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9章 裤子都来不及提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边的天都已经黑了,屋子里没有人开灯,也变得黑漆漆的了,只是有些许月光,从外边照射进来,但是那个男疯子依旧趴在头上,举着手机,居然几个小时都没有变姿势!

香秀的腿都麻了,满头是汗水,但是头上的男人就是不走,外边的女人也不走,她就不敢稍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香秀只感到头晕脑胀,昏沉沉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晕了还是困了,总之昏昏沉沉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香秀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亮了,已经是白天了,自己倒在厕所的角落里,裤子没提上,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她第一意识就是去看头上的男人,没有了?她想站起来,但是浑身酸麻,一点力气都没有,缓了好半天,这才扶着马桶站起来,把裤子提上系好,对着门缝看,外边的女人还在画口红,口红的铁管已经把嘴都划破了,不住地流血,她就蘸着血画,画的满脸都是污血。

如果自己这时候悄悄出去,不知道走廊上的疯子走了没有。

香秀又站到马桶上,只见那边的男人还在,又趴到那边去看了,还是举着手机,想必是在看那个女护士去了。这个男疯子的潜意识就是要偷看女人上厕所,所以香秀昏倒了他就不看了,转过去看另一个。

香秀赶紧扶着墙下来,忽然头上一黑,感觉又有人把头伸过来,吓得香秀赶紧脱了裤子坐在了马桶上!

头上的黑影压了下来,香秀用余光看过去,竟然两条男人的腿,吓得香秀都发抖了,这回坏了,这个男人过来了!

香秀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个疯子,赶紧闭上眼睛,靠在身后马桶水箱上,一动不敢动。

那个人下来了,就站在香秀身边,忽然开始低声说话了:“香秀,你没事儿吧?”说着,一只手放在了香秀额头,在试探她的体温。

香秀一睁眼,眼前的人竟然是狗剩子,香秀顿时喜从天降一样跳了起来,顾不得自己裤子都没提,就扑进了狗剩子怀里,呜咽到:“你怎么才来呀!”

狗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被那两个护士给耽误了,今早醒过来我才清醒,想起来要找你,就上了天棚,一直找到这里来!”

狗剩子昨天邪性大发,把两个疯护士的头给罩起来,然后把她俩弄得死去活来,最后都瘫软在地了,他自己也瘫了,睡了几个小时,这才缓过来一些,也是浑身乏力,没说没管的,差点精尽人亡!

两个护士早上也起来了,所有的衣服都在头上包着呢,身上一点没有。

狗剩子看着两个白白的身子又要冲动,但是强行克制住了,知道这样下去自己非死到这屋里不可,男人和女人生理结构不一样,女人不受次数限制,男人的精力有限呀,能像狗剩子这样以一敌二而且让她们瘫软已经是人间极品了,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但是要是这样无休止下去,最终输的就一定还是狗剩子。

狗剩子强行克制住以后,就想了香秀,想起了要回去给毛日天治病。

于是他爬起来,搬着凳子上桌子,然后上了天棚。

这无数次的折腾,已经把狗剩子弄得也是精疲力尽了,在棚里爬了五十米左右就休息了三次。

终于找到了发亮的出口,趴在那一看,下边是个厕所,最边上的是个女护士在看没有亮儿的手机,一个男人趴在中间的一个隔断拿着手机对着女护士不知道想干嘛,不过看着俩人的行径就知道是两个疯子。

再看另一个对着自己这块没有天花板的隔断,香秀在里边躺着呢,把狗剩子吓了一跳,香秀躺在那里裤子在膝盖以下,一看就好像是奸杀现场一样。

狗剩子刚要下去,香秀醒了,狗剩子这时候也是挺累,趴在这就没有动,想休息一下再下去,毕竟下边有疯子需要对付。

看着香秀偷看一下外边,然后又上了马桶偷看一下那个男的就下去了,狗剩子双手扒着天棚,就往下去。

没想到下边的香秀用余光看见头上有黑影,就以为是那个男疯子又爬过来了,赶紧就脱裤子假装方便,坐在马桶上,想来稳住男疯子。

狗剩子不明其里,下来了一看香秀双手抱胸,浑身发抖,眼皮把眼珠子都给密封了,闭的严严的,一动不动,不由奇怪,就伸手去探一探她的体温。

香秀紧张了这么长时间,一看见狗剩子,早就忘了狗剩子会不会非礼自己了,连裤子不顾不得提上就扑进了狗剩子怀里,和疯子相比,必定是狗剩子要亲近得多!

俩人这么一说话,就把隔壁的疯子给惊动了,那个男疯子“呼”的一声转回来,趴在了隔断墙上,露出小半截身子往下看,下的香秀叫了一声。

这个疯子听见人声,立马就激活了,伸手就来抓香秀,狗剩子虽然虚弱,不过手脚还是不慢,抓住男疯子的衣领子一扯,这个人大头朝下就下来了,脑袋直接就插进马桶里边去了。

狗剩子正按着这个男疯子呢,隔断门忽然被拉开了,那个一脸是血的化妆女疯子出现在门口。

香秀吓得顺手抄起一个纸篓就扣过去,那个女疯子还没等看清眼前的情景,头上一黑,已经被纸篓遮住了视线。

香秀想不到这么轻松就搞定了这个女疯子,只见她头上带着纸篓,慢慢转过身子,东撞一下西撞一下,走了出去。

隔壁的厕所门响,想必是那个看手机的女护士也听到声音出来了,香秀赶紧关门。

狗剩子拼死按住了这个男疯子,不让他弄出声音,那个女护士走出来听了听,又没看见人,就又回去坐在马桶上看手机去了。

狗剩子听着外边没有动静了,这才放心,这时候就试着手中按着的这个男人身子软了,松开一看,已经被马桶里的尿水呛死了。

狗剩子回头打量一下香秀,说:“好样的……!”刚想夸夸香秀,但是眼睛忽然停住了,香秀下半截还光着呢,裤子还没来得及提上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