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2章 我是贱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猴子信马由缰,回忆往事,呆小萌心情烦乱,正好听他的故事,缓解一下烦躁,但是听得后来,却越是堵得慌,这时候听到三猴子回到了万花楼,知道他要杀老鸨子花姐报仇了,不由有些兴奋,说:“讲下去,不要停!”

三猴子接着说到:“我当时心烦意乱,见有人来,也不多想,就藏到了屏风后边去了。

门一开,两个人进来了,我在屏风后探头出去一看,前边的人是那天被我打的大管家,后边的那个就是小妹的娘——花姐。

这两人点亮了屋子的里的灯光,然后给小妹的牌位上了几株香。我虽然在牢里时候很痛恨花姐,想要出来收拾她,但是此时在小妹的灵堂牌位前,也不能冒昧出手,想等着一会儿出去以后再说。

花姐给小妹上香,说:傻丫头,今天是你的三七,你要是在天有灵,就让你娘平平安安的,不要让那个跑江湖的来找我麻烦!

大管家在一边叹息说:好好的一个姑娘,就这么没了,青春年少,白白就这么死了!都怪那个关东客,他妈的,我听说今天居然被放出来了,郭大公也是仁慈,咋不弄死了他!

花姐叹息说:都是咱们家的孩子命薄,非看上那么个跑江湖的,要是她肯听我的,和郭大公圆房以后,就赖上他们巡抚衙门,郭巡抚是个爱面子的人,一定怕声张出去,说不定就答应娶了咱们小妹做小的,到时候只要进了郭家府邸,就不怕没有上位的机会。老娘我当年嫁给老头子的时候还不是个小的,后来大老婆活活被我给气死了,现在修家的万贯家财还不是掌握在我的手里。”

大管家献媚地说:那是,花姐的手段谁能比得了,大小姐过于老实了,白瞎了这一副花容月貌。

花姐瞪了大管家一眼,说:你们男人就是好色,小妹长得好看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看她洗澡的事儿。

大管家急忙解释说:我这不是一看见她,就想到花姐你年轻的时候么,一时控制不住,就想重温一下旧梦!

花姐打了大管家一巴掌:你嫌老娘老了是不是?”

呆小萌听到这里惊讶地问:“你是说花姐和大管家有一腿?”

三猴子说:“我当时和你一样惊讶,所以耐着性子听下去。花姐说:我要不是看在你跟我多年,能领会我的心,我早就收拾你了,这院子里的姑娘你随便玩不说,后院的丫鬟你不也是没少弄进你的房里吗!

大管家一听当时就跪下了:花姐,我这也是酒后乱性,实际上我的心里时时刻刻都没忘记你对我的栽培,没有花姐,我就连街上要饭的养的狗都不如!

花姐说:起来吧,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属猫的,哪有不偷腥的,我倒不在意你和谁玩,只要你留下精力来伺候好老娘就可以了,老头子那个老不死的本来就半死不活,自从小妹死了以后,一直卧床不起,见他修家祖宗那是迟一天早一天的事儿,我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可能再生养了,你从十几岁就跟着我,跟了我二十几年了,虽然我没给你名分,但是早就把你当做最亲的人了,如今小妹没了,这些家业迟早都会留给你的,你就好好伺候老娘,别惹我不高兴就是了!

那个大管家磕头谢恩,一脸诚惶诚恐的样子,说:花姐,只要你有需要,奴才我就是精尽人亡都会不遗余力的!

花姐坐在椅子上,大管家就像一条狗一样在地上爬着跟过去,把头放在花姐的膝盖上。花姐也像摸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摸着他的头说:那天姓袁的抓了我回来,我真的好害怕,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天地会的反贼,生怕他一刀就杀了我。我对你使眼色,让你去拷打冬梅,就是想让冬梅发出叫声把这小子吸引走,我好脱身,幸亏你懂我的意思,不然那天就没有机会找官兵抓他了。

大管家委屈地说:是呀,我为了花姐,那天也是被那个小子一顿好打。

花姐说:不委屈了,今晚我就犒赏你一下,来吧,你不是喜欢老娘年轻时候的容貌么,你就在这房间里伺候我,权当是老娘年轻的时候。

那个大管家听话的不得了,顿时卖起力气,把头伸进花姐的裙子里,“哼哧哼哧”的像一头拱垃圾堆的猪一样!”

呆小萌气得一巴掌打在三猴子后背上:“你个没用的家伙,这时候还等什么,冲出去弄死这对奸夫**,杀他们二十遍也不解恨!”

三猴子点头:“我当然忍不住了,我当时一脚踢开屏风就冲出去,那个花姐吓得“哇”的一声大叫出来,大管家在她裙子里还说呢:花姐你的反应太大了,是不是奴才的舌头很厉害!

花姐一把扯出来大管家,指着我说:快,快帮我挡住他!

大管家一嘴白沫,一看见我顿时吓得抖了起来,叫到:好汉,不要再打我了,我的伤刚好!

他妈的,老子的伤还没好呢,要不是后来这几天狱卒下手轻了,我现在胖头肿脸出现,估计他们都不会认得我。我一脚把大管家踢倒,一把抓住花姐的头发,骂道:从来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女人!

花姐满脸赔笑,说:好汉,你不知道,天底下的女人都是贱的,我是贱人,不要杀我,我伺候你!说着,伸出舌头就来舔我,我气得一顿暴打,打的这个妇人哭爹喊娘。”

呆小萌拍手叫好,说:“打得好,谁让她说女人都是贱的了!”

三猴子说:“要不是花姐一个劲儿地提起修小妹来,我当时一定打她到死,可是她口口声声让我看在小妹的面子上饶了她,我就下不去手了,回头看看小妹的画像,栩栩如生,我的心就软了,拿起修小妹的画像,卷起来就走。

我走出秀楼,本来都下了楼了,忽然想起我送小妹的皮大氅刚才就在床头扔着,于是回来拿,走到窗下,就听里边的花姐和大管家说:你快去知府衙门报案,就说这个姓袁的就是天地会反贼,闯进我家,杀了老爷,抢走了小妹的画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