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章 白裙子姑娘/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牛大癞肩膀上带着伤,路上只是随便地用破布包扎一下,已经发炎了,这时候感到伤口又麻又痒的,对嘎子说:“找一家医院,或者药店都行,弄点药来,我的手别他妈烂掉了!”

嘎子答应一声,开着车就四外看,一边找药店,一边四外打量过往的女疯子。

本来说要抢几个漂亮女人来解闷的,结果一个没抢到,还差点把命丢了,这时候安全了,嘎子的心就又到了女人身上。

这要是荒郊野外根本看不到女人也成,明明满大街的女人,有的甚至看背影还很苗条,很诱惑,但是一看脸,都是流着口水,瞪着吓人的红眼睛,有的脸上还生满了脓疮,看着连食欲都没了,别说xing欲了!

走过城里的几条街,一个私人医院在前边出现了,三层的小楼,看着还是个不小的私人医院,比公立的医院小,不过在私人诊所中,算是大的了。

嘎子把车停在跟前,问牛大癞:“大哥,这里咋样?你看那广告上还写着能手术呢,估计手术室都有。”

“好吧,就这里了,你把车停门口,出入方便,拿上刀,咱俩进去要是遇上疯子能不开枪尽量不要开枪,免得惊动太多,我们不是来打架的,把伤口弄好了,然后找个地方睡觉去,或者这里要是清净,就在这里过个夜。”

嘎子点头,把车子紧贴着医院的门口停下,看看附近没有疯子,赶紧开门钻了进去。

医院的大门关着,不过一推就开了,一楼是收款的和门诊,往里去就是处置室,里边各种常用的外伤药都有。不过牛大癞没有直接弄药物治疗伤口,而是和嘎子俩人拿着刀枪,从一楼搜到三楼,确定楼上确实没人了才放心,又回到了一楼。

楼里一有风吹草动,牛大癞就赶紧跳起来抓枪,确定没事儿以后才放心,他现在就好比惊弓之鸟一样,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总感觉背后有眼睛盯着自己一样,被他草木皆兵的样子弄得嘎子也有些害怕了。

嘎子拿着消炎药给牛大癞清理了伤口,上好药,又找干净的无菌纱布给他包扎好,牛大癞疼的满头大汗,一个劲儿咒骂。

完事儿以后,嘎子问:“大哥,我们还去哪?”

牛大癞说:“这里已经检查过了,看着挺安全的,就在这儿过个夜吧。”

嘎子说:“好,那我出去弄点吃的回来。”

“小心些。”

“没事儿,实在不行我还有枪护身呢。”嘎子把一只步枪挂在脖子上,一只手枪别在腰里,手里拿着一柄匕首走了出去。

顺着汽车的缝隙往外看看,确定跟前没人就出去了,往前走不多远是一个商场,商场一层是超市,嘎子悄悄摸了进去。

超市里边静悄悄的,嘎子四外搜查一下,没有人,于是找了个口袋开始装东西。

正装着东西,忽然听见里边“哗啦”一声响,吓得嘎子一跳多高,吼了一声:“谁?”

半天没有人回应,嘎子握紧匕首,一步步奔着声音响处走过去,到了一排货架子后边,只见地上洒落一堆方便面,刚才检查的时候这里来过,地上很清洁,明显是刚刚掉下来的。

嘎子上下左右在货架子的缝隙来回看,想看看是不是有人躲在这里,但是看了半天也没看见啥。

嘎子胆战心惊地拎着食物往出走,刚到门口,忽然身后的货架子又是哗啦一声,回头一看,一排货架子倒在了地上,吓得嘎子撒腿就跑。

回了诊所,嘎子就把刚才的事儿和牛大癞说了,牛大癞也有些心惊,不过他是大哥,害怕也不能说,就说:“可能是老鼠也说不定。”

嘎子说:“先前可能是老鼠,但是我出来的时候,整片货架子倒下来,那得多大的老鼠呀!”

牛大癞说:“或许里边有个疯子你没看见。”

“不可能,我进去的时候先是四外看过了!”嘎子紧张地说。

牛大癞不高兴地说:“爱啥啥,有本事跳出来和咱哥们单挑,躲在背后就没啥大本事,不要害怕!”

这俩人又相互安慰一会儿,开始吃食物,喝超市里拿出来的啤酒。

心情不好容易醉,几罐啤酒下肚,都晕乎乎的了,嘎子问:“大哥,你睡哪?”

牛大癞说:“二楼是住院处,那里有床,我们上楼去睡。”

嘎子扶着牛大癞上了二楼,在住院处的床位上躺下来,昨晚一夜没睡,车马劳顿,早就累了,牛大癞躺下不一会儿睡着了,嘎子可是睡不着,这小子年轻火力旺,脑子里全都是栾兰,金莎莎和她们的影子。

本来在别墅那边站岗的时候,也不敢有邪性,但是昨天一造反,所有的欲念都上来了,打算好了只要脱离了别墅,就先把栾兰或者金莎莎,哪怕是小莲或者小白菜,按倒了先享受一下,结果现在身边就一个鼾声如雷的牛大癞。

嘎子浴火焚身,睡不着觉,悄悄起来,下到一楼,看看街上现在没有几个动的疯子了,不由邪恶的心越来越重!妈的,实在不行找个女疯子,绑起来不看脸,黑暗中也能享受一下做男人的乐趣!

俗话说色胆包天,这时候的嘎子被酒精一拱,胆子也大,欲望也大,悄悄推开门就到了大街上。

往前走,忽然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小姑娘,就站在白天去的那个超市门旁的胡同口,一晃就不见了,看那身姿背影,绝对是个美女!

嘎子快速奔跑过去,转过胡同口,没见到那个小姑娘,看看超市里边黑漆漆的,想起白天莫名其妙的声音,打了个冷战,没敢进去,继续向前找。

嘎子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找女人,白天的时候路上没少看见身材好的女疯子呀,这晚上了咋街上还静了!

再往前走,前边一个饭店,隔着玻璃看见屋里一个女服务员打扮的人在收拾桌子。

饭店里边没有灯光,完全是靠着窗户照射进去的月光才看见这个女服务员,这个女服务员摸着黑在擦桌子,那一定不是正常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