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1章 揭露毒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老爷和丁夫人两人在房中说话,不知道门外站着一个丁管家,丁管家偷听老爷夫人说话,却不知道自己身后柱子后还站着一个人,在和自己一起偷听呢。

丁夫人说到了表小姐,毛日天和丁刚都尤其关心,都竖起耳朵来听。

丁老爷说:“四娘身世够苦的了,我们素不相识的人都帮助,难道看着自己外甥女有难不来管么?”

丁氏夫人说:“不是不管,出金子拿银子都可以,但是留在家里,万一被人知道她就是逆臣吕留良的孙女,你我掉脑袋不说,就怕丁咚这孩子……”

丁老爷“嘘”了一声,说:“住嘴,防备隔墙有耳!”接着就响起脚步声,丁老爷往门口走过来。

毛日天一听,知道丁老爷是想看看门口有人没有,但是这时候要是转身走的话,大白天的,丁刚稍微回一下头就能看见自己,而且丁刚现在已经开始左顾右盼想要躲起来了。

毛日天叫了一声“时间停止”跳过去对着丁刚的后脑勺就是一拳,然后撒腿就跑,三秒一过,虽然毛日天还没有出院子,不过丁刚已经倒在门口晕过去了。

毛日天出了院子,正想待一会儿,然后假装才过来,再进院子,忽然听到过道那边有丫鬟说话:“表小姐,这么早,来见老爷夫人呀?”

一个娇柔声音,犹如燕语莺啼一般响起,就是昨晚装鬼的那个夜行姑娘:“我来给舅舅,舅母请安来了,小红你忙你的去吧。”

丫鬟答应一声,没有跟过来,毛日天赶紧隐身在假山后边,眼看着一身淡绿衣服的表小姐迈着碎步走了过去,进了丁老爷的院子。

毛日天打了自己一下,暗骂:你躲什么呀,和她打个招呼不就得了,她又不知道昨晚偷看她的就是你!

毛日天在门口趴着往里看看,只见丁老爷正在骂丁刚呢,别看丁老爷个子小,骂起人来还挺威严的:“你怎么在这里?一点规矩都不懂,进来不是要小红通报的么?”

丁刚揉着后脑勺站起来,说:“我进来的时候没见到小红在门口呀,可能去茅厕了。”

“那你躺在地上干嘛?”

“我也不知道,我刚到门口,忽然后脑勺就嗡的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一样,眼前一黑我就躺下了!”

丁夫人说:“那你没事儿吧,突然头晕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找个郎中看看吧?”

丁刚点头:“谢谢夫人关心,小人知道了。”

丁老爷说:“一大早你来干嘛?”

丁刚说:“老爷,我住的那个院子有些不干净,我想换个院子来住。”

“胡说八道,我们丁府上上下下都很干净,那里有不干净的地方?”丁老爷横眉立目,抬着头看着丁刚,丁刚挺大个个子,却不得不在身材矮小的丁老爷面前卑躬屈膝的。

丁刚说:“我和内子昨晚都做同样的梦,都梦见闹鬼,清早醒来都睡在地上,头上写了个死字,老爷你看我的手指,内子的手指也是一样缺了一根!”

丁刚举起来被毛日天割断一根手指的那只手,丁老爷一看也是吃惊,问道:“你是不是得罪人了,惹得人家找上门来了?”

丁刚说:“小人平时做人谨遵老爷教诲,不敢得罪别人,我看就是那个院子有问题吗,反正我们家的院子多,就允许小的换一个来住吧。”

已经走到跟前的表小姐轻声说:“丁管家,既然你说丁家有不干净的地方,那你完全可以搬出去住呀!”

丁刚回头看看表小姐,赶紧低头见礼,说:“小人还得伺候老爷夫人,哪敢离开丁家呀!”

表小姐一笑,说:“人的心里没有鬼,走到哪里都坦荡,心里若有鬼,即便是换了地方,恐怕也不得安心!”

丁刚不敢顶嘴,低着头不说话。

丁老爷一挥手说:“去吧,换院子住这样的小事不用和我说,你不住到我们夫妻俩的院子来就可以了!”

丁刚赶紧道谢,倒退着走出几步,然后才转身,走出院子,刚一出门,忽然后脑勺上又挨了一下,疼的他蹲在地上缓了半天,回头看看,身后空无一人,吓得站起来就跑。

躲在假山石后边的毛日天暗笑,看你小子还敢不敢来了!

毛日天再伸头看看院子里,丁老爷两口子和表小姐已经进屋了,于是又悄悄溜了进去。

到了门口,毛日天用透视眼看看里边,只见老爷夫人都坐在大椅子上边,表小姐再给他俩沏茶呢。

丁老爷问:“四娘,这么早过来敬茶,有什么事儿么?”

表小姐说:“舅舅,我昨天在院里放风筝,风筝掉进了一个院子,我就爬墙过去拿,结果无意中听到了丁管家和他妻子的谈话。”

毛日天心说,这丫头怪能撒谎的,明明是去偷窥我,然后顺便听到了丁管家两口子的密谋,这时候却说自己取风筝听到的。

丁老爷有些不悦,说:“四娘,你一个女孩儿家,爬墙已经是很失态了,怎么还偷听人家说话?”

表小姐说:“舅舅,我原本是无意偷听的,但是只听了一句,就忍不住多听了几句。”

“胡闹!”丁老爷一拍桌子。丁夫人扯了扯丁老爷的袖子,说:“你让四娘说完了!”

表小姐不疾不徐,燕语莺声,说到:“我听见丁管家和他的老婆说,他曾经给他亲嫂子下毒,毒杀了他的嫂子,侵吞了他嫂子的家产。”

丁老爷说:“不得胡说,丁刚的嫂子是死于疾病,县衙的仵作已经检验过了,我当时也在场,丁刚哭的很伤心,根本不是伪装的,再说他嫂嫂的家产不过是几间民房,何须谋财害命!”

表小姐见丁老爷不相信自己的话,也不急躁,说:“还有一事,他提到了一种毒药,叫做阴阳缩身散,不知道舅舅听说过没有?”

丁老爷摇头:“听着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怎么回事?”

表小姐说:“舅舅你已经中了这种毒了,却还在替给你下毒的人辩解。”

丁老爷听了,“腾”地站了起来,不过比他坐着的时候更矮了一些,仰着脸看看表小姐,问道:“你是说丁刚给我下毒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