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5章 大户人家/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代裹脚的女子的脚为何如私处一样由其不能被人看到呢?这更是源于当时人们病态的审美需求,因为男子认为女子的脚要如“三寸金莲”才为最美,而女子最美的地方当然只有丈夫能看,被别的人看到一样都是极大的罪过。

缠足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陋习,即把女子的双脚用布帛缠裹起来,使其变成为又小又尖的“三寸金莲”。“三寸金莲”也一度成为中国古代女子审美的一个重要条件。

裹脚的做法是用一条狭长的布袋,将妇女的足踝紧紧缚住,从而使肌骨变态,脚形纤小屈曲,以符合当时的审美观。在缠足时代,绝大多数妇女大约从四、五岁起便开始裹脚,一直到成年之后,骨骼定型,方能将布带解开;也有终身缠裹,直到老死之日。

毛日天听伊琳娜说了裹脚的历史,心中气愤,用透视眼偷偷看看丁氏的小脚,见层层叠叠的裹脚布中,两个变了形状的脚丫弯曲着,和身体比例完全失调,难怪走路不稳。

伊琳娜拉着毛日天说:“你也不用太操心这件事儿,不仅仅是孙中山先生禁止裹脚,其实在清代已经有人管了。”

“是么,谁管的,这人一定很男人!”

伊琳娜笑道:“是很男人,都不是普通的人,可惜管的并没有多持久,你要知道,人的思想一旦根深蒂固,很难改变的!

清朝满族人是在马上得天下,满族妇女都崇尚大脚,不缠足。但清军入关后,汉族女性的“三寸金莲”却赢得大清满族妇女的青睐。清政府为了保护游猎民族人高脚大便于狩猎的特点,并从满族女性身心健康角度考虑,多次禁止旗人缠足。但屡禁不止,仍有许多旗女仿效不疲,缠足之风反而日盛,并有男人非小脚之妻不娶的风气,社会一时以大脚为耻。满族女子对小脚崇拜达到了狂热的程度,而且缠足风愈来愈烈。

朝廷也曾多次下令禁止。顺治皇帝就曾经下诏说,凡是当时所生女子,严禁缠足。康熙元年再次规定说,如查得元年之后所生女子缠足者,罪其父母,其父做官者交吏兵二部议处,平民则交刑部处置。情节严重者责四十大板,流放十年。后有人上奏说规定太严,清政府才免禁,民间妇女遂再度恢复缠足。

到了乾隆皇帝,又多次降旨严禁,乾隆的禁令只煞住满族女子的裹足之风,汉族民间女子依然裹足如故。康有为在《戒缠足会檄》中说,希望家乡人放弃缠足陋习,并下决心不给自己的女儿缠足。这一举措使康有为在家乡受到很大排挤。

顺治和康熙两度禁裹足,但终敌不过传统习惯,清人妇女逐渐被汉化,穿上瘦金莲。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后,发布命令通饬全国劝禁缠足。但有些妇女口头上赞成放足,暗地里却偷偷缠足。民国十多年的时候又发布放足布告。为解放妇女的小脚,专门成立了领导班子,对不放足的妇女进行惩罚。在这种管制下,女人才逐渐改变了思想,不去糟蹋自己身子。”

毛日天好像恍然大悟一样,问身边的丁氏:“姐姐,那你是愿意缠足,还是不愿意呢?”

丁氏低头不语,只顾走路,叮咚说:“我娘本来是不愿意的,但是又害怕爹爹不喜欢,所以就只有继续缠着了。”

丁氏回头对丁咚说:“小孩子不要多嘴,过来扶着我!”然后对丫鬟说:“小红,你去找管家大叔过来,给这位毛公子找一身衣裤来穿。”

伊琳娜说:“要是有女人的,给我也找一身来。”

丁咚回头看看伊琳娜身材,说:“你个子太高,穿我娘的肯定是要小,姐姐的估计你穿着能差不多,不过我姐姐也没有你高。”

毛日天惊到:“你还有姐姐,你姐姐多大了?”

“姐姐十七岁了。”丁咚说。

毛日天惊讶不已,回头看着丁氏,眼珠子瞪得和灯泡似的。

丁氏说到:“她姐姐是老爷表姐的女儿,四年前表姐一家人得瘟疫死了,幸好这孩子当时在我家走亲戚,得以幸免,那时候她才十三岁,今年这孩子又来探亲,老爷见她无依无靠的,就收留她住在了我家,已经有几个月了。”

毛日天长出一口气。说:“我说不能么,你就算结婚早,十岁也生不了孩子呀!”

他说话粗俗惯了,这话一说,不但丁氏脸红,就连小丫鬟都跟着脸红了。

丫鬟带着毛日天到了门房,让他在这里稍等,而伊琳娜跟着丁氏和叮咚进了里院。

毛日天围着那个红色大氅在门房里边来回溜达,转了好几圈以后,门开了,一个留着黑胡子的人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套衣裤和靴子。

后边那个丫鬟小红也跟了进来,对毛日天说:“公子,这位是我们丁府的大管家,他给你送衣服来了。”

管家对着毛日天点头行礼,说:“小人丁刚,公子有什么需求只管吩咐。”

毛日天问:“我想见你们老爷,是不是换好衣服就可以去见了?”

丁刚说:“这个我得进去问一声,您先换着。”

丫鬟一看毛日天要换衣服了,就转身出去了,在门口带上了门。

毛日天把大氅往开一抖,吓了丁刚一跳:“唉呀妈呀!”

毛日天说:“大惊小怪什么,没见过这么大的么?”

丁刚说:“小人是没见过这么穿戴的,你里边啥也没有呀?”

毛日天说:“现在流行。”然后赶紧抓起衣裤穿上了,依旧是只有外衣裤,没有内衣裤。

又穿上了靴子,来回走走,还真的挺合适,看来丫鬟挺机灵,看得出自己的号码。

丁刚拿起毛日天摘下来的大氅要往外走,毛日天说:“拿去哪里?”

丁刚看着那件女式大氅问:“还要么?”

“当然要了,我毛日天是受人点水恩,当以涌泉相报的。这个大氅是一位素不相识的姑娘送给我的,我必须要亲手还给她,再说一声谢谢的!”

这时候又一个丫鬟走进来,对丁刚说:“大管家,老爷要请这位毛公子过去喝茶。”

丁刚赶紧答应:“好的,我们马上就过去。”

毛日天跟着丁刚往出走,见庭院里不时有来来往往的仆妇奴婢在忙活着,不由问道:“你们这个丁府里边有多少女佣呀?”

丁刚说:“老婆子十几个,倒是小丫头多一些,应该有二十多个吧,算上新来了春梅,一共得有四十一个下人,不算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