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章 做大事者真汉子/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琳娜可是没有心情和他们闹笑话,说:“狗剩子你去水岭镇和我们是一路,一起走吧。”

狗剩子点头,问道:“猩仔呢?带上他或许对你们有帮助,这小子现在已经越来越像个人了!”

伊琳娜说:“今早我和他说了要他和我一起去,他答应了,刚才说开车走,他说他出去选一辆车,我就让他先出去了。”

“那就好,”狗剩子说,“我们出发吧!”

八叔拉着香秀的手说:“老婆和,千万要小心小心,我在家等着你凯旋!”

香秀还没消气儿呢,一把甩开八叔的手,说:“你还是等着呆小萌回来吧,我回不回来难道真的关心么!”

“当然是真的,天地可表……”

狗剩子过来一扒拉八叔,说:“你先别表了,我们走了,弄好了今晚天黑之前就回来,要是遇上麻烦的话,我们就在水岭镇过夜了,明天再回来。”

八叔说:“你去吧,我会照顾好二妮儿的。”

狗剩子怒道:“拉倒吧,二妮儿才不用你照顾呢!”

八叔是害怕狗剩子打香秀的主意,所以故意这么说,一看狗剩子着急,更加得意,说:“放心,我可了解女人了,你帮我照顾好香秀,我一定帮你照顾二妮儿。”

狗剩子一撸袖子,说:“你要是禁得住她咬人就尽管去!”

八叔看着狗剩子胳膊上大圈套小圈的牙印子,不由打了个冷战,说:“她还……咬人!难道她感染病毒了?”

狗剩子说:“没有病毒啥事儿,就是这个爱好,你喜欢尽管去接近她!”

八叔回头看看香秀,说:“香秀,小心照顾好自己,不要让人占了便宜!”

香秀瞪了他一眼,拿起挎包就往出走。

狗剩子不咋喜欢毛日天的这个八叔,小时候来湖山村的时候虽然是他很喜欢毛日天,不过没少欺负狗剩子,狗剩子在家里拿出来的豆包总是被他抢去吃了。

狗剩子他们刚要往出走,从里间瘸着腿走出来一个瘦高的女人,问道:“狗剩子,你要去哪?”

狗剩子回头一看,却原来是脚骨断了的刀姐。

这些日子刀姐足不出户,就在屋里养伤,狗剩子都有些把她给忘了,见她出来,就说:“我们要出去办点事儿,你不会是想要走吧?”

刀姐拍了一下大腿,说:“伤没好利索,好了我就走,不会麻烦你们的。”

狗剩子赶紧说:“我不是赶你走,没那意思,尽管呆着吧。”

刀姐冲他一笑,说:“祝你一路顺风!”

狗剩子打了个冷战,他现在的本事不是刀姐可以比的,刀姐虽然厉害,不过是练出来的本事,女人的体能极限也不是很高,而狗剩子浑身渗透了金蟾使者神蛙的毒素,所激发出来的体能,非常人能比的。不过狗剩子当初见到刀姐杀人于谈笑间,心里就对她产生了恐惧感,所以虽然自己本事大了,也对她怀有一颗畏惧的心,这时候见她朝着自己笑,都害怕她忽然从嘴里吐出一把刀来。

狗剩子和伊琳娜还有老黄皮子往出走,老黄皮子蔫头耷拉脑,狗剩子一拍他的后背,说:“精神点,做大事的人才是汉子!”

老黄皮子说:“其实在我看来,汉子不汉子也不是很重要!”

狗剩子说:“那你不怕被女人瞧不起么?”

老黄皮子说:“要不是为了这张老脸,我才不冒这个险,我就是受不了女人的激将法!”

狗剩子像摸宠物一样,捋了捋老黄皮子的后脑勺,说:“这就是尊严知道么?人要是没有了尊严,活的连畜生都不如!”

“要是黄鼠狼没有了尊严呢?”老黄皮子问。

“那就活的连屎都不如!”

“我要尊严!”

“嗯,前进!”

几个人一起走到大门口,大门口墙头上,牛大癞正拿着望远镜往外瞭望呢。老黄皮子问:“外边莲花湖有美女洗澡么,看的这么来劲儿?”

牛大癞回头笑道:“美女倒是没有,不过猴崽子倒是有一只,猩仔说你们让他出来挑车来了。”

伊琳娜问:“他挑到没有?”

牛大癞说:“他在坦克里边呢。”

狗剩子说:“这车挑的可是挺牛,不过你们也不能开着坦克车去云海市吧?”

伊琳娜说:“当然,我们也不会摆弄那玩意。”

老黄皮子倒是动心了:“要说安全性,这个坦克车倒还真的比别的强!”

狗剩子说:“拉倒吧,坦克车声音太大,隔二里地的疯子都能吸引过来,还是开小车稳妥。”

牛大癞拿着望远镜往外又看了一圈,对狗剩子说:“你们要去哪,只管出去吧,外边一个疯子都没看到。”

狗剩子说:“我们出去一下,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牛大癞在墙头打开大门,四个人走了出去。

只见猩仔果然在坦克车上跳来跳去的呢。

伊琳娜找了一辆轿车,对猩仔说:“来吧猩仔,我们开这个!”

猩仔看看,摇头说:“不要,那个没有大炮筒!”

老黄皮子说:“这个快,那个慢,这个里边还有唱歌的机器,一打开就有人唱歌,你那个没有!”

伊琳娜坐进驾驶位,打开音响,果然就放出歌来,猩仔在大炮筒子上边一荡,“嗖”的一下,在老黄皮子头上掠过,直接就钻进了轿车里。

老黄皮子摇头笑道:“这猴崽子,就是猴急!”

伊琳娜说:“快上车吧,所有人着急你也不急!”

老黄皮子赶紧上了车,坐在后边座位上。

伊琳娜伸出头问狗剩子:“一起吧,反正一路。”

“不坐你的车,到了水岭镇也得分开,我自己找一辆。”说着,狗剩子拿了一辆越野吉普,让香秀上去,脚踩油门,一马当先开了出去,伊琳娜开车,在后边跟着狗剩子的车,两人一先一后,过了湖山村,上了公路,一路往西,直奔水岭镇。

狗剩子车开出来了,侧目看看身边闷闷不乐的香秀,问道:“怎么了婶子,是不是和八叔吵架了?”

香秀说:“你别叫我婶子,我又不老,顶多比你大一两岁,这么叫听着别扭!”

狗剩子一笑:“也行,我就叫你香秀姐也行,反正我是跟着小毛论的,和鸡老八又没有真的亲戚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