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75章 挑拨离间的二狗/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中了毒,一会清醒一会儿糊涂,白天一整天拉着柳小婵黏在床上,像一个孩子一样,后来柳小婵受不了了跑出来正好赶上二狗欺负八叔,打了二狗一顿她就回去了,正赶上这时候毛日天明白过来了,自己穿的像是参加婚礼一样,整整齐齐的在地上站着呢。

柳小婵就问:“你这是干嘛?要去哪呀?”

毛日天说:“我不行了,混身难受,我现在中的毒太多了,又是血红又是虫子的,要不是我吃过龙珠,吃过长生丹,估计早就嗝屁了!”

柳小婵不由惊喜道:“你好啦?怎么说话像个正常人一样?”

毛日天说:“我哪点不正常了,对了杨咪,我记得你好像是死了,又活啦?”

柳小婵顿时就泄气了,怒道:“你今天把我一会儿当杨咪,一回当杨雪,我也就不说啥了,最可气你有一次还管我叫二燕子,我问你,你到底和多少个女人上过床?”

毛日天挠着头说:“你这人咋变得这么凶,作为一个明星,你要保持风度!”

柳小婵无语了,也不能跟一个神志不清的人一般见识,说:“行了,今晚你自己睡,别再想着让我陪你,我看你壮的和牛一样,也不需要谁来陪。不过记着不准往出跑!”

柳小婵说着就要往出走,刚出门,毛日天也跟出来了,穿戴整齐,手里还拎着一个兜子。

柳小婵问:“你这是干嘛,不是让你不许出屋么?”

毛日天说:“我的出去采点药,治疗一下,我的浑身发烧,眼皮都青了,你没发现么?我去采药自己配置。”

柳小婵说:“拉倒吧,你都这样了,就不要去采药了,不一定采得齐不说,万一吃错药更麻烦了。你婶子香秀一进去给你到镇子里抓药去了,今晚不回来明天也一定回来了。你就睡一觉等着吧!”

毛日天摇头:“不行,我一定要医治好自己,我有很多事儿要做呢,要是倒下了,谁来救村子里的人!”

柳小婵说:“村里的人好着呢,不用你救,你就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毛日天也不多说了,回身就往出走,柳小婵实在没办法,也不能让他自己出去,赶紧跟着他往出走。

二狗蹲在树根下边看见柳小婵和毛日天往出走,心里恨得慌,不过恨也是白恨,借他个胆子也不敢跳出去报仇。他偷听到毛日天和柳小婵的对话,知道他俩要进山,而且听到毛日天还是疯疯癫癫的,不由暗骂:“疯了好,最好那个女人也疯了,柳小婵要是疯了,老子第一个用枪打死你!”

毛日天和柳小婵走到墙下边,牛大癞迎住他们,白天的时候老王和海老头带着人值班,没用他上前,所以牛大癞白天睡足了,晚上睡不着觉就喝酒,这时候出来撒尿,一看毛日天和柳小婵,赶紧打招呼:“你俩这是要去哪?”

毛日天说:“我俩出去拍电影去,杨咪要和我拍一场植物大战僵尸,我演植物,你看我像豌豆不?”说着,一口唾沫吐过去,正中牛大癞鼻梁。

毛日天拍手笑道:“你要是扮演僵尸就应该倒下了。”

牛大癞伸手抹了一把唾沫星子,看看柳小婵,伸手指在太阳穴上画了一圈,意思是毛日天的病还没好?

柳小婵没回答,说:“开一下门,我们出去。”

毛日天和柳小婵出去了,牛大癞看着柳小婵苗条的背影,咽了一口唾沫,自言自语道:“憋了这么久,一个像样的女人都没上过,要是这个妞让我玩一回,早死一年都值了!”

忽然身后的树林中有个人笑道:“这话要是被毛日天听到你说他会不会弄死你!”

牛大癞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二狗在一颗大树后边伸出个脑袋。

牛大癞骂道:“靠,出来,装神弄鬼的,信不信我先弄死你!”

二狗笑嘻嘻走出来,说:“牛哥,看来没少喝呀?”

牛大癞知道二狗没什么大本事,也拿他不当回事儿,不过院子里出来的人他也不太敢得罪,说:“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出来有啥事?”

二狗说:“我有点事儿想和你说,但是又不敢说,怕你的脾气忍不住,不过不说呢,又觉得心里不舒服,总觉得这么长时间,你尽心尽力的帮我们守着大门口,他们这么对你,实在太不厚道了!”

牛大癞挠头说:“你说的哪跟哪呀?谁要对付我呀?”

二狗说:“牛二儿是你亲弟弟吧?”

牛大癞说:“二子五年前就出车祸没了,你提他干嘛?”

二狗说:“我和牛二儿是磕头兄弟你知道么?”

“这个我倒没听说,不过二子喜欢交朋好友的,我也知道他在外边有一些磕头兄弟!”

二狗一听,牛大癞对他兄弟的情况还真的不是特别了解,就开始屡杆爬,他和牛二儿不过就是在一起喝过两回酒而已,这时候为了忽悠牛大癞,说得和生死之交一样。

二狗说:“大哥,我不冲别的,就冲着牛二儿在天之灵,有些话我要是不对你说,我怕将来我要是有下去的那一天,没有脸见我那牛二哥!”

“这啥事儿呀,咋说的这么严重呀?来来,进屋,我的酒还没喝完,咱俩接着喝,有话慢慢说!”

牛大癞拉着二狗进了他的房间。这屋本来就是一个车库,自从牛大癞他们了一伙流氓来了以后,门口的车库就腾出来给他们住了,毛日天害怕这些品行不怎么样的人进去会骚扰到村民,所以别墅他们谁也没进去过,从打来了就在车库里住着,院子里的植物迷阵村民们都会走,唯独只有牛大癞这帮兄弟不会走。

牛大癞的一些兄弟都住在靠里边一些的车库里,他自己单住一间靠着大门口的,一来单住表示自己与众不同,是这些人的老大,而来靠着大门住,让毛日天看看自己是多么尽忠职守。

进了屋里,酒桌上一坐,二狗先吃喝几口,牛大癞就瞪着大眼珠子看着他,看着他喝干了一杯白酒,又要倒上的时候牛大癞忍不住了:“你不是就来喝酒的吧,不是有话说么?不是说为我抱不平么,啥事?快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