有功夫搭理他,回头又回到秀楼下。

我不知道花姐和修小妹说完了没有,就在楼下叫喊两声,修小妹从窗户伸出头来,一看是我,先是露出惊喜的样子,然后就紧张起来,说:‘你怎么来了,你快走,官兵在抓你呢,一定是巡抚的公子哥找来报仇的!’

我问:小妹,你娘没和你说我要带你走么?”

修小妹摇头,我娘没有来呀。

我赶紧上去楼梯,只见这个楼梯上来是走廊,走廊的尽头还有一道楼梯,从这里可以下去另一边,想必是花姐使了个金蝉脱壳,从那边跑了。

修小妹出来拉着我的手,哭着说:相公,我娘不答应我嫁给你。

她哭得泪人一般,当时把我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把她搂在怀里安慰……”

呆小萌说:“我要是你就快点跑,那个花姐走了一定找人来抓你!”

三猴子点头说:“你说得对,但是我当时被小妹哭的心慌意乱,没想那么多,还想着要带小妹一起走,一个劲儿让她收拾一下跟着我。

但是小妹虽然喜欢我,却又舍不得她娘,说要走也要等她娘回来,和她娘说一声再走。

我当时急得很,安慰她一会儿,我就出去找花姐,后院前院都找遍了也没见到他,就听外边呐喊声响起来,有人高声叫:‘不要走了反贼!’

我登上墙头一看,外边已经被官兵给围住了,花姐领着官兵从大门涌了进来。想必是我刚才打大管家的时候她已经跑去找官兵了。

我当时都来不及到后院去再见小妹一面,就被官兵围住了,他们用弓箭队指着我,我没敢反抗,再者说我要是真的光天化日杀了官兵,那我就真的成了反贼了。

我被官兵抓走了,直接扔进了大牢里,在里边看见还在睡觉的大哥。我把大哥推醒了,问他挨打没有,他点头说‘挨了,不过拳头炮脚的,他说还接受的了。’

我知道大哥铜筋铁骨,一边的殴打满不在乎,但是我就遭罪了,傍晚的时候被几个狱卒吊起来殴打,打大哥用拳头炮脚,打我却是用的棍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