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2章 医院又惊心/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一问香秀怎么了,香秀吞吞吐吐地说:“我刚才在洗衣店……被咬到了!”

狗剩子听了大吃一惊,一脚刹车就停在了中医院门口,回头问道:“咬到哪里了?咋不早说?”

香秀难为情地说:“咬到屁股上了!”

狗剩子急道:“咬到哪都不行呀,不过咬到屁股上肉厚,应该中毒慢一些,快让我看看!”

香秀吓得往后一躲:“不行,这里不能看!”

狗剩子四下看看,远处大街上还有几个游荡的疯子,于是点头说:“是不能在这里看,我们进医院里边去看!”

香秀见狗剩子理会做了自己的意思,不过也来不及解释,狗剩子已经下车了,打开车门把香秀拉下去,急匆匆就往中医院里边走。

这时候只见两个小护士推着一个担架,从大门里迎了出来,脚步匆忙。

狗剩子说:“你看看,中医院还在营业呢!”但是随即就感觉到不对了,赶紧盯住这两个小护士。

两个护士果然是疯了,两眼通红,走到门口以后就发现狗剩子他们俩了,丢下担架就扑过来了。

狗剩子说:“别看她俩疯了,但是冲着这份敬业的精神,我也不能揍她们!”说着冲过去,推开了其中一个,然后把另一个按倒在地,翻开她的白大褂,把她的头包了起来,在上边打了一个死结,这个小护士里边就穿了一条三角裤,狗剩子十分抱歉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没穿裤子!”想必是疯的时候天热,穿上大褂就把里边的裤子脱了,不过虽然两条大白腿挺吸引人的,狗剩子也没有时间欣赏了,回头又接住了另一个扑上来的护士。

狗剩子故技重施,撂倒小护士,把她的白大褂也翻起来,包住头,挡住眼睛,然后打了个死结,还好这个里边穿着裙子,要不然又让狗剩子感到过意不去了。

狗剩子扯过担架,让香秀坐上去,说:“我推你去医药室,找找有没有消毒的药物。”

香秀不好意思地说:“我能走,不用坐担架。”

狗剩子说:“我知道你能走,不过你太慢了,还是我推着你快!”

狗剩子推着担架飞跑,像只没头苍蝇一样在医院大厅里来回乱转,他本来就头脑简单,一遇到着急的事儿就更没主意,香秀被咬了还没有乱,他的心里已经是乱成一团麻了。

还好香秀坐在担架上边看得准,指引着他穿过一条走廊,到了后边的急诊处置室。

狗剩子一脚踹开门,刚要往里边推担架,香秀忽然惊呼一声,里边四五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同时扑了出来,有一个手里还拿着针头。

狗剩子吓得赶紧推着香秀就跑,这时候大厅另一边的电梯门口,出来了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他一下来就又回头按电梯门,想要再上去。

小孩子这么镇定看得出来一定是个小疯子,来回坐电梯,想必是疯之前就喜欢坐电梯玩,或者他是个医护人员的家属也说不定。

电梯开着,狗剩子正好到了,把香秀推进去,然后一脚把红着眼睛扑过来的小孩子踢开了,回头伸手按钮关电梯,后边的五个护士就到了,狗剩子护住门口,拳打脚踢,把往里冲的护士打了出去,狗剩子想掩护着电梯的门关上,但是打了半天,电梯门根本不动,墙上的按钮也不亮,香秀说:“这电梯好像是没有电!”

狗剩子打开一个护士,抽空一拍脑门,叫到:“对呀,这大楼估计都没有电了!”

五个护士,加上一个小孩子,六个疯子堵着门口,狗剩子凭借自己力大无比挡住她们,但是这几个女人疯起来力气一点不照男人小,想要把她们一起打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正在僵持,忽然狗剩子听见外边大厅楼梯间“呼噜呼噜”的脚步声,门一开,一大帮疯子从里边涌出来,急匆匆奔门口,门口有一个刷脸的机器,一个个排着队往刷脸机器跟前站。

不用问,这些都是医院的职工,平时最高兴的事儿就是下班刷脸!但是刷完脸的在门口转一圈就有往回跑,不知道是不是第二志愿就是回来上班,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夫从兜里掏了掏,拿出来给身边的几个人分,虽然手里什么都没有,那几个人也都接了一下,然后看样子像是在数钱,然后往兜里一揣。

狗剩子一边打架一边看都明白了,这些家伙的第一乐趣就是下班刷脸的那一刻,第二就是分红包。

这些人分完了红包,又茫然若失地往回走,看来是想要回到楼上在重复刚才的故事。

这时候,这边的打斗声终于惊到这些人了,他们一看过来,从那几个疯狂的护士的肩膀缝隙中,看到了狗剩子的眼睛,于是都开始疯狂了,足有二十来个疯子,齐呼啦地冲了过来。

香秀在身后吓得要哭,说:“完了,完了,这么多人堵住我们,我们一定跑不了了!”

狗剩子回头看看站在担架上的香秀,她的头顶就是电梯的天棚,赶紧说:“捅开上边,顺着上边逃!”

一语惊醒梦中人,香秀抬头一看,伸手就能碰到天棚,一拽就把吸顶灯取下来了,然后捅开一块天棚,伸手抓住两边边缘,身子往上用力,但是一着急还真使不出力气,跳了三下都没上去,忽然下边一只大手驮住了她的屁股,一用力,就把她送上了电梯棚顶。

紧跟着,狗剩子跳上担架,然后也从电梯棚顶出来了。

狗剩子看看黑漆漆的电梯井,往上看有一点光线,对香秀说:“把上边那道门打开,我们去二楼,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疯子了。”

香秀翘着脚,正好够到二楼的铁门,但是用不上力气打不开。

狗剩子伸手把香秀手脖子上的金镯子拿了下来,一把掰直过来递给她,蹲下来说:“踩住我的肩膀,然后镯子尖插进去撬开缝,伸手出去一分就开了。”

说话间下边的疯子已经也踩着担架往上爬了,狗剩子用肩膀托着香秀,然后伸出一只脚乱踩,暂时性守住了电梯天棚上的那一个小出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