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3章 万山变镇子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姐要诬陷我杀了修老爷,大管家说:可是老爷活着呢?

花姐说:你没长脑袋呀?你去报案,我去把老不死的一刀杀了,正好栽赃给这个姓袁的,姓袁的得罪过郭大公,知府衙门乐不得讨好郭家,再说他们吃过我们不少银两,一定会缉拿姓袁的的,这回他有人命官司在身,再也逃不了了!

我气得差点把牙咬碎了,想不到这个妇人居然如此狠毒,害我也就算了,竟然连同自己的丈夫一起要害死,最可恶的是,这些事竟然都是在自己的女儿灵位前做出来,不杀她真的是天理不容!

我一个箭步进去,这俩人像是见了鬼一样尖叫起来,我不在多说,操起床头绣花筐里的剪刀,一剪刀剪断了大管家的喉咙,这小子捂着脖子在地上翻滚,那个婆娘跪在地上又开始磕头,浑身臭气哄哄,想必是吓得拉了裤子,这一次我不在留情,用剪刀戳瞎了她的眼睛,剪断了她的舌头,然后看着她喷血而死。

我杀了他们两个,知道官府一定会找上我,就回去扯了大哥闯关东,从那天开始,我们兄弟二人,后来又结识了二哥,我们一起落草为寇,打家劫舍,我见到美丽女人,不再和她动真的感情,因为我始终忘不了修小妹,现在已经十年过去了,我只玩女人不娶妻,就是为了纪念小妹!”

三猴子一口气说完,长出一口气,觉得把压在心头这么多年的话说出来,很是舒服。

呆小萌问:“能让你一个采花贼这么深爱的女人也真的是不易,不知道长得什么样子!”

三猴子在怀里掏出一块布来,说:“我找能工巧匠,把小妹的画像秀在布上,每天都带在身边。你看看,不要弄脏了。”

呆小萌在三猴子后背上擦擦手,然后接过来白色绢布,平铺在三猴子后背上来看,见一个灵秀俊美的少女头像跃然绢布上,果然是美丽不俗。

呆小萌刚看了几眼,三猴子赶紧要了回去,把它当做珍宝一样放了起来。

前边看看到了一个镇子,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镇子口有一个古塔,呆小萌一眼认了出来,叫到:“这不是万山市的镇妖塔么?怎么会在这里?”

三猴子说:“本来在这里就是万山镇,有什么大惊小怪,这个镇妖塔已经几百年了,宋朝时候修建的!”

呆小萌纵目四看,除了镇妖塔,还有几个牌楼在自己那个年代还保留着,其余的再找不出一点万山市的痕迹了。

呆小萌叹道:“想不到清朝的时候万山,竟然只是一个小镇子,那么水岭镇呢,在哪里?”

三猴子说:“水岭镇?水岭我倒是去过,不过那里哪来的镇子,不过有几家猎户而已。”

呆小萌说:“这几百年的变化可是太大了,回去说给柳小婵,她一定不信!”说完了忽然想起柳小婵生了自己的气,也不知道再见面会不会原谅自己!哎,又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见面了,那辆带着自己穿越的摩托已经断了,即便是修上自己又不会操纵它,怎么能回去两百多年以后呀!

三猴子回头看看呆小萌,说:“你口口声声清朝清朝的,好想你真的是隐居的,不知道现在是大清天下么?”

“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康熙完了是雍正,雍正完了是乾隆呢,这有什么用,又帮不到我!”

三猴子疑惑地说:“什么雍正乾隆,那是什么东西?你说话怎么神经兮兮的?”

呆小萌不可能老老实实告诉三猴子怎么回事儿,看见前边不远有一个挂着幌子的医馆,就说:“先别走了,我们去医馆,我把腿上的箭拔了,要不然感染了就麻烦了!”

三猴子说:“你不是说带我去找神医么,怎么找这么个医馆,姚郎中我认识,不过是个跌打损伤推拿按摩的中医而已,不是什么神医!”

呆小萌说:“现在你的病需要神医来治疗,我的却不用,你总不能忍心看着我腿上带着一根箭领着你去奔波吧?”

三猴子回头看看呆小萌的腿,血已经把裤子染透了,一个袖箭插在腿上,箭尖从另一边都冒出尖了,看着都疼。

三猴子点头:“好吧,我们进去,这镇上我很多熟人,你说的神医不会在这里吧?”

呆小萌说:“一会儿我的伤包扎好了,我就带你去找湖山村,毛日天就在那里!”呆小萌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毛日天在二百多年后的湖山村,现在就连有没有湖山村她都不知道,不过只能这样想哄骗着三猴子了。

三猴子这个淫贼丢了命根子,已经失魂落魄,也不知道世上到底有没有能接上去的神医,但是呆小萌说有,那就宁可信其有,也不信其无了!

两个人进了这个跌打医馆,姚郎中一看呆小萌的伤不由吃惊地问:“姑娘,谁把你伤成这个样子呀,太没有人性了!”

三猴子说:“我妹子遇上山贼了,你别废话了,赶紧把她的袖箭取下来,然后包扎好,我们还要上路呢!”

姚郎中知道三猴子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不敢得罪,赶紧准备帮呆小萌拔箭。

三猴子跟在姚郎中身后,悄悄问:“老姚,命根子断了你能不能接上?”

姚郎中一脸惊讶,就回头看看三猴子的裤裆,三猴子尴尬地说:“不是我,是别人。”

姚郎中说:“不会是你二哥吧?”

三猴子说:“他的都断了二十几年了,我说的是新断的,不到两个时辰。”

姚郎中摇头,说:“要是手脚断了我都能接,只是这个命根子没接过,那东西断了就断了吧,反倒清净,没有了邪心杂念。”

三猴子骂道:“滚他妈蛋,那你咋不也切了算了。”

姚郎中说:“我还要传宗接代呢,虽然老汉五十岁了,不过只有两个女儿,我一定要生个儿子出来,到那时候我这东西就没有啥大用了!”

三猴子“呸”了一声走开了。

姚郎中虽然是个跌打郎中,不过对于红伤也有研究,自制的红伤药也很灵验。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帮呆小萌取下了袖箭,上好了药粉,包扎好了,呆小萌顿时感觉腿上不那么疼了,走路虽然有些瘸,不过至少那条腿敢落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