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1章 夫妻那些事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叔看见香秀屁股上的伤,虽然说咬的听挺重,不像是亲热的时候咬的,但是要说是疯子咬的,都已经愈合了还没有发作,他也质疑。虽然被香秀踹了,但是还是一个劲儿追问,言下之意就是害怕香秀做过啥对不起他的事儿。

这时候隔壁有人叫到:“海老头,你半夜不睡觉听什么呢?”

八叔马上惊觉,不说话了,也侧耳听声音,和隔壁只是隔了一道单砖墙,屋子里一静下来,就能听见隔壁的声音。

只听隔壁的海老头声音:“嘘,别吵,八叔在和香秀亲热呢,没亲热不成,俩人还打起来了!”

隔壁海嫂的声音:“你还能再下流一些么?”

海老头嘿嘿一笑:“不听了,不听了还不行么,不过你得和我亲热亲热!”

接着就听见“吧唧吧唧”的亲吻声。

八叔这个气呀,海老头啥时候和老婆搬到隔壁来了?他推门就出去了,想要过去找海老头理论,香秀也不阻拦,倒头就睡了。

八叔气呼呼出来,但是到了隔壁车库的门口就停下了。

这车库牛大癞他们当宿舍住,早就把车库大门改成小门,又砌上墙,安上窗户了。由于都是临时将就用料,窗户木框都是临时拿来的木头,大窟窿小眼儿的,八叔走到门口一看门板上透着亮,窗户框上也通着风,就趴在上边往里一看,顿时就乐了,海老头和他老婆啥也没穿抱在一起,正亲热呢,这一回不但过眼瘾,还报了仇了!

八叔正看得来劲儿的时候,忽然后腚上挨了一脚,狗剩子骂道:“什么人,偷偷摸摸干什么?”

原来狗剩子觉得门口没有了牛大癞他们这些年轻力壮的人看守,总不放心,就自己出来转悠转悠,正巧看见八叔撅在这里偷看呢。狗剩子这一脚没用多大大力气,但是八叔也被他踢得身不由己往前一冲,薄薄的门板挡不住他沉重的身躯,“咔吧”一声,门插毁了,八叔“噔噔噔”就冲进去了,本来屋就不大,海老头正拱在海嫂怀里呢,听见声音一抬头,他让开了,八叔脚下一绊,直接趴海嫂身上了。

海嫂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尖叫一声,推开八叔,跳了起来,捂着胸蹲在墙犄角去了。海老头看清情况可就怒了,扑过来就把八叔按住了,举起拳头头就打。

八叔身子胖,力气也不小,没等海老头在自己身上骑稳了,一翻身把海老头扔下来了,海老头反应也来了快劲儿了,一把抱住八叔粗粗的大腿,照着他的大腿里子就是一口,咬的八叔引颈长吼:“呕——”

狗剩子进来了,一看这情景,也不拉架,眼珠子盯着白花花的海嫂问:“咋了?什么情况?”

海嫂说:“不知道呀,正睡觉呢,这个胖子就飞进来了!”说着话,感觉狗剩子眼神有些不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捂得了上边捂不住下边,狗剩子的眼睛都在自己的身上打转呢,吓得赶紧伸手扯过一条被子,遮住自己。

在海嫂伸手的时候,狗剩子浑身一抖,心说:好爽,这娘们儿要胸有胸,要腚有腚,居然能看上海老头这个老怪物。

这功夫香秀也听见声音过来了,一看八叔和海老头纠缠在一起,赶紧过啦拉架,海老头一看是香秀,故意假装失手,一把抓住香秀的睡裤,“刺啦”一下,香秀半边屁股都露出来了。

香秀吓得大叫,先往后跑却被海老头死死抓住,八叔抱住海老头的那条独腿,照着他的后屁股,狠狠咬了一口。

这回轮到海老头引颈长吼了“呕——疼死啦!”

香秀回头看着狗剩子叫到:“”你还不拉架,干什么呢?

狗剩子过来,一手一个,把这两人分开,丢在地上。

海老头捂着屁股跳到床上去,骂道:“死肥猪,你是属狗的,咬人的屁股!”

八叔一手捂着大腿里子,一手捂着嘴,骂道:“死瘸子,你拉屎不擦屁股呀,臭死我了!”

香秀一看八叔大腿里子都流血了,就问:“你这是咋弄的?”

八叔本来对香秀还没消气儿,就说:“海老头媳妇咬的。”

海嫂说:“呸,我啥时候咬你了!”

香秀气得回身就走,狗剩子问八叔:“你不去哄哄呀?你不去我去啦!”

八叔一把推开狗剩子:“一边去,我老婆我用你哄!”急匆匆回去哄香秀了。

狗剩子回头看看插着腰站在地中间的海老头,虽然是一条腿,不过站的很稳,就是浑身上下就一件遮不住肚脐的背心,看着很不雅观!

狗剩子说:“还要求住在车库这边么?回去吧,至少没有人偷看你们两口子。”

海老头怒道:“拉倒吧,回屋里我俩就得分居,我住大厅,她住房间,上次想要半夜起来在厨房里亲热一下,他妈的还没开始呢,厨房门口趴了一溜人!”

狗剩子说:“那你就去后墙那边住,那里原本有个厕所,不过没用过,屋里有厕所,谁愿意往外跑呀。后来那个厕所不是当岗哨用了么,里边还有张床呢!”

海老头摇头:“不去,犯膈应,好说不好听。要不这样吧,。你让鸡老八他们两口子去。”

“胡说!”狗剩子一瞪眼,说:“鸡老八再怎么不济,那是小毛的八叔,不看僧面看佛面,打狗也要看主人,我把鸡老八赶去住厕所,小毛好起来我也说不过去!”

“卧草,那你就赶我去?我也不去,大不了以后我和鸡老八井水不犯河水!”

狗剩子点头:“好,既然你这么说,我就问问鸡老八,他要是还没完没了,我就让他住厕所去!”

隔壁的鸡老八始终听着呢,这功夫喊道:“不用问我了,我也不去厕所,只要海老头不偷听我们两口子亲热,我就不去偷看他!”

狗剩子双手一摊:“行了,这回你俩搭成协议吧,要是两口子憋不住的时候敲敲墙,你们两边一起进行,这样就睡也不干扰谁了,也谁都没有工夫打扰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