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4章 报仇的疯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俩人吃了点早餐,然后拎着枪就出来了,不敢在大街上走,就在小胡同里晃悠,看看前边有个居民楼,牛大癞说:“咱们去哪里看看,灾难来了,公共场所都不安全了,最安全的莫过于躲在家里,咱们去看看居民楼里有没有幸存者。”

嘎子虽然是个凶悍的人,不过没啥脑子,和牛大癞在一起,没有自己的主意,就只能听牛大癞的,这俩人脖子上挂着枪,手里拎着刀,在居民楼里一家一户地找幸存者,最后真的找到了两个幸存者躲在家里,一个是饿得面黄肌瘦的老头,一个是病的咳嗦不断的小伙子。

牛大癞逼问两个人哪里还有幸存者,这俩人都说不知道,都是灾难来了就躲在家里没敢出去,所以才活到现在。

居民楼里的房间门开着的基本里边都没人,锁着的俩人也不太敢弄出大动静撬锁,好不容易撬开一家,扑出来一个疯子差点咬到嘎子,幸好牛大癞一刀割了他的喉咙,才躲过一劫。

又找了一会儿,牛大癞说:“兄弟,咱俩这么走,像个瞎眼蒙一样乱撞肯定是不行,弄不好累脱力了也找不到个女人!”

嘎子说:“那咋办?”

牛大癞笑嘻嘻地说:“不行把昨晚你玩的那个服务员抓回去,绑起来享受一下!”

嘎子摇头说:“算了,我一想到她浑身都打冷战,还是算了。”

俩人除了居民楼,牛大癞忽然秃头吼道:“谁?什么人?”

嘎子吓得一跳,回手就是一枪打过去,街角空荡无人,什么都没有。

嘎子问:“大哥你看见啥了?”

牛大癞说:“奇了怪了,我咋总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呢,刚才我猛然回头,肯定是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人,没看清男女,在墙角一闪就没了!”

嘎子说:“你要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昨天晚上我也好想看到一个穿着白衣服的,而且是个小姑娘,不过我没追上,不知道是疯子还是好人!”

牛大癞说:“这条街上邪门,我们走,开车兜一圈,要是没啥收获,我们就回去吃中午饭了!”

他俩去先前藏车的胡同又把车开了出来,在大街上转了一圈,好人没遇上,疯子倒是不少,女疯子也不少,不过看着太脏,没有意思,于是俩人在一间超市拿了一些没有变质的真空包装的熟食,准备回去诊所喝点酒。

俩人把车又停到胡同里边去了,牛大癞看看前边不远处的饭店,笑嘻嘻地说:“我再去看一眼那个服务员裤子穿上没有,那小身段阵的挺迷人,咱们不玩她,过一下眼瘾也不错!我看她背影就能想起呆小萌来!”

嘎子心说,草,原来你他妈和我一样的境界!

嘎子说:“我不去了,我在这等你,你看一眼就回来吧,我一过去就感到屁股上伤口疼!”

“草,一点出息都没有!”牛大癞骂了一句自己过去了,嘎子心说,也不知道咱俩谁没出息,我好色,至少我敢去发泄一下,你小子是既好色,有没有胆子去弄疯子,还不如我呢!

牛大癞去了不一会就回来了,嘎子问:“过瘾了?”

“过个屁呀,人没了,不但是人没了,裤子都没了!”

“是么?你没到后厨看看么,说不定到后厨端菜去了!”嘎子以一个老手的口吻问道。

牛大癞说:“我去了,后厨就一个胖厨师死在地上,手里还拿着菜谱呢,看样子是被人杀的!”

“被我。”

“嗯,你昨晚和那个胖子为了争服务员打起来了?”

“没有,那个胖子本身就是个疯子!”嘎子说。

“一个疯子没招你没惹你,你杀他干啥,一看就是在背后下手偷袭!”牛大癞问道。

“没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都疯了还假装敬业,在那看菜谱,我就不信他的志愿就是想永远做一个厨子!”嘎子嘴上这么说,实际上真的就是害怕那个胖子妨碍自己上那个服务员,不算争风吃醋杀人,也是差不多。

“草,人家什么志愿跟你有啥关系,虽然是疯子也别说杀就杀,积点阴德吧。”牛大癞别看是嘎子的老大,不过并没有嘎子那么凶残。

俩人一无所获,藏好了车,拎着酒肉往回走,躲避开路上疯子,转回了诊所。

上了二楼,二楼上有十个房间,都是放着病床,是给患者打针用的,牛大癞他们就住在中间五号,这时候回来,自然而然就是毁回了五号房间。

俩人边说边聊的,回到五号门前,一拉门,“呼”的一声,一个人影扑了出来,一把按住了嘎子的脖子,张嘴就咬。

牛大癞手里没有刀,赶紧把一只塑封的猪手塞进这人嘴里,替嘎子挡住了这一下。

嘎子出其不意被吓得站立不稳,一跤跌倒了,那个人趴在他身上,嘴里叼着猪手,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牛大癞赶紧在身后抱住那个人的头,用力一扭“噶喇”一声,这人颈骨断了,头垂了下去。

嘎子奋力推开这个人,这人仰面躺在地上,还在奋力往起爬,被牛大癞踩住了额头,根本起不来。

这时候俩人都认出来了,齐声惊呼:“是她?”

这个疯子就是饭店的女服务员,不过这个时候裤子已经穿上了。

牛大癞惊异地看看嘎子:“不会吧,疯子都知道报仇了?”

嘎子看看牛大癞:“是呀,她咋会自己穿裤子了?看看这腰带还是卡扣的,居然扎得这么整齐?”

牛大癞说:“问问她,看她是不是像王艺潇那样疯了一般的?”

嘎子蹲下来,看着服务员猩红的眼睛,这时候光线很好,都看得清她的脸上的斑点,见这个女人长得也不怎么样,昨晚咋就鬼迷心窍冒着生命危险去干了她一炮呢?

嘎子问:“你会说话么?你认识人么?”

“嗬嗬”疯子嗓子眼发出点声音,手脚乱动,但是头动不了。

“噗嗤”嘎子的刀子扎进她的嘴里。

“卧草,你又杀了?你不要了也不问问我要不要?”牛大癞一脚踢在嘎子屁股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