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4章 劫财还是劫色/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丁氏检查了一遍门窗回来,只见丁老爷已经脱的赤条条的了,丁氏不由脸上一烧,说:“我回避一下。”说着就要去里屋。

毛日天说:“你别走。”

“啊,我留下来,不方便吧!”虽然是丁老爷脱了衣服,但是自己是个女人,在毛日天面前看着丈夫啥也没穿,也是难为情的。

毛日天说:“我还说不上能留下几天,也许明天就得走呢,丁老爷这个病是个慢性病,不可能治疗一两次就马上恢复过来,所以我要交给你如何按摩,以后你经常照做,一定有好处的。”

“哦,是这样呀。”这么一说,丁氏夫人就不走了,站在毛日天身边来看。

丁老爷就那么张开手脚躺在大椅子上边,毛日天从他头顶百会穴开始往下按摩,灵气到处,他身体中的一些阴阳缩身散的毒素纷纷随着汗液流了出来。

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毛日天的灵气走了两遍,然后对丁氏说:“你来再做一遍,就照着我的按摩方式。我用的气功,你用的就是你们夫妻间的感情了!”

丁氏不明白毛日天的话,但是为了给丁老爷治病,也只有听他的了,从丁老爷的头顶开始按下去,一直按到中间的时候,丁老爷某处居然有了变化,把丁氏羞得面红耳赤,低声说:“老爷,忍着点,有人看着呢!”

丁老爷也很尴尬,说:“我知道,但是经你手一摸,我就有些身不由己了。”

毛日天说:“不要紧,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的毛病就是从这上来的,所以还要从这个上边治疗。以前你中毒颇深,每同房一次,你就会缩小一些,今天我把你身体的经脉逆转,毒素逆行,所以你以后每同房一次,就会长高一些!待会我再开一副汤药给你配合治疗,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恢复以前的身形了。”

“真的假的呀?”丁老爷一高兴,差点当着毛日天的面就要把丁氏按倒。

毛日天说:“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三五天就能见到成效!”

丁氏始终脸上的红霞下不去,这么治病太羞人了。

毛日天说:“丁员外治病之余,千万不要忘了打发人去帮小的找船呀!”

丁老爷连连点头,说:“绝对不会,我一定尽我所能!”

“那我就先告退了!”毛日天说完,倒退出门。

其实丁老爷中的毒虽然奇特,但是并不是什么厉害的毒药,毛日天用灵气梳理一下,再配合驱毒的中药,过一段自然会好起来,至于说每次同房以后就会大一些,实际就是在逗丁夫人,毛日天就喜欢看这个羞羞女脸红的样子。

毛日天一出门,就听见丁老爷说:“夫人,快去把门插好,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变大了!”

丁夫人扭捏说:“老爷,你已经变大了!”

毛日天听着都不由心中一动,想到丁夫人娇媚的小模样,真的很想在门外看一会儿,但是这样做太不道德了,最关键的是不安全,大白天的,被谁看见喊一嗓子,自己就没有脸在丁家呆了。

这时候丁夫人果然过来插门了,先是打开门看了一眼,见毛日天已经走出几步了,就要关门,毛日天回头看她一笑,这一笑,带了几分痞子气,充满了轻薄,笑得丁夫人瞬间面红耳赤,赶紧关门,关上以后又在门缝看着,直到毛日天走出院子,她才插了门回房,丁老爷早就站在椅子上等着她了……

毛日天刚一出院子,从假山石后边跳出一个人来,拦住去路,毛日天一看笑了,原来是的表小姐。

毛日天笑道:“干嘛?劫财还是劫色?”

“少贫嘴,我来问你,你刚才是不是趴窗户听我们说话了?”表小姐一脸的严肃,一双杏眼含怒,神态中,颇有几分柳小婵生气时候的样子。

表小姐看毛日天呆呆看着自己不说话,一脸的痴迷相,不由更是生气,一巴掌打过来,怒道:“问你话,傻了么?”

“啪”这一巴掌实实在在打在了毛日天的脸上,毛日天竟然没有躲,脸上顿时出现了几个纤细的手指印记。

表小姐一愣,她这一巴掌打得并不快,只是想提醒毛日天说话,随便一个正常人都躲得过去,但是毛日天偏偏不正常,就是没有躲,实实在在用脸接受了这一巴掌。

表小姐被他的傻样逗得“噗嗤”一笑,说:“你很抗打么?再不躲,打掉你的牙齿!”说着,又伸手打过来,但是毛日天还是没有躲,表小姐也没有真的打下来,手掌在他面前一闪而过问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不说话也不躲!”

毛日天一笑,说:“我就知道你舍不得再打。”

“我呸,要脸不要,贱皮子么,非要挨打!本小姐的手不是谁都打的!”表小姐看着毛日天一脸深情的样子,不由的莫名其妙的脸红了一小下。

要知道表小姐乃是女中须眉,可不是像丁氏夫人那样的大家闺秀爱脸红,但是面对毛日天,竟然莫名其妙的脸红,自己都感觉反常了,赶紧退后一步,说:“你别装傻充楞,快说,你什么来路?你要是过路的,那就算了。你要是来找我麻烦的,我可以告诉你,我随时奉陪,不过不要去找我舅舅的麻烦!”

毛日天笑道:“我自己够麻烦的了,谁的麻烦我都不想找。我看你是误会了!”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只银簪子,递了过去,说:“这个还你!”

“昨晚真的是你?那你是不是看到我换……”说到这,表小姐的脸彻彻底底地红了,没好意思问下去。

毛日天说:“我昨晚因为被你趴窗子吓到了,就出来追,看到你吓唬丁刚两口子,就跟着你,害怕你是坏人,后来追你到后花园,就找不到你了,找了一大圈,看到楼上有灯光,就上去看了一下,结果刚爬上去,就被你一簪子射过来,要不是我躲得快,恐怕就变独眼龙了。”

“这么说你是刚上去就被我发现了是么?”表小姐不放心地问。

“是呀,再说你在屋里干什么我也看不见,你的窗纸又不是透明的,我可没有像你一样,用手指头抠破窗纸来偷窥。”毛日天可不敢承认自己有透视眼,表小姐的两个小宝贝看的一清二楚,真害怕这样说了这个小姐的大腿又抬过脑袋,一脚劈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