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7章 夫妻夜话/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琳娜埋怨说:“你直接跳出去就好了,说不定会看得见,你扔我的鞋干嘛呀?”

毛日天笑道:“我低估她了,以为一鞋底子能把她打下来。”

伊琳娜说:“能会是谁,会不会是这个院子中的人。”

毛日天说:“要是男人我就猜得到了,这院里就两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丁刚管家和丁老爷,不过要是女人的话就猜不到是谁了,四十多人呢,反正是谁也不会是丁夫人,她是小脚,走路都费劲,绝对不会飞檐走壁的!”

伊琳娜说:“睡吧,我们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什么事儿和我们都没有关系,只要能找到游艇,赶紧离开这里就行了。”

毛日天点头:“你睡吧,我回我房间。”

伊琳娜欲言又止,本来想留毛日天和自己在一起的,但是没好意思,虽然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了,不过毕竟毛日天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这样留人家,会被毛日天认为低贱看不起的。

毛日天回到自己房里,坐在那睡不着,心说,不管你是谁,既然你能过来偷看我,那我也得出去转一圈,能看到啥,就看点啥!

毛日天想好了,浑身上下整理一下,吹吸了蜡烛,就悄悄出门了。

他再次飞身上房顶,四下观看。

这清代的大房子和现在的瓦房不一样,青砖碧瓦,比较高大,毛日天虽然有龙珠的仙气,但是房子太高,也不能纵身就上房顶,需要跳起来用手抓住屋檐,再飞身上去。想一想刚才的女人居然有这个本事,真的是难得。忽然,毛日天想起柳小婵来了,该不会是这个丫头吧?幸亏自己和伊琳娜没有做过格的事儿!

不过随即就否了,要是柳小婵不可能不见自己,而且回忆那个声音也不像是柳小婵发出来的声音。

他纵目四外看了一下,然后顺着房顶往有灯的地方走。

遇到不连脊的房屋,轻轻一跳就过去了。

连过了几趟房子,看见这个院子里有灯光,就跳了下去,到了窗户下,偷偷一听,竟然有“啪啪”声。

毛日天是过来人,一听这个声音就知道是男女在干那件事,不由心说,这里一定是老爷的卧室了,这回儿和丁夫人正在亲热呢,哎,君子人非礼勿视!

转身想走,但是一想,自己也不是君子呀!再说想起丁夫人千娇百媚的相貌,心说,不知道这小娘们儿做起那件事儿来还害不害羞!

毛日天回到窗户下,他不用捅破窗纸,直接用透视眼就看了进去,往里一看,不由皱眉,原来不是老爷夫人,是丁刚那个管家,身下压着一个肥婆,正在运动!

毛日天看看那个肥婆,初步估计至少一百八十多斤,身上的肉皮都打褶子了,丁刚每动一下,她浑身白肉就扇动一下,床铺就哀嚎一声。

这种场景毛日天是看不进去的,怕以后留下心理阴影。于是毛日天转身要走,刚要走,就听丁刚牛吼一声,接着“噗通”一声。

啥意思,听这动静是结束了,不过咋还“扑通”一声呢,床塌了?

毛日天回头又来看,只见丁刚在地上坐着呢,一脸的羞愧,肥婆在床上坐着,说到:“我一脚踹死你得了,每次人家刚一来劲儿你就完事儿了!就这样的,还总是打丁夫人的主意呢!”

丁刚委屈滴说:“谁打丁夫人主意了!”

肥婆说:“别狡辩,我是女人,和你夫妻十几年了,还不了解你么,每次见到丁夫人你不上上下下的偷着瞄。”

丁刚说:“你别诬赖我,那是主人,我能正眼盯着人家么!”

“那就非得看!”

“就看了,咋地,谁让人家比你好看了!”

“哎呀,你个混账王八蛋,看我不打死你!”肥婆说着就要下地,毛日天忍不住笑,心说这咋还亲热一下还打起来了,这也算是少见了。

肥婆没等下地呢,丁刚赶紧爬起来了,过去抱住肥婆的脖子说:“好老婆,你别生气,等老家伙一命呜呼了,我把丁夫人赶出去,再不用看她了。””

“你能舍得么?”肥婆气呼呼地说。

丁刚说:“咱们的阴阳缩身散已经很有效果了,估计这个老家伙没有多久命了,丁夫人越是漂亮,他就越是忍不住,他每和夫人同房一次,就会缩小一点,而他自己还不知道为什么个子越来越小,早晚缩死他,官府还查不出来他是怎么死的,到时侯丁家的产业,还不都是我们的!”

这句话一下子勾起了毛日天的兴趣,感情这个家伙是个卧在丁家的蛀虫,等着谋财害命呢,这个可是不能不管,自己说过要帮丁夫人做点事儿来报答她家,现在看来机会来了。但是这么贸然抓了大管家,他一否认,人家是一家人,自己来路不明,肯定会说自己诬赖,还是忍一下,听个明白再说!

只听丁刚说:“本来这件事儿做的天衣无缝的,老爷死了,夫人没有注意没有见识,一切都得听我的,小姐是个孩子,但是突然来了一个吕大小姐,我看这个丫头可不是等闲之辈,要是她横插一杠子,这件事儿成不成还真的说不准了。”

肥婆说:“那我不管,总之我是想当这个院子的女主人,你别做对不起我的事儿,我侄子可不是好惹的!”

丁刚骂道:“卧草,整天那你侄子压着我,不就是我当年那点事儿你侄子放我一马么,都这么多年了,他还能翻案呀?”

肥婆说:“就看想不想翻案,为了不值几两银子的那么点家产,下砒霜谋杀自己亲嫂子,这可不是小事儿,虽然你当时买通了仵作,没有查验出来,但是你嫂子地下有知都得来找你算账。”

丁刚不耐烦地说:“行了,我侄子还是你推下海的呢,别胡说了,小心隔墙有耳,那件事儿你也有份,还拿来要挟我,你这不是小人么?”

“彼此彼此!”肥婆抖着大胸脯子笑了几声,反转身子躺下了,说:“妈的,老娘还没过瘾了,你就不行了,这院子要是再有个男人,我就给你戴个绿帽子。”

丁刚说:“那你快去,我巴不得呢。你最好找丁老爷去,还能加快他变小。”

肥婆说:“你以为我不想呀,可惜我上次抛了好几个媚眼,老丁像没看见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