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4章 狗剩子的独家疗法/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狗剩子说:“你看你怕什么!二妮儿你也见到了,你知道二妮儿为啥会那样么,她可不是天生的,她也是被疯子咬了,而且她的病毒是一手的,不是二手的,当初咬她的那个家伙是第一个病毒携带者,毛日天当时都给二妮儿和那几个被咬的都治疗了,不过只剩下二妮儿一个没有疯,知道为啥么?就是因为我给她治疗了!”

香秀看看狗剩子一脸焦急的样子,不像是存有轻薄心,再看看外边游荡的疯子们,可真的是不想变成那个样子。于是轻轻转过身,趴在桌子上,自己解开了腰带。

“嗯,这就对了。”

狗剩子走过来,帮助她把裤子褪下来,露出伤口。

狗剩子打量了一下圆润雪白之中的那一圈牙印,咬的挺深,都渗出血来了,牙印的周围有些发黑,明显的中毒表现。狗剩子用手指碰了一下伤口,香秀身子一抖,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吓的。

这个位置太靠下,整个不愿意被狗剩子看到的地方都露出来了,不过也是没有办法,为了活命,这时候既然已经豁出去了,索性也不顾的羞了,问狗剩子:“你看能治么?”

狗剩子说:“我来试试!”说着,低下头就爬上去,用嘴吸住了伤口!

香秀下的又是一抖,赶紧支起身子问道:“你要干嘛?”

狗剩子伸出两手把香秀又按在桌子上,狗剩子的力气不是常人能比的,香秀被他一只手按住就像被车床夹板夹住了一样一动不能动,何况是两只大手,被压住根本抬不起来,不由得就要高声叫,狗剩子这时候松开嘴说:“别出声,不想被疯子冲进来咬死就老实一点。”

香秀勉强回过头看看窗户外边的疯子,有两个疯子似乎察觉了什么,侧着耳朵靠近过来,趴在窗户上,香秀赶紧把声音憋了回去。

狗剩子再一次吸住了伤口,一口一口往外吸污血。

香秀这时候明白了狗剩子的意思,不由感动不已,这种疗法是最原始,最古老的疗法,不过施救者有着中毒的危险,不是十亲九靠,最亲近的人,根本没有人愿意这么救一个人。

狗剩子接连吸了十几口,咬痕中已经再吸不出血液来了,这才放开香秀。

香秀红着脸回过头,提上裤子,对狗剩子说:“谢谢你……你……没事儿吧?”

狗剩子擦了一下嘴,说:“没事儿,我壮着呢,这才第一步,这样不足以完全驱除你的毒素,最主要的还有下一步。”

香秀刚系好裤腰带,听一听还要来下一步,不由楞了一下,又把腰带解开了。

狗剩子说:“不用了,这一回不是我吸你的血了,是你来吸我的血。”

“啥?你也被咬啦?”香秀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狗剩子的屁股那边,心说,如果狗剩子被咬了屁股,一定是在电梯井里往上推自己的时候的被咬的,他是为了救自己才受的伤,自己一定义不容辞,帮他吸伤口,不过一想到趴在狗剩子身上去吸允,不由心里忐忑不安,是在是难为情。

不过狗剩子说了:“我没受伤。”

“那你让我吸什么?”香秀用眼睛撩了一眼狗剩子,以为他在开玩笑。

狗剩子说:“我是让你喝我的血解毒!你要知道,二妮儿之所以没有疯,就是因为喝了我的血。如果当初二妮儿中毒的时候我知道我可以解毒,早就第一时间给她喝我的血了,不过也不算是晚,至少她现在对我死心塌地的爱着!还离不开我了!”自从二妮儿中毒已后,二妮儿不再在狗剩子面前夸奖毛日天,这是狗剩子感到最欣慰的。

香秀一个劲儿摇头:“那可不行,我哪能喝你的血,那我不是成了吸血鬼了!我在这中药房再找一些解毒的成药吃了,估计应该能躲过这一劫吧!”

狗剩子说:“应该什么呀应该,应该的事儿多了,结果都不应该了。我说怎么地就怎么,你要听我的话,准没有你的亏吃!”说着,把胳膊一抬,递到了二妮儿的嘴边,说:“快咬!”

香秀看着狗社剩子伤痕累累的胳膊,哪里下得去口。

狗剩子急了:“你能不能快点,别磨叽,小毛还等着我们拿了药回去呢!”

香秀被狗剩子挤在桌子边上动不了,狗剩子的身子仅仅靠在她身上,她都感受到了狗剩子身上的体温了,本来就很害羞,这时候被他一逼,更加脸红脖子粗了。

狗剩子举着胳膊放在她的嘴边,就等着她下口,害怕她不咬,还说:“快点咬吧,又不是苦的!”

香秀被逼不过,张嘴在他手腕上咬了一下,“哎呦”一声,说:“太硬了,我咬不动!”

“嗨,我就是皮糙肉厚,你咬的又不像二妮儿那样出力,二妮儿晃着脑袋咬也得咬一会儿能咬出血来。”说着拿过来放在自己的嘴上,狠劲儿咬了一口,咬破了皮肤,一股紫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再次送到香秀的嘴边,香秀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不由有些恶心,但是被狗剩子硬逼着塞进了嘴里,就不得不吸允起来。

狗剩子的血本来是含有毒素的,苍蝇落在他的血上都中毒,但是却能够以毒攻毒,正好是血红的克星,他可以克制血红在身体中散发,所以单独要是喝了狗剩子的血,或许会有中毒的可能,但是一旦身体上含有了血红的毒素,两毒相顶,反而就没事儿了。

二妮儿当初被十一咬了,一来是十一的毒性较大,像狗剩子说的一样,是一手的,不是二手的。二来就是当时毛日天并没有想到二妮儿会中毒,只是帮她治疗了一下皮外伤,没有深度清除毒素,所以二妮儿和那几个客人还是中毒了。要不是二妮儿一犯病的时候就喝到了狗剩子的血液,恐怕现在的二妮儿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香秀小小地喝了一些狗剩子的血,就推开狗剩子的胳膊,说:“可以了,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