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3章 屁股上的咬伤/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秀奋力把头上的电梯门扒开,借着狗剩子的肩膀当梯子,爬上了电梯口,用身子顶住电梯门,然后回头招呼狗剩子:“快上来!”

狗剩子一脚把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专家医生踩了下去,然后一跳,双手抓住门边,上了二楼。

两人一松手,电梯门自动回归,就算是那些疯子在电梯井中上来,也不会有智商来扒开电梯门了。

狗剩子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一脸冷汗的香秀,说:“我们快找地方看看你的伤吧,晚了病毒溶于血脉就完了!”

狗剩子不由分说,拉住香秀就走,二楼有不少诊疗室,最里边一个门牌子上写着中药房,狗剩子喜到:“我们就去那里,看看有没有驱毒的药!”

这俩人跑到中药房门口,还没推门,只听里边有声音。

狗剩子小心翼翼地轻轻推了一下门,门并没有锁,他伸头进去,只见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按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护士打扮的小姑娘正在满脸亲呢。

那个小姑娘显然也是个疯子,两眼通红,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个男人怎么做,只是贼溜溜地四下张望,然后把一盒药品拉开裤子塞进去,这时候她的裤裆都满满的了,还在往里塞。

狗剩子这时候已经很了解疯子的习性了,这些疯子一疯了就只保留一点点意识,有的在这点残留的意识下,去做以前最喜欢做的事儿,对于他或者她是最刺激的事儿,也有的去做刚疯的时候正在做的事儿,没有做完的事儿,想要去完成,总之虽然是意识残留,却能表现出一个人的真实面目。

眼前的这两个人所做的,狗剩子明白,一个是主任或者主管之类的领导,在领用职权侵犯下属小姑娘。而他的下属小姑娘也不知道是因为有了领导的庇护而偷药,还是因为偷药被领导抓住了小辫子,不得不委曲求全,让他来猥亵自己。总之,这俩人没有一个是好饼!

这些疯子之前都已经被杨明用法术带走了,赶去湖山村围困毛日天的别墅,但是杨明被抓以后,他们成了乌合之众,没有人治理了,就又回到了从前的状态,残留意识支配他们又回到了自己的岗位,干着想干的事儿,直到耗尽最后一丝血脉精神,然后灯尽油枯而死。现在的这些人,最先疯了的,已经都瘦成皮包骨了。而后来疯的,或者是喝到过新鲜人血的,依旧还保持着以前的面貌。

眼前的这两个人看着年纪不大,但是已经瘦的不成人样,皮包着骨头,一脸的松懈皮肤了。

狗剩子还在趴在门缝看,香秀在身后捅了他一下,低声说:“狗剩子,你快看!”

狗剩子也压低声音说:“正看着呢,我想知道这个戴眼镜的还有没有性能力了!”

香秀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又推了他一下,说:“我让你看看外边!”

狗剩子从门缝收回了头,顺着香秀的手指一看,卧草,楼下的那些刷脸的疯子现在已经平静下来,顺着楼梯回二楼了,足有二十多个,丧打游魂的走了回来,要是发现自己这边,一定又会被激活了。

狗剩子拉着香秀,侧着身子进了中药房,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过去抓住那个趴在小姑娘的身上亲吻的眼镜男按住,把他的大褂翻起来罩住了头。

那个女护士这时候惊醒了,张嘴就来咬狗剩子,狗剩子一扒拉她,把她也按倒了,这个女护士的大褂被眼镜男给脱下来扔到一边角落去了,狗剩子就用力一扯,把女护士的胸衣扯下来包住的眼睛,然后在她脑后系了个死扣,这两个疯子就暂时失去了攻击性,只不过女护士悠荡着的一对胸脯让狗剩子有些不适应,赶紧找到她的白大褂,给她披在身上,然后推着他俩到了门口,打开门送出去,在关好门。

这时候香秀有是惊呼一声,狗剩子吓了一跳,回头问:“咋啦,还有疯子呀?”

香秀指了指一旁,狗剩子一看,中药房有一扇大窗户,窗户下边有售药窗口,窗户上当着纱帘子,在外边看不见里边,但是在里边却能看见外边的情况。

只见外边悠悠荡荡的疯子有十来个,还有几个仰着脖子在看二楼大厅墙壁上的挂钟,直愣愣地一动不动。

狗剩子明白了,这些人是按着钟表点来下班的,每天一到中午十一点,马上就冲下楼刷脸。但是他们的记忆很模糊,刷完了脸就不知道自己又要干什么了,所以就丧打游魂地回到楼上,继续等待下一次下班时间的钟声到来。

狗剩子隔着纱帘看了一会儿,见这些疯子却是看不见屋里的状况,就对香秀竖起手指,低声说:“嘘,不要紧张,他们见不到我们的。”

香秀这时候也确定了外边的疯子暂时没有危险,这才舒了一口气,坐在一把椅子上,但是屁股刚一挨到椅子上,就忽然捂着屁股跳了起来。

狗剩子说:“看来咬的很严重是吧?”

香秀说:“刚才还没这么疼!”

“你转过去我来看看。”狗剩子说着走过来,两人说话的声音尽量压低,生怕惊动外边的疯子冲破窗子跑进来。

香秀扭捏到:“不行,咬的不是地方,不能给你看!”

狗剩子急忙道:“你别想歪了,我不是想非要看你的屁股,不过我要是不及时给你医治一下,你就会和外边的人一样变成疯子的!”

被疯子咬了会被传染,这不用狗剩子说香秀也知道,但是要她在狗剩子面前撅起屁股脱裤子,实在是难以做到。香秀犹豫说:“你会治疗?我怎么没有听说?”

狗剩子说:“别人治疗是后天学的医术,我治疗是利用我的自身条件。这时候了你就别犹豫了。两条路你选,一条是任由病毒一点点侵入你的奇经八脉,然后变成一个见人就咬的疯子,另一条就是让我试一下我的独家疗法!”

香秀还是不相信狗剩子会治疗,疑惑地看着狗剩子,摇了摇头,把身子靠在一张桌子上,双手抓紧了裤腰带,就好像生怕狗剩子过来强行脱她的裤子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