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章 作怪的荡妇/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呸!赶紧滚出小赵的身子!”伊琳娜过去就把她扯了起来,这时候下边的女警和屋里的博士都听见后舵的叫喊声,都顺着甲板走了过来。

伊琳娜只觉得眼前一晃,潘金莲的冷笑声渐渐远去,赵玉慧的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两个物理博士和两个女警同时赶到,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赤身**的男女,都是大为惊讶,看向伊琳娜。

伊琳娜对他们说:“我说这个世界上有鬼,你们信么?”

为了避免引起恐慌,梅萍没让大家声张闹鬼的事儿,只是告诉陈锋要加强防范,并且把已经虚脱的赵玉慧和小康送到卫生所治疗。

这样一夜过去了,在没有发生意外,白天也是平平安安,到了夜晚,伊琳娜今天没有熬夜,早早就睡下了,睡到半夜,忽然听到有人在哭,睁开眼,竟然是潘金莲,一身孝服坐在自己床头在哭泣。

伊琳娜问道:“你有什么脸来哭,人家小赵姑娘招你惹你了?你上了人家的身子也就算了,去找男人也就算了,和男人做那件事儿也就算了,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往死里弄人家呀?现在两个人不但肉体虚脱,精神上也饱受折磨,大家都说他们是一对奸夫**,国难当头,还贪图淫乐,他们俩以后怎么见人!你是不是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不要脸呀!”

潘金莲怒道:“住嘴,你不怕我也就算了,你掉进坟窟窿我把你带上来,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你骂我几句我不说什么也就算了,为什么骂人骂的这么难听!”

“难听么?”伊琳娜坐起来披上衣服,说,“再难听我也要骂你,你要是知道难听,以后就收敛一点,小心遭天谴!”

潘金莲说:“我今天听见大家说起来潘金莲,没有一个不骂的,我就心里很难过了,我死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这么多人恨我,我够伤心的了,我们多少也是共患难的人,算不上朋友,至少也算是相识一场,你居然骂人比谁都狠!”

伊琳娜说:“我骂的狠算什么,对你一点伤害都没有。我要是个法师我就收了你,让你永不得超生,免得你出来害人!”

潘金莲脸色一变,身子飘了起来,十指齐张,对着伊琳娜说:“你再说?你再说一句,我就上你的身,然后出去到那些男人堆里去脱光衣服,我看你还怎么教训人!”

伊琳娜心里害怕,但是嘴上不服,说到:“你来吧,你让我见不得人,我就跳海死了,到时候没有人来研制时空机,你永远回不了宋朝!”

潘金莲听了一愣,说:“你是说……你能带我回去……我能再见到武松?”

伊琳娜说:“如果我顺利研究出来时空机,我倒是可以考虑,不过你在这个院子这么捣乱,我就没有心思研究了!”

潘金莲冷笑道:“小丫头还挺聪明,是不是想用这个来威胁我?”

伊琳娜说:“我说的是实话,我不想惹你,单是绝对不能容忍你祸害人,所以请你自重。”

潘金莲说:“好吧,我答应你,我不在去找那些臭男人麻烦,但是如果男人来找我,就不是我的错了。我已经几百年没有尝过男人的滋味了,在地下那么多年,我真的很怀念那段日子,有时候想,哪怕是让武大那个三寸钉再来陪我一回我也知足了,现在我自由了,我和看得上眼的男人好,你总管不到我了吧?大不了我不强求他们!”

伊琳娜:“呸”了一声,“不要脸,这一回真面目暴露出来了吧?还说自己是清白的,你这种思想别说在最重视礼教的宋朝,就是在现在,也是为人所不齿!”

潘金莲起身向门外飘去,声音如同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不杀你,不是怕你,终究是你把我从地下放出来,但是你不要太过分了!”

伊琳娜见潘金莲走了,不知道会不会去害别人,冲着她的影子叫到:“彼此彼此,你也不要过分!”

潘金莲从伊琳娜的房间出来,在院子里游荡,她不现身,院子里哨兵根本看不到他,在谁的身边飘过,谁都感觉一股冷吹过而已。

潘金莲忽然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匆匆走向一艘大船,见他步伐稳健,身材魁梧,一看就很有男子气息,看到他不由想起了小叔子武松。潘金莲不知不觉就跟了过去,随着他上了那艘大船。

大船的一个房间门口,有一个站岗的女警,看见这个男人马上立正敬礼,说到:“陈局长好!”

来人正是陈锋,冲着女警点下头,问:“梅市长睡了么?”

女警说:“刚才还没有,还给我送了一件外衣让我披着了。”

陈锋点头:“嗯,加倍小心,昨天晚上的闹鬼事件闹得沸沸扬扬,都说是潘金莲那个贱妇的鬼魂来作怪,不过我们身为警察,一定要用正气挡住邪风,所谓邪不压正,只要行的端正,鬼魂邪物则不敢侵犯!”

“是,局长!”女警又打了个立正。

陈锋走过去敲门,忽然一阵阴风刮过,陈锋的手被女警拉住了,陈锋一愣,问道:“你要干什么?”

只见女警眼帘低垂,百般羞涩,说到:“陈局长,你威武神勇,是我心中的英雄,对你早有爱慕之心……”

“胡言乱语!”陈锋一抖手,甩开了女警的手,说:“我知道这段时间你们的思想压力都很重,不要胡思乱想了!”陈锋转过头又去敲门,表面上很生气的样子,但是心里想,我是不是真的那么英武呀?还别说,这个小女警长得也不错,舒敏死了好几个月了,她要是真的暗恋我,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门一开,女市长梅萍站在门口,虽然穿的很随便,但是掩饰不住过人的气质,灯下看美女,越看越心醉,被女警逗引的起了些少年心的陈锋一时出了神儿。

“有事儿么陈局?”梅萍问道。

陈锋这才回过神儿来,说:“哦,有件事儿我早就想和你商量一下。”

“这么晚?”梅萍的意思是现在都这么晚了,什么事儿这么重要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