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章 你还真的不怕羞/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见真的唬住了刘三刀,手一摆,说:“你先退下去,我和那个尹琳娜小姐研究一种超凡脱俗的本事,不想被人打扰,你们守住这里,即便是神龙使他们到来,也不要让他上来打扰我。”

“属下遵命!”刘三刀扣罢头就要下去,毛日天又叫住他,说:“天快亮了,去村子里弄些饭菜来,记得要给人家钱。”

柳小婵又答应一声,下船去了。

到了下边,小方迎住他,问道:“刘堂主,你确定你没有认错人,这人确实是教主?”

刘三刀说:“你没见到先前教主贴上胡子的时候,和平时就是一个人,我当时就想给他磕头了。但是神龙使者硬说他是个疯子,冒充教主是为了骗天蝎使者他们的。现在看来,教主就是在耍他们呢,因为他就算碰巧和教主长得相像,但是普天下恐怕再难找出一个会用‘天阳神剑决’的人了!”

这么一说,小方也是又多信了几分,不过依旧不敢全信,说:“他虽然长得和教主想像,但是年纪轻了不止十几岁,行动做派都有可以的地方。”

刘三刀说:“那你是不是想上去在确认一下呀?”

小方摇头,说:“那我哪敢呀,要是假的好办了,万一是真的呢,教主发怒,神龙使者都保不住我!”

刘三刀说:“这不就结了,我也是不敢不信,要不然这样,我在这伺候着,你回去和神龙使者汇报,就说这个毛先生自称就是教主,而且会用天阳神剑决,你看神龙使如何处理。不过我看神龙使者的伤势不轻,未必能亲自过来,那也好过不汇报他。,我先在这里稳住,是真的,我们没有得罪,是假的,我们也没放走不是么!”

小方打了刘三刀一拳,说:“刘堂主想的周到,刚才看你毕恭毕敬的样子,我还以为你完全相信他是教主了呢!”

刘三刀说:“世事难料,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教主练成了返老还童术,性情大变了呢!”

这边小方悄悄骑了马回山寨大营去了,船上的伊琳娜也正在纳闷呢,问毛日天:“你难道真的和他们的教主那么像?他们的教主会不会和你有血缘关系?”

毛日天说:“我又没见过,谁知道有没有血缘关系,不过他叫逆天行,姓逆,不姓毛。我宁愿他是我的祖先,也不愿意那个姓毛的小喽啰是我的祖先。”

伊琳娜说:“我们还是抓紧工作吧,我要把烧坏的机器修理一下,在船顶树立一根导线,如果有闪电雷击,就能引到磁电机这边来,虽然也许会有危险,但是也得试试,要不然也不知道你这个假教主能撑多久,要是被人识破了,上百人冲上来,还真的不好应付,就算你厉害可以脱身,这艘船我们带不走呀!”

毛日天点头:“那是,不过你连偷车都不会,怎么会修电机?”

伊琳娜说:“那还是两个概念,就好像会武功的人不一定非要杀人一样。”

毛日天说:“一点可比性都没有。”

俩人说笑几句,就开始研究这船舱中的那些电机了。

对于电机,毛日天更是一窍不通,帮助递个工具还可以,抽空往外看看在海边站的笔直的那些五毒教的教众。

毛日天看看这些纯铜制造的机器,问道:“伊琳娜,你真的确定这些东西就可以把我们带到另一个时空么?”

伊琳娜说:“这可得是科学技术加上机缘巧合,缺一不可,我现在说要做的,就是把机缘巧合变化成能必然,就能任意穿梭时空了。地球上的磁场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细微的变化,且和时间有着某种联系,即特定的时间有特定的磁场,而同时特定的时间又有特定的空间变化,在一个机缘巧合的闪电过后,改变成原来的磁场,空间也随之改变。我们上一次穿越时空,是和天空电闪雷鸣有关系,一定是打雷闪电激发了我的磁电机改变了时空,把我们抛进了时空隧道。你说的柳小婵也在船上,当时大家都处于失重的状态下了,说不定她在什么地方掉队了,不过我有信心把机器研制更加精密一些,到时候畅游时空,不怕找不到她!”

“希望如此。”毛日天说到,有些失落,知道伊琳娜这么说不过是在安慰自己而已。

到了天亮时候,刘三刀派人送上来好酒好菜,在这荒郊僻野短短的时间竟然找来了十几个菜,也是难为这位刘堂主了。

毛日天和伊琳娜吃完了饭,伊琳娜继续研究机器,毛日天在甲板上散步,那些岸边的教众一见他出来,就赶紧远远的对他施礼,表示敬意。

毛日天挥挥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然后在甲板上来回踱步。

看看远方天际一片乌云,也不知道有没有雨,如果有雨,又不知道会不会打雷闪电,有了打雷闪电,又不知道能不能在节骨眼上和磁电机连接在一起,使磁场再次发生改变。即使是时空改变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到达自己想要去的年代,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柳小婵!

他心烦意乱,也不进去,就是一个劲儿地在船甲板上走动。

忽然一阵疾风刮过,还真的掉了雨点下来,打在船板上“劈啪”作响。

毛日天没急着进屋避雨,在就甲板上仰望天空,想看看这场雨会不会带来电闪雷鸣。

伊琳娜在窗户里听见,惊喜地问:“是不是下雨了?”

毛日天点头,说:“是呀,不过没有打雷。”

“快进来吧,别淋湿了。”

毛日天已经湿透了,往船舱里边进,回头看看还在海边站立的那些教众,喊道:“刘三刀,找个地方让你的手下避避雨!”

刘三刀喊道:“为教主效力,死而无憾!”

“草,死心眼儿,懒得理你!”毛日天钻进了船舱里。

伊琳娜见毛日天的衣服都浇湿了,就说:“脱下来晾一晾吧,发电机那里很热,一会儿就干了。”

“脱光了么?”毛日天问。

“随便你!”伊琳娜也不回头,过了一会儿,听不见毛日天回答,回头一看,他还真全都脱了,不过用一块窗帘裹在腰上,用以遮羞。

“你还……真的不怕羞!”伊琳娜说完,她自己都感到有些害羞了。

毛日天笑道:“你又不是没见过,怕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