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章 怪物/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乌龙男人笑道:“就算是吧,我白天时候料理了关东三兽,然后顺着我给你指的那条路追你,可是追了半天不见踪影,我就知道你一定没听我的,走另一条路了。关东三兽的老三是个淫贼,如果你走那一条路遇上他们一定没好,我回忆一下,果然三猴子马背上有一个口袋,当时没想到会是一个人,后来回忆起来很是心惊,但是一想三猴子已经被我阉了,应该不会伤害你。但我还是心急火燎地追回来,结果没有追上,等我找到三猴子,这小子疯了一样胡言乱语,说话也不足信。我正巧遇上一件事不得不管,结果就耽搁了一下,刚在野外埋葬了一个朋友,不想却遇上了你。”

“然后呢,你想怎样?”呆小萌抱着肩膀说,就不信这个男人这么急着找自己,就是想和自己做个朋友吃顿饭那么简单。

“我想请你吃顿饭,做个朋友,就这么简单!”乌龙男人说,把呆小萌吓了一跳,惊问道:“你会读心术么?”

“没有呀,什么是读心术?有这种功夫么?”乌龙男人也瞪起眼睛。

呆小萌知道是巧合了,他说的正是自己心里想的,就一笑,说:“我就知道你长得这么正派,不会像三猴子那么行为不端么!”

“我长得正派么?”乌龙男人笑道,抹了一下自己的下巴。

“简直就像额头写了正人君子一样!”呆小萌也笑了,觉得这个男人虽然对男人很凶狠,不过对自己倒是很温柔。

两人正在说笑,忽然听见一声马嘶,回头望过去,只见莲花湖水面翻花,一只大家伙从水里跳了出来,像一座小房子差不多。

呆小萌惊得张大嘴巴,结结巴巴地说:“这个不会……就是……狗剩子说的……金蟾使者吧?”

这个庞然大物果然长得和一个特大号的癞蛤蟆一样,在水里跳上来,直接踩翻了马车,那匹马被车辕拴着,四蹄直蹬,独眼车把式则被直接抛上了半空。

大癞蛤蟆一仰头,一条像门帘子一样的大舌头伸缩一下,独眼车把式就惨叫着的进了癞蛤蟆的肚皮了。

呆小萌吓了个够呛,但是乌龙男人却不害怕,手里的宝剑一抡,怒喝道:“什么怪物?找死!”大踏步就奔着大癞蛤蟆冲过去了。

大癞蛤蟆吞了一个人,本来要回水里去,忽然看见乌龙男人直奔它而来,就回头跳跃过来,大舌头一伸,直奔乌龙男人卷过来。

乌龙男人抬手一宝剑,“呲”的一声,就把大癞蛤蟆的舌头刺穿了,但是大癞蛤蟆一疼,舌头一卷,产生了极大的一股力量,乌龙男人的宝剑拿捏不住,直接飞了出去,飞进了莲花湖水中。

大癞蛤蟆吃痛,忽的一声从乌龙男人头上飞越过去,奔着呆小萌就压了下来,这一大坨肉足有几吨重,要是凌空压下来,呆小萌顿时就会成为肉饼。

乌龙男人赶紧一大步跳过来,一把抱住呆小萌,就地一滚,滚出十几米,躲开癞蛤蟆的身子。

他俩刚一站起来,啦蛤蟆的大舌头又吐出来了,但是刚吐到一半,它的舌头上被龙泉剑划破的那道伤口就喷出血来,污血劈头盖脑喷射过来,乌龙男人赶紧把呆小萌护在怀里,污血撒了他满头满脸,却没有碰到呆小萌。

那只大癞蛤蟆舌头破裂,想必是疼得厉害,回身一跳,“噗通”一声,就进了莲花湖,激起的水花十几米高,落下来就给俩人洗了淋浴了,正好把乌龙男人脸上的污血洗了下去。

呆小萌擦着脸上的水说:“你没事儿吧,这家伙是个妖精,你惹他干嘛!”

乌龙男人也擦了一把脸,说到:“一只怪物算什么,只是可惜了我那切金断玉的宝剑!真英雄敢上九天揽月,敢下五洋捉鳖……哎呀,我的眼睛怎么这么痛!”

呆小萌一看乌龙男人,只见他的两眼通红通红的,不由惊到:“你不会是感染了血红病毒了吧?”但是有一想不可能,血红感染了的人虽然眼睛发红,但是头脑混乱,不可能还会喊疼。

乌龙男人忽然伸出两手,在面前挥舞,说:“不好了,我看不见东西了!”

呆小萌一下想了起来,说到:“大癞蛤蟆的血里边是不是有毒呀?我记得毛日天说狗剩子就是因为中了大癞蛤蟆的毒,差点死了!”

乌龙男人赶紧摸到湖边,撩着湖水清洗眼睛。

呆小萌看着湖里的水眼晕,生怕大癞蛤蟆忽然又跳出来,赶紧拉着乌龙男人:“我们快走吧,别一会儿再把它招惹上来。”

乌龙男人洗了几下眼睛,稍微好受了一些,不过还是目不视物,此时也感到心惊,赶紧吩咐呆小萌扶着自己去找白马。

两人到了小树林,呆小萌扶着乌龙男人上了白马,然后自己也蹬着树墩骑上来,在身后抓住乌龙男人的腰部,乌龙男人一抖缰绳,白马很有灵性,不用他如何出声吆喝,自己就往前走了。

呆小萌在身后这么坐着,忽然想起白天的时候和三猴子就是这么坐着马匹,边走边聊,结果天一黑三猴子就一命归西了,感觉这么坐很不吉利,就说:“我能坐在前边么,你在我身后?”

“为什么?你骑马骑的好么?”乌龙男人转过头,虽然那闭着眼,但是眼皮都肿了。

呆小萌说:“我只是感觉这样骑着不舒服,你坐好了,我从你肩膀爬过去。”说着,呆小萌费劲巴力地往起站,牵动腿上伤口,不由“哎呦”一声。

乌龙男人伸手抓住呆小萌的腰,一挥手,就把她拎起来放在了身前,然后一只手环绕着她的纤腰,另一只手控制缰绳,问道:“这样舒服了吧?”

呆小萌身子靠在一个坚实的胸膛上,不由心中一荡,感觉身后的人好像就是毛日天一样,不由身子一软,靠在他怀里不动了。

乌龙男人策马而行,把下巴担在呆小萌香肩上,轻声问道:“你腿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呆小萌说:“还不是遇上关东那三个混蛋把我打的。”

乌龙男人说:“我们去找一个神医,帮我治眼睛,帮你治治腿。”

呆小萌说:“你该不会说的是毛日天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