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章 屁股上的牙印/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小婵飞奔回来,这时候枪战都结束了,牛大赖和嘎子开着车刚跑,柳小婵看见是牛大癞,赶紧招呼几声,牛大癞不敢停车,开着就跑了。

柳小婵惦记别墅里边的人,也没追赶牛大癞,回到门口一看,牛大癞出来以后大门都没关,吊桥也没有收起来,她进来以后没有一个人守着院子。

柳小婵先把院门关上了,然后回到别墅里,一过植物迷宫就愣了,屋里屋外的好多的尸体,血淋淋的都是中枪死的。

柳小婵忙问:“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打起来?”

别墅里的人还真的不知道牛大癞为什么会突然造反了,只有二狗知道,不过已经死了,再就是海老头明白一些,不过说不明白。

栾兰和金莎莎过来和柳小婵说了一下,明白人会说话,虽然不知道牛大癞为啥造反,但是几句话就阐明了事件的过程。

柳小婵怒道:“都怪海老头说不明白话,他要是能说明白,刚才牛大癞我就直接抓住他不让他跑了!”

这时候逃走的那些男丁们又都聚拢回来,栾兰也没有埋怨他们怕死,毕竟以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个在枪林弹雨中不害怕。听柳小婵说大门口一个人没有,就赶紧安排人手去守着大门。

看大门的刚去了大门口,不一会儿,海老头风风火火跑进来,还没进门就大声吵嚷:“柳小婵你快来,我不帮你看着毛日天这个傻瓜了!”

柳小婵她们回头一看,不由都皱了眉了,只见海老头下半截光溜溜的啥也没穿就跑进来了,幸好他的衣服下摆很长,要不然啥都看见了。

海嫂怒道:“海老头你干嘛?要不要脸了?”

海老头委屈滴说:“谁不要脸了,是毛日天不要脸,他把我的裤子扒了,挂树上了,我都够不着,回头他还要抢我衣服,幸好我跑得快!”

大家看看海老头衣服下摆下边露出来的一条独腿,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跑过两条腿的毛日天的。

这时候毛日天用一根树枝挑着海老头的大裤头进来了,笑道:“这个上边的屎没有裤子上的多,还给你,我再检查一下你的衣服上有没有!”

海老头一听回头就蹦,毛日天在后边也不快追,也学着他用一条腿蹦。大厅上小傻子追着老傻子,傻子戏傻子,虽然很滑稽,不过水也没有心思看。

金莎莎和栾兰安排人手把死者尸体整理好了,该掩埋的等到天亮掩埋了。

柳小婵看看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刀姐,过去问:“刚才都说是你救了大伙,谢了!”

刀姐冷冷地说:“我只是救我自己,不用领我的情!”

第二天,院子里院子外一片哀声,这一次不算牛大癞的手下,湖山村的村民就死了十几个人,埋人就埋了一个上午,都埋在别墅外墙护城河以外了。

栾兰和柳小婵站在墙头往外看,难受地说:“现在不知道外边怎么样了,如果再有疯子来,不知道挡不挡得住。”

柳小婵说:“我这人不会动脑,只会动手,这事儿还是等伊琳娜和狗剩子他们回来了你和他们商量吧!”

到了第二天,狗剩子才带着香秀回来,八叔在墙头站岗,远远看见狗剩子的车回来了,一拉旁边的海老头:“快开门,我老婆回来了。”

海老头说:“谁回来都得接受检查,要不然不能进来,这是呆小萌立下的规矩。”

八叔一愣:“检查啥?”

海老头说:“当然是脱光了衣服,看看有没有被疯子咬到,要是咬到了就不能进来,这是规矩,是对别墅里边上百条人命负责!”

八叔一听就急了:“那哪行,狗剩子你豁开了看我都不管,但是我老婆你可不能看!我曾经发过誓,我老婆要是被谁看了,我就一定把这个人眼珠子挖出来!”

海老头听了吓得一闭眼,说:“看不出来你这人外表挺老实的,内心还是很凶残的!”

八叔说:“那当然,将心比心,我要是想把海嫂的浑身上下看个遍,你愿意么?”

“不愿意!”海老头急忙摇头,“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有些同情你了!”于是海老头赶紧开大门,把狗剩子的车放进来,既然八叔不让看香秀,那狗剩子就没啥好看的了。

香秀回来就把拿回来的中药熬了给毛日天喝,虽然都是驱毒的良药,不过毛日天喝过以后,头脑也没见清晰,倒是脸色好看多了。

到了晚上各自回房睡觉,八叔自愿请命看守大门口,混了牛大癞原来的房间给自己,然后把香秀叫了过来,和自己单独睡。刚进来的时候房间拥挤,始终也捞不着和老婆亲热一下,现在有了单间这个条件,一定要好好利用。

八叔早早地帮老婆打好了洗脚水,然后亲手给香秀洗脚,一顿献殷勤之后,就是要和香秀行房。

香秀虽然浑身劳累,不想做那事儿,不过看着八叔屋里屋外忙活着献殷勤,也不好意思不答应,就和他躺在床上。

八叔伸手在香秀身上一顿爱抚,手摸到后边的时候,忽然香秀“哎呦”一声,说:“别摸那里,疼!”

“怎么了?”八叔赶紧把香秀翻转过来看,一看香秀屁股上两排深深的牙印,不由顿时就惊了:“这是咋回事?你别告诉我被疯子咬了?”

香秀说:“就是被疯子给咬了!”

“啥时候咬的?”

“去的那天,车翻了,狗剩子去救人,我被疯子追的往上铺爬,慢了一步,被一个小疯子在屁股上咬了一口。”

“已经两天了,那你怎么没有疯?”八叔有些怀疑地问。

香秀看出了八叔的意思,怒道:“难道你不相信是疯子咬的我么?”

八叔说:“我有一次暗地里听二妮儿和狗剩子俩人聊天,就说什么你咬我我咬你的,这个不会是狗剩子的爱好吧?”

“滚开!”香秀一脚踹过去,要不是八叔的身子重,就被踹地上去了,“我死里逃生回来了,你不问问我都经历了哪些危险,只顾着做不要脸的事儿,做就做吧,你这人也就是这点出息,但是你还怀疑我对不起你!鸡老八,你是不是太过份了?是,我的屁股就是被狗剩子咬了,你爱咋咋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