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章 雍正的年号/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苟三直接奔乌龙男人,一把抓住乌龙男人的衣襟,就要凌空把他举起来。

乌龙男人忽然一张嘴,“噗”的一口烧酒喷出来,苟三顿时就泄了力气,乌龙男人身子向前一扑,左手里的筷子狠狠戳在苟三的膻中穴上,另一只手的筷子在他腰下命门穴上一戳,苟三“哼”的一声,就萎靡在地了。

呆小萌拍手叫好,问道:“你这个是点穴功夫么?”

乌龙男人用力过猛,也倒在椅子上,笑着说:“幸亏是个小毛贼,要不然我现在还真的没有力气对付。”

呆小萌过去踢了苟三儿一脚,说到:“没有本事还惹祸,”回头问乌龙男人,“你刚才怎么说的他,再说一遍!”

乌龙男人说:“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呆小萌拍手说到:“一针见血,说得对!”

乌龙男人按着桌子起来,伸手来扶呆小萌,说:“我们走。”

这个时候酒保过来,哭丧着脸说:“二位,你们把苟三儿打晕了就走,要是他醒过来我就没有办法搪塞他了,他还不把我的店砸了!”

乌龙男人说:“这个好办,你去拿一把刀来,一刀割了他的脑袋就行了!”

酒保吓得一哆嗦:“你们还是快走吧,要是弄出人命来我就更搪塞不聊了。”

呆小萌对乌龙男人说:“这个小伙子人挺好的,我们给他添了麻烦,不如给他一些钱吧,就算是这个混蛋砸了他的店,至少也没赔上。”

乌龙男人对呆小萌笑道:“你这姑娘不但人美,心眼也好使,”回头掏出一定大银子扔给酒保,又掏出一把折扇对酒保说,“这些钱足够买下你的店,要是有人刻意来欺负你,你就去云海州找姓黄的知府,把我这个拿出来给他,就说是扇子的主人让你来找他帮忙,他不敢不帮你!”酒保见他出手阔绰,又说话这么有气势,知道是大有来头的人,赶紧千恩万谢把他们送出来。

小伙计早就喂好了白马,牵马坠蹬,帮着乌龙男人和呆小萌上马。

两人出了镇子,一路向北走,呆小萌拉着马按着乌龙男人说的路线一直走,乌龙男人问呆小萌:“你怎么不问我是什么来历?”

“我为什么要问?”

乌龙男人哈哈大笑:“你果然很特别,好,相逢是缘,何必拘泥于常理!”

俩人的马匹向前又走出几里路,前边出现一条羊肠小路,乌龙男人带马下路,一路上柳暗花明,走了数里,前边出现三间茅屋,一排栅栏圈成一个小院子,院子里鸡鸭鹅狗俱全,看着就是一个平常的农家小院。

乌龙男人在门前勒马,茅屋中这时候走出一个老者,须发皆白,穿着朴素,但是看着气质非常。

呆小萌问道:“院子里有一个白胡子老头,不会就是你说得神医吧?”

乌龙男人眯着眼也看不清眼前事物,猜测说:“应该就是他。”

呆小萌点头:“嗯,看着就像个神医,长得都这么传统,不像毛日天,看着像个二流子一样。”

乌龙男人一皱眉,说:“你经常提到毛日天,这个毛日天到底是谁,是你心上人么?”

呆小萌还没有回答,院子里的老者已经看见他们,疾奔几步走过来,对着乌龙男人施了一礼,笑道:“贵客上门,小老儿有失远迎,望且恕罪。”

乌龙男人笑道:“薛神医客气了。”

薛神医回头冲着屋里嚷道:“刘兄弟,你看谁来了,我就说四阿哥不会忘记你的吧!”

屋里急匆匆走出一个人,三缕长髯飘洒,长袍马褂,看着像个教书匠一样的人走出来,一到了马前就撩起衣襟跪倒,纳头便拜:“不知道四阿哥来临,草民刘勤请罪!”

乌龙男人笑道:“刘大人不必客气,胤禛来迟了!”

“胤禛”两个字一说,呆小萌笑道:“我猜的果然没错,你真的是雍正!”

乌龙男人一愣:“雍正是谁?”

呆小萌想起来,雍正是胤禛继位以后的年号,这个时候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雍正是个什么东西。就说:“我随口一说,我知道你是四阿哥就想到了这个名字。”

乌龙男人笑道:“雍者,水被壅塞而成的池沼,意欲团结,正,乃正大光明也,好名字,以后说不得我用它做我的年号!”

呆小萌愕然:想不到雍正的年号是我给提的醒!

留下呆小萌在大清王朝帮助四阿哥胤禛登基坐殿不说,再说说那一天在呆小萌身后追她的几个人。

杨雪已经疯狂了,她被老鬼子附身的杨明下了邪降,喂她吃了灵虫,而这个灵虫遇血即长,以吞噬人血为根本,几天的时间,在杨雪身体里边越长越大,而且已经控制了杨雪的思维,使杨雪也已经像杨明一样,空有驱壳,却成了一个傀儡,只是控制她的躯体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只很凶残的虫子,见人就想咬。

呆小萌一道光线不见了,杨雪也停住脚步,身后的柳小婵也停下了,只有伊琳娜开的车没有停,一直往前开,嘴里叫到:“完了,完了,小萌一定是穿越了!她不会控制时光机,说不定跑到哪里去了,在哪里迷路都好办,在时空中迷路可是无处可寻了!”

毛日天说:“她的摩托起飞了,你再开快些,说不定我们的车也会起飞!”

这时候伊琳娜的车已经开到了呆小萌消失的地方,仰天望去,星空冷淡,啥都没有!不由叹道:想让车子也起飞,哪有那么容易的!

这时候一个浑身赤裸,看着像是一个女人的怪物忽然“嗷”的一声暴叫,跳到了车子的机器盖子上,血淋淋的双手拍打车窗子。

柳小婵在车后边也跳了上来,对着后车窗说:“这女人是杨雪,她疯了!”

毛日天看看拍打着车窗的这个女人,脸上皮肤都撕没了,眼珠吊住眼眶,不由说到:“这何止是疯了那么简单!”

刚说完,车窗“哗啦”一声被拍的粉碎,杨雪一只血爪子伸进来,一把就抓住了伊琳娜的前襟,伊琳娜吓得大叫:“毛日天快救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