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章 竟然是潘金莲/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琳娜说:“小赵姑娘已经够了命苦的了,你就不要再去骚扰她了。我看外边的疯子有很多长相不错,要不然你到外边去找一个?那样的话,你即有了肉身,有帮助那个疯子重新活了一回,算是一举两得。”

莲儿轻笑道:“我的事儿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也左右不了我上谁的身,我只是想问你,你说的穿越时空是真的么?”

伊琳娜笑道:“听得到仔细你,对于你的那个时代的人,能相信这个是真的么?”

莲儿说:“我活着的时候有人说我当然不会相信,不过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我出来一看,世界完全变了,一切皆有可能!”

伊琳娜点点头,说:“是真的,时光之旅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人类可以打开回到过去的大门和通向未来的捷径。但是斯蒂芬.霍金又举个例子,说:人可以穿越未来,是不可能穿越过去的!但是威尔士教授并不同意他的观点,因为有科学家们曾经做过实验,使用光子来模拟回到过去的量子粒子,并对其行为进行了研究。在实验中,他们对一个进行时间旅行的光子会通过虫洞进入过去并同以前的自己相互作用……”

莲儿问道:“你说的虫洞是什么洞?我可以去么?”

伊琳娜知道自己所说的这些专业术语,即便是现代人,不是专科学过的也未必能听得懂,何况这个在地下被压了几百年的女鬼了,不过出于对科学的热爱,对人的尊重,她还是耐心的解释了一下:“时光隧道也许就是虫洞。虫洞就在我们周围,只是小到肉眼无法看见。宇宙万物都会出现小孔或裂缝,这种基本规律同样适用于时间。时间也有细微的裂缝和空隙,比分子、原子还要小的空隙被称作“量子泡沫”,而虫洞就存在于“量子泡沫”中。”

莲儿不仅仅不懂得什么是虫洞,她对于“分子”“原子”等等那是一概不知,听了半天,越听越是糊涂,就在直截了当地问:“我就是想问你,我可不可以回到过去,回到我没有死的年代?”

伊琳娜说:“据我和教授多年的研究,如果一个人真的可以穿越到另一个时空,那么是不可能两个一样的自己的同时存在的,如果回到自己的从前,那么原来的那个自己是必要消失,也就是和穿越过去的自己混为一体。但是一个阴魂穿越……这个我们没有研究过,因为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遇见过鬼魂!”

莲儿叹了口气,说:“但愿你能成功,到时候我跟你回去,去见见我的心上人,我想和他解释清楚,我想让他知道,我最喜欢的人……其实是他,或许,他就不会再杀死我了!”

伊琳娜奇怪道:“他既然是你的心上人,为什么要杀你?”

莲儿哀怨地说:“嗨,我真的不想在提及往事,不过你是我回到过去的希望,我就和你说了吧。我娘家姓潘,我的闺名叫做金莲……”

此话一说,伊琳娜顿时一惊,问道:“你生在哪一年?”

莲儿不知道伊琳娜为什么有此一问,回答说:“姐姐我生于绍圣五年,戊寅年,属虎的。”

伊琳娜对中国的历史也是有过一锭研究的,掐指来算,说到:“那是宋哲宗赵煦的第二个年号,这么说,你是武大郎的老婆潘金莲?”

莲儿一惊,杏眼瞪得溜圆看着伊琳娜,问道:“妹妹,难道你认得我家官人大郎?”

“你还真的是?”伊琳娜可比她还惊讶,一回忆莲儿所说的话,更加符合自己所了解的历史,说到:“你说的杀你的人就是你的小叔武松吧?”

莲儿用手擦拭了一下眼睛,说:“就算二叔杀我,我也不恨他,谁让我做出那么低贱的事儿来!”

伊琳娜顿时兴趣就来了,过去一把扯住潘金莲,想要拉着她坐在一边详谈一下,但是却抓了个空,手在她的身上一掠而过,这才想起她说的自己是一个如同烟雾的阴魂。

伊琳娜说:“咱们坐下来慢慢说,反正漫漫长夜我也是无心睡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家喻户晓大名人,任何一个明星大腕都无法和你相比!”

“我……家喻户晓?为什么?”潘金莲奇怪地问。

伊琳娜说:“来来,我先说说我所知道的潘金莲。”她坐到了甲板的藤椅上,潘金莲柳腰一扭,身子轻飘飘跟过来,也坐在伊琳娜身边。

伊琳娜感觉到潘金莲带着一股冷风,赶紧往旁边让了让,说到:“我对你的了解都是来源于水浒传,我看过中国的四大名著,水浒传就是一帮强盗的故事,我本来不太喜欢,不过其中对你的描写那一段,我却很喜欢看。”

“我被写到书中了?”潘金莲大为惊奇,问道,“怎么写的我,我倒要看看后人是怎么看我的!”

伊琳娜是真的看过水浒传,想了一下水浒传原著中对潘金莲偷情的描写,还真的不好当着本人说出来。

原著描写使是这样的“且说西门庆自在房里,便斟酒来劝那妇人,却把袖子在卓上拂,把那双箸拂落在地下。也是缘法凑巧,那双箸正落在妇人脚边。西门庆连忙蹲身下去拾。只见那妇人尖尖的一双小脚儿,正在箸边。西门庆且不拾箸,便去那妇绣花鞋儿上捏一把。那妇人便笑将起来,说道:“官人休要罗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个要勾搭我?”西门庆便跪下道:“只是娘子作成小生。”那妇人便把西门庆搂将起来。当时两个就王婆房里,脱衣解带,共枕同欢。”

把潘金莲说得完全是一个荡妇相,伊琳娜说得比较婉转,不过把自己说知道的潘金莲的形象从头到尾的说了一遍,说过了以后,发现潘金莲又擦眼睛,不过鬼魂哪有眼泪可流,只不过是表达伤心的一个动作而已。

潘金莲说到:“你所说的,不过是对我的误解而已,虽然有一些事儿却是发生过,但是我有我的苦衷,事实并非完全如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