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章 隔门有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刚也觉得奇怪,明明看着肥婆撞过去,人影呼的一声就不见了,瞪眼没看着是怎么没的。这一下丁刚更加害怕了,问肥婆:“人呢?”

肥婆骂道:“滚你妈的,你推我干嘛?”

丁钢说:“你的体重不是比我大么,撞击起来也比我有力气!”

肥婆回过头来往屋里走,忽然惊叫着,指着丁刚身后:“他在你身后呢!”

丁刚一听,吓得一个高就窜到肥婆怀里去了,回头一看,身后一个无头的黑影,在半空漂浮着,双脚离地至少二尺,飘飘摇摇就奔着他们两口子来了。

只听肥婆“嘎”的一声,眼睛一翻,就趴在地上了。丁刚比她胆子大一些,没昏过去,但是被她二百来斤的体重一下子压下来,顿时也“嘎”的一声没气儿了。

第二天早上这两口子才缓过这口气,醒过来相互一看,吓得又都惊叫起来,两个人脑门上都用鲜血写着一个大大的“死”字,再看两个人的手指头都缺了一个,写字的血迹都是他们自己的,这时候才感觉出疼来。

毛日天吓晕了这两口子,本来想一脚一个踩死算了,但是想到了伊琳娜的话,这个世界不属于自己的,自己就是个过客,尽量不要改变什么,于是就把他俩的手指断下来,写了“死”字,以示警戒,希望他们能改过自新,不再害人。

毛日天未定心神,找好了方向,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点燃了灯火,却看见伊琳娜趴在自己这屋的桌子上睡着了,知道她一定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过来这屋等着自己来了。

毛日天把自己的床上的毯子拿下来给尹琳娜披在背上,用手轻轻抚摸了两下她的金发,叹道:“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是我给不了你什么,我亏欠的人太多了!”

尹琳娜睡觉很轻,听到声音,眼睛一眨,醒了,见毛日天回来了,很是高兴,赶紧问长问短。

毛日天笑道:“刚才有人爬咱们窗户,被我打了一鞋底子,然后我去爬别人窗户,差点被人用这个射瞎了眼睛。”说着,把银簪子拿了出来。

尹琳娜说:“这是女人的,你去偷看女人了?”

“没有的事儿,我是为了我们的安全起见!”于是把偷听管家两口子说话,丁家的表小姐装鬼吓人,自己跟踪她,被她发现了,又回来吓唬了丁家大管家的事儿说了,只是隐去了丁刚两口子“”啪啪”和表小姐换衣服光着膀子的过程。

尹琳娜惊叹道:“想不到丁老爷身材矮小,竟然是被身边的人害的。这对夫妻太坏了。”又问毛日天,“那你能治疗的了丁老爷中的毒么?”

毛日天说:“我看丁家还是对我们有很大戒心的,我看得出丁老爷和丁夫人都是好人,如果信得着我,我一定尽我所能,帮丁老爷清除毒素,再帮丁夫人把脚骨舒展开。”

伊琳娜说:“丁夫人我看还是算了,人家丁老爷以小脚为美,你把人家的脚丫给弄大了,岂不是等于给人毁容了!”

“这么严重,那还是算了。”

伊琳娜见毛日天安然无恙回来了,自己也困得厉害,就说:“先睡觉吧,明天还得催催丁老爷帮着我们找游艇呢。”

“好的,”毛日天见伊琳娜站起来往外走,随口说道,“住这里吧?”

伊琳娜真的站住了,嘴角含笑回头问:“你说的是真的?”

毛日天一下尴尬了,说:“开玩笑的!”

伊琳娜呵呵一声,转身出去了。

毛日天打了自己一个小嘴巴,骂道:“嘴咋这么欠呢,总是和女人开玩笑,早晚死在这张嘴上!”

第二天一早,仆人送过点心热水,毛日天匆匆吃了一口,洗了一把脸,就奔丁老爷的院子。

伊琳娜本来想要跟着,但是过来的时候毛日天已经自己走了。

毛日天脚步匆匆,按着女仆的指点,片刻来到了丁老爷的房门外。

刚要敲门,里边的丁氏叹息了一声,说:“老爷,你还好吧,我看你又憔悴了,我说昨晚不要干了你不听,你每次在我身上下来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接连几天打不起精神,我看着心疼呀!”

丁老爷说:“你年纪小,有这个需求,我如果不能满足你,怎么配做你的丈夫。”

丁氏夫人说:“老爷,我和你在一起就知足了,真的不用你来抚慰我,只要能在你身边就好,我真的害怕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说着,丁氏夫人抽泣起来。

毛日天本来伸出去的手停住了,心说,这个时候敲门不太合适。

丁老爷说:“别难过,我的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即便好不起来,至少也不是什么要命的病。我会努力活好自己,尽量陪你时间久一些。”

丁氏说:“老爷,昨天我带回来的那一对年轻人曾经说过会看病,要不然我们让他给看看?”

丁老爷说:“不要相信陌生人,他们明显是跑江湖的,不可多接近。”

“那你还答应帮助他们?”

丁老爷说:“帮人终究是好事,我一辈子积德行善,能帮人的地方尽量来帮,即便没有好报,至少也不会有恶报的。”

这时候毛日天听见院子外边脚步匆匆,又有人来了,他没有敲门,而是一闪身,躲在了门斗柱子后边。

来人匆匆走进来,停在门口,刚要伸手敲门,听见里边说话,手就停住了。

毛日天在柱子后边伸头一看,来的人竟然是管家丁刚,于是就更不想出去了,想看看这个管家来干什么,是不是昨晚吓坏了,来和老爷夫人辞职不干了!

但是丁刚没有敲门,而是侧耳倾听屋里说话。毛日天不由暗骂“小人!”但是一想刚才自己也在偷听,不知道算不算是小人。又一想,丁刚偷听是专门做坏事,而自己是想要帮助丁老爷他们,所以才偷听的,性质不同,自己顶多算是不够光明磊落,不能算是小人!

这时候屋里的丁氏夫人又说话了,问丁老爷:“老爷,你说表小姐在这里住,会不会牵连到我们?我倒不是不想帮她,只是……丁咚还是个个孩子,要是牵扯进来,岂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