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章 再不碰女人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就应了那句话,叫做好虎一只能挡道,耗子一群还怕猫!刀姐虽然身上有伤,不过手段高强,手狠心毒之处,比牛大癞一伙儿有过之无不及,杀人如同切菜,根本就是个玩儿。她刚才之所以没有参与战斗,是不想参与与自己无关的事儿,所以就躲了起来,看着躲不过去了,干脆就出来大开杀戒了!

牛大癞一看超子滚了下来,一把拉起来问道:“什么情况?”

超子说:“那个大长腿女人,她伏击我们!”

“几个人?”牛大癞问道。

“我就看见她一个,劈着腿蹬在墙上,就在我们头顶伏击我们!”超子稳定了心神说!

牛大癞一听就是刀姐一个人,也就放心了,知道刀姐不过是靠着出其不意才伤到自己手下的,一挥手,老廖和嘎子都过来了,四个人贴着墙两边,上下左右都照顾到了,一步步往楼上走去。

下边的栾兰一看机不可失,对大家说:“大家快撤!”

楼下几十人,马上爬起来就往外跑,这时候牛大癞已经顾不得楼下这帮人了,必须要先干掉刀姐才可以。

他们四个楼梯走了一半,忽然屋里的灯全都灭了,刀姐虽然手里有枪,但是面对面以一敌四也没有把握,于是把洗手间的浴室的插座卸下来,把水淋上去,零线火线相连,电线冒了一股烟,楼下的电闸带有漏电保护,电路一混,马上总闸跳了,一片漆黑。

牛大癞他们一看灯没了,也不退缩,四个人同时开火,上下左右同时开火,对着前边一边射击一边走,冲上了二楼。

在刚刚进了二楼的时候,就听见“咣当”一声窗户被撞开了,牛大癞他们冲上去一顿扫射之后,发现后窗户开着,各个屋里都没有人。

牛大癞对其余三个人说:“搜!就是藏在地缝里也要拉出来打她一顿乱枪!”

四个人分头搜索四个方向,老廖说:“会不会从窗子跳出去了?”于是端着枪靠近开着的窗子,伸头出去看,只见一双洁白的手扒着窗台,刀姐胸前挂着那只步枪,身子悬在窗外,仰着头,看着老廖呢,一见老廖看见自己了,呲牙一笑,说了一声:“哈喽!”

老廖吓得一抖,赶紧调转枪口,但是没有刀姐的大长腿快,刀姐的一条腿反踢上来,鞋尖那柄二寸有余的刀尖“蓬”的一声踢进了老廖的脑门,老廖“嗷”的一声惨叫,一个跟头就从窗子掉了下去。

屋里其余的三个人吓得赶紧回头,只见刀姐用一只胳膊架住窗台,另一只手臂端枪,从破碎的窗户伸进枪管,“哒哒哒”开始扫射!

牛大癞和嘎子靠近楼梯,吓得一躲闪,一脚踩空,“叽里咕噜”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超子躲闪的稍慢,被子弹贯穿后脑勺,扑倒楼梯上死了。

牛大癞爬起来一看超子满脸是血从楼梯上出溜下来,脑门上一个大窟窿,吓得又是一个跟头摔倒了。

这么一会儿十个人变俩人了,牛大癞和嘎子就算是再凶悍也害怕了,嘎子一扯牛大癞:“大哥,我们快跑吧!”

牛大癞和嘎子拎着枪就跑,出了别墅大门扎进迷宫中,一下就蒙了,不知道路呀!

这时候旁边趴了好半天的二狗又过来了,他不知道别墅里边的情况,见到牛大癞出来了就赶紧过来讨好,问道:“牛大哥,都摆平了么?”

牛大癞一把抓住二狗的衣领子,叫到:“快带我出去!”

二狗一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问道:“你们不会是输了吧?”

嘎子一枪把子打在二狗的后背上,骂道:“少废话!带路!”

二狗的后背被柳小婵一顿锤还没好呢,这时候一枪把子打得他直咧嘴,不敢多说,赶紧带着牛大癞他们往出跑。

迷宫的路是难者不会走,会者走着不难,转眼就到了大门口了,牛大癞说:“开门,出去找辆车快走!”

二狗还不知道情况到底什么样呢,拉着牛大癞问:“你就这么走啦?那把我也带走吧,不然他们知道我给你带路,一定不会放过我!”

“好,我带你走!”牛大癞挥手一枪,二狗的脑门上就多了一个窟窿,二狗俩眼瞪得溜圆,死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牛大癞打开大门冲出去,找了一辆车,和嘎子上车,开着车就跑了。

屋里的灯亮了,刀姐眼看着牛大癞他们跑了,也不追赶,一来脚脖子没好利索,再者和牛大癞也无冤无仇,打跑就算了,穷寇莫追。于是瘸着腿下来,把厨房里的总闸开关推上了。

外边的人一看屋里平静了,也都逐渐地聚拢回来,看着大厅沙发上仰着脸坐在那里休息的刀姐,谁都不知道刚才屋里发生了什么,大伙屋里屋外看了一圈,楼上的尸体也都抬了下来,都不敢相信这些凶神恶煞的人是刀姐给摆平的。

牛大癞发动汽车,忽然前边出现一个人飞速靠近过来,牛大赖一看竟然是柳小婵,吓得赶紧调个方向,踩油门就走,毛日天在后边叫了几声,他哪里敢停下,慌不择路,几次差点钻进莲花湖去,好不容易过了莲花湖,又过了湖山村,上了大道。

嘎子问道:“大哥,我们去哪?”

牛大癞说:“万山县说啥不能去了,往相反的方向走吧,去林城找点物资,然后有多远走多远,这辈子我不想在见到别墅里的这些人了!”

嘎子也是惊魂未定,骂道:“是呀,不能再见他们,太他妈邪门了,一群男人都不是咱们的对手,咋这些女人他妈的这么邪门!”

牛大癞说:“再以后见到女人,一定要躲着走!”

嘎子点头:“我发誓,这辈子再都不碰女人了,遇上楼上那个大长腿的女人,估计用卡巴裆都能把我命根子夹断了!”

牛大癞哈哈大笑:“你小子也太他妈夸张了!”

这俩人不愧是亡命徒,没多大一会儿就从恐惧中走出来了,一路开车狂奔,说说笑笑也不觉得害怕了,看见有人家就进去找点吃的,遇上疯子就一枪打死,对方人多就上车逃跑,从天黑走到天亮,从早走到午后,一直走了一整天,再往前走,路上疯子越来越多,再走,已经是林城地界了!

车子进了城,已经是天色将晚了,路上行人还真的不少,不过一个个脸色枯黄,眼睛猩红,衣裳又脏又破,就好像是进了乞丐城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