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3章 轻薄美女/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家表小姐一脚踩碎了红木桌子,把丁家两口子都震住了,丁老爷拉着外甥女的手,说:“四娘呀,你这样我更不能让你出去住了,这要是遇上个泼皮什么的,你一脚过去把人家头就踢碎了,到时候还不是要摊官司!”

表小姐笑道:“舅舅,我是不会随便和人动手的,你放心吧,我虽然出去住,但是丁家有什么事儿,只要招呼一声,我立马就到。”

丁氏夫人说:“要不这样吧,我给您多带些银两,你就去找个店铺住下,终究有人伺候着不是么!”

表小姐说:“不用,土地庙那里距离城区也不远,我可以回城里吃饭。至于银两,我手里还有很多,不用舅舅和舅母操心了。”

毛日天听到这儿,知道一会儿这个女孩就得出来,自己也别躲躲藏藏的了,于是伸手敲门,说到:“丁老爷在么,再下毛日天拜见!”

屋里的丁老爷惊到:“怎么到了门口都不知道,守门的小红哪里去了?”

丁氏夫人说:“死丫头一定是偷懒去了,回头看我不收拾她!”

表小姐说:“既然人家都到了门口了,就让人家进来吧!”

丁老爷说:“那你去里屋回避一下,女孩子不要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

表小姐笑道:“舅舅你就不要这么古板了,待会我还要出去自己住呢,见个生人怕什么,正好我也想见见他!”

这时候毛日天已经推门走了进来,对着丁老爷施了一个礼,说:“丁员外,在下求你办的事儿,还得麻烦员外抓紧时间呀!”

丁老爷点头:“放心吧小伙子,只要能求到我丁某的头上,我丁某既然能答应,就一定尽力去办!”

表小姐看着毛日天,忽然问道:“毛先生,昨晚你去哪了?”

毛日天回头看着她,笑着说:“我昨晚抓老鼠来着,有一只大老鼠居然去爬我的窗子,被我用鞋打了一下,出来追时候不知道钻到那个粪坑去了,没有抓到。”

丁氏夫人听了惊到:“怪不得管家说院子里不太干净,怎么会有老鼠出没?待会一定叫进来几个男丁,好好清理一下。”

表小姐知道毛日天含沙射影,说的是她,就说:“是呀,我昨晚也看见一只老鼠,被我用银簪子刺了一下就跑了,估计也是跑到粪坑里去了。”

丁老爷说:“哪来的这么多老鼠,还都爬窗户!”

毛日天笑道:“是呀,我的窗户上是一只母老鼠,也跑到粪坑里去了,估计和爬小姐窗户的老鼠是一家的,在粪坑里过上日子了吧!”

表小姐被毛日天占了便宜,哼了一声,不再言语。

毛日天看看莫名其妙的丁老爷,说:“丁员外,再下从小学过中医,看你印堂发黑,有中毒的迹象,能不能让在下帮你把把脉?”

丁老爷一听,说:“你真的看得出我是中毒?”

毛日天说:“如果没看错的话,你中的毒还不是普通的毒,它是一种慢性毒药,会慢慢侵害你的身体,直至最后皮肤骨骼都萎缩得不成人样,耗尽精血而死!”

丁老爷脸上有些变色,说:“既然你说的这么肯定,那你到给我看看,还有得救没有?”说着,伸出手来,让毛日天把脉。

表小姐在一边,偷偷凑到毛日天的脑后耳边,低声说:“小子,是不是刚才偷听我们说话了?”

“什么?”毛日天故意没听清,快速一回头,嘴唇在表小姐脸上一碰,还装的很意外,说,“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表小姐脸一红,如同桃花粉面,用手擦了一下毛日天的口水,说:“毛手毛脚,看你也不像是个有本事的人!”

毛日天说:“对了,这位小姐是哪位?”

丁夫人说:“她是我昨天就和你说起的老爷的外甥女,小名叫做四娘。”

毛日天点头,说:“我看你到很眼熟,你昨天去过码头的集市没有?”

“没有。”表小姐肯定地摇了摇头。

毛日天说:“有人送我一件大氅,我很想当面还给她,所以我就好好地熟悉了一下大氅上的味道,和姑娘你身上的味道很相似呀!”

“胡说八道。”表小姐吓得赶紧退后一步。

丁老爷举着胳膊问毛日天:“你到底给不给我把脉了?”

“好好,马上。”毛日天伸手搭在丁老爷的手脖子上,眼睛却依然看着表小姐,说:“疏星淡月秋千院,愁云恨雨芙蓉面。”

丁老爷问:“什么意思,是脉象么?”

表小姐怒道:“胡说八道什么,会不会看病。”回头对丁老爷说,“舅舅,我先走了,一会让小红帮我收拾一下,我过两天回来看你!”

毛日天说:“别走呀,我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还要问你呢!”

表小姐走了回来,对毛日天低声说:“小子,别搞花样,要是在丁府有什么不轨行为,我随时会……”

他还没说完,毛日天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说:“小姐好像有妄想症,看谁都是坏人,让我来给你把把脉。”

表小姐一抖手就把毛日天的手抖落了,怒道:“再无礼我可要不客气了!”

毛日天一笑,说:“我只是实话实说。”

丁夫人说:“是呀,四娘你是不是真的看谁都像是坏人呀?”

表小姐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毛日天说:“你的手臂很软,注意不要做太多的运动,连出腱子肉就不美了!”

表小姐知道在舅舅和舅母跟前没有办法和他斗嘴,也不搭理他,转身就出去了。

毛日天这回才静下心来帮助丁老爷号脉。

过了一会儿,毛日天说:“丁老爷你地脉象虚弱,时缓时急,的确是有会中毒的症状。”

“那能治得了么?只要能治,多少银两都没有关系。”丁老爷问到。

毛日天说:“我可以试试,你帮了我的忙,我给你治病应该的,不要再提钱不钱的。”

“怎么来治?”丁老爷未必能倒。

毛日天对丁氏夫人说:“你去把门窗关好,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然后对丁老爷说,“你把全身衣服脱下来,我来帮你按摩疏通筋骨,排除毒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