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章 中国功夫/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龙男人接过水桶,照着三猴子的脸就浇了下去,三猴子浑身一抖,说了一句:“好爽!”但是还没醒来,手在半空乱抓,嘴里叫到:“小妹,小妹,你不要走!”

乌龙男人怒道:“没了男根还敢这样好色!”说着,一脚踩在三猴子裤裆上,三猴子“呕——”的一声长吼,抱着裆醒了过来,大声叫痛。

乌龙男人扯着三猴子的辫子拎起来问道:“小子,说,那个女孩子是不是被你抓走了?我当时看见你马背上有个袋子就怀疑了,只不过嘴懒了没有问,但是随后就追不上那个绿衣姑娘,一定是你抓了她,不要狡辩,不然把你身上长出来的东西全都割下来!”

三猴子知道乌龙男人凶狠无比,不敢多说废话,赶紧回答:“刚才还在这里,但是小妹一出现她就没有了,不知道这会儿在没在茅厕里!”

乌龙男人刚才已经查过后院的厕所,女厕男厕都看了,也没见到呆小萌,所以三猴子这么一说,他又是一脚踩下去,幸好三猴子双手捂着裤裆,要不然又会惨痛不已。

这时候骑在马上的疤脸大汉说话了:“小子,别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滚一边去!”然后对伙计说:“去叫苏半山滚出来!”

他这一声叫喊,声音不高,但是满园子都听见了,任谁都清楚了,这伙人是来找老板麻烦的,不是来住店的。

呆小萌的车被挡在大门口出不去,呆小萌索性掀开窗扇小帘子,往院子里偷看,

疤脸大汉骂了一句乌龙男人,只见乌龙男人并没有发火,找到了就把三猴子拎到一边拷问去了。

小伙计这时候跑过来,手里手巾往肩头一搭,满脸堆笑问疤脸大汉:“各位大爷打尖还是住店?”

疤脸大汉一抬手,马鞭抽过去,说到:“你聋了么,让你们老板苏半山滚出来!”

这个小伙计就地一滚,这一鞭子没有抽到他身上,疤脸大汉“咦”了一声,骂道:“小子,挺灵活呀!”

疤脸大汉旁边的几匹马“哒哒哒”几步,围成一个圈子,马上乘客各自挥舞马鞭,对着圈子里的小伙计就开抽,小伙计这一次躲闪不开了,被马鞭兜头盖脑的抽下来,叫苦不已。

这个时候就听厅堂里边有人叫了一声:“几个大内高手居然围攻一个孩子,还要脸不要!”

疤脸大汉“哈哈”一笑,说到:“我还以为苏州震半山的铁爷当了缩头乌龟呢,看来还没有缩回去!”

屋里走出一个身材为胖的中年人,手里两只铁胆玩的“哈拉拉”直响,一身长袍子马褂,长得真的像是一个乡绅土豪一样。

呆小萌叹道:“原来这个苏半山是苏州震半山!”

车把式回头问从窗户探出半张脸的呆小萌:“姑娘你认识他么?”

“不认识,刚才听说的。”

“嗨,我还以为你认识呢!不过我倒是听说过,苏州震半山铁公强铁大爷,那是个仗义疏财的江湖豪杰,家财万贯,怎么会跑到这个穷乡僻壤来开个大车店呢!”车把式没回头,看着院子里的人群叨咕,像是和呆小萌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这时候那个大车店老板,隐姓埋名的铁公强走下台阶,对着骑在马上的疤脸汉子道:“洪总管是吧,千里迢迢来到这个万山镇,不会就是为了找我铁公强的麻烦吧?”

疤脸汉子洪总管哼了一声,说到:“麻烦都是自己惹出来的,要不是你容留奸党,也不会好好的苏州富商做不了,跑到这个穷地方来!”

铁公强微笑说:“刘大学士不过是在万岁爷面前推荐了四阿哥来继承大清江山,就被八阿哥连同奸臣给迫害丢了官职。他已经成了百姓,八阿哥还要赶尽杀绝,我素来仰慕刘大学士,把他送出苏州,也不算是犯法,你们把我逼的背井离乡也就算了,难道还要把我也赶尽杀绝么?”

洪总管说:“别废话,把刘勤交出来再说,不然走到哪里你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铁公强也把脸一撂,说到:“我没犯法,你也不能随便乱用职权,刘大学士我们只是在苏州见了一面,在没见到他!”

洪总管不在说话,一提马缰绳,往前几步,忽然抖手一鞭子朝着铁公强打了下去,吼道:“我就是乱用职权,我就是蛮不讲理,你奈我何!”

铁公强伸手一抓,抓住了鞭稍,冷着脸说:“别以为你是朝廷的人就可以为所欲为,逼急了我姓铁的也不是很好惹的!”

洪总管运劲儿回夺马鞭,却是纹丝不动,不有脸上一红,怒道:“不识抬举,来人,拿下!”

他身后的人纷纷下马,直奔铁公强。

铁公强一抬手,两只铁胆飞出去,两个最前边的敌人先后倒地,后边的几个一过来,铁公强松开马鞭,挥舞拳脚,和他们打在一处。

打架斗殴呆小萌见的多了,但是真正用起武功对阵的,呆小萌却是第一次,和电视电影中的花架子又有所不同。

中国功夫实际上现在已经被体育化了,什么太祖长拳,六合拳,大小洪拳的,当初研制出来哪一个不是杀人的绝技,都是用来战场杀敌的,说中华武功是花架子,和自由搏击没法比,那都是为后人的误解,只不过是后人用来表演的时候多,实战的时候少,所以渐渐把它的精髓已经丢开了,只是注重于好看,所以,真正的功夫高手到了现代已经少之又少了。

不过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大清朝的高手,他们每天所练的功夫和现在武术队的队员们看似想同,实际上却大不一样,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杀人毙敌的绝技!

几分钟的功夫,洪总管手下的有好几个人都带了伤了,倒下了几个,铁公强却是越战越勇,后来索性脱去长衫,光着脊梁,一声声怒喝,声振屋瓦,一套少林罗汉拳打得虎虎生风,这些人一时无法靠近。

洪总管冷笑一声:“你他妈还真的肯为姓刘的拼命!”说着,忽然在马背站起来,脚一蹬,凌空飞跃,跳起一房来高,身子大头朝下,手里的一只匕首寒光闪闪,直奔铁公强的头顶扎过来。同时下边几个没有受伤的手下纵身而上,一起扑过去抓住铁公强,铁公强踢开两人,剩下的却死死拉住他手臂,一时甩不开,眼看着匕首冲着自己的头顶下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