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5章 讲野史/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表小姐看看毛日天手里的簪子,说:“你碰过的东西我不要了,你记着,最好是尽快离开丁家,不要做对丁家不利的事儿,要不然,丁老爷宅心仁厚,我姓吕的可是杀人不眨眼!”说着,一双杏眼一瞪,露出寒光!

毛日天说:“你的眼神好凌厉,不过你越是发怒,我就越是想看,知道为什么么?”

表小姐见毛日天不害怕自己,就收了凶相,说:“谁管你为什么,总之你要好自为之!”说完,回身就要走。

毛日天说:“你一生气很像我一个朋友,我们失散了,我很想她!”

表小姐回头瞪了毛日天一眼,说:“少来这套,太老套了!”

毛日天说:“我说的是实话,她叫柳小婵,和你有六七分相像的地方,就连脾气都挺像!”

表小姐认定他在胡说,不再搭理他,转身就走。毛日天又拿着银簪子叫到:“这个簪子你真的不要啦?”

表小姐说:“再说一遍,你碰过的我不要了!”

毛日天说:“你的脸我刚才用嘴碰过了,你的胳膊我用手抓过了,你都不要了么,不要留给我!”

表小姐大怒,回身就奔毛日天过来了,毛日天撒腿就跑,围着假山转圈。

表小姐只是追了一圈,又不是真的要打毛日天,见他跑了,就回身走了。

毛日天看着她窈窕的背影问道:“不再玩一会啦?”

这一次表小姐真的走远了,毛日天茫然若失,看着蓝天白云,喃喃道:“小婵,你在哪呀!”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伊琳娜还在,他就和伊琳娜说起了刚才的事儿,并且提到了表小姐。

伊琳娜听了一惊,说到:“你说的这个女孩儿是吕留良的孙女,叫四娘,那岂不是刺杀雍正皇帝的吕四娘!看来她现在还没有成功呢,雍正还在执政。”

毛日天恍然大悟:“你看看,我说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感觉耳熟,原来是她,我在武侠小说中看过她的事迹,不过刚才看她长得太像柳小婵,就以为她是柳小婵的哪位祖奶奶,没往别处想!”

伊琳娜笑道:“你呀,几天不见柳小婵就想的不行了是吧?别忙,只要能找到游艇,我一定会研究出来控制时间的,到时候把你送到柳小婵三岁的时候,让你和她从小就培养感情!”

“这个可不行!”毛日天摇头说,“我本来就比她大,你这样我俩还能在一起了么!”

伊琳娜说:“那就把你送到柳小婵三十岁的时候,让你提前感受一下她徐娘半老的样子!”

“拉倒吧,你还是先弄明白再说吧。别有弄过错了,一下把我弄到远古去,到时候就只有和猿人谈恋爱了。”

伊琳娜叹口气说:“哎,还是先找到游艇再说吧。我真的从这次穿越又领悟到了一些东西,磁电机上的仪表我再调一调,一定会控制稳稳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毛日天的话题又转到了吕四娘身上:“你说表小姐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虽然轻功很不错,力气也不小哦,不过杀一个皇帝,能行么?皇帝身边一定有很多有本事的人!”

伊琳娜说:“我所学的有关吕四娘的典故,都是从野史上得来的,至于雍正倒地是怎么死的,史书上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而吕四娘这个人是否真实存在,也没有有力的证据。”

“什么话,我刚才亲眼所见的吕四娘,娇滴滴,美洋洋,实实在在地打了我一巴掌呢,你居然说不知道有没有这个人?现在我告诉你——有!”

伊琳娜嘲笑道:“你急什么,我说没有也不能把你的女神说没了,看你急的,是不是想要为她打我一顿呀!”

毛日天赶紧赔笑:“哪里,咱俩是一伙的,咱们在她生命里就是一个过客。咱们也在这儿带不了多久!”

“嗯,你知道就好,我都说过了,最好不要试图去改变历史,或许对自己不利。我们所要改变的,只是阻止那场灾难的发生,至于历史上别的已经发生过的事儿,我们就不要再插手了,年代久远,说不定捅出什么篓子!”

毛日天点点头,说:“好的,你是行家,我听你的,你再给我说说吕四娘的事儿,我以前看过的小说都忘了,要知道真的能在有生之年遇上真人,我一定好好记住她的事迹。”

伊琳娜白了毛日天一眼说:“别试图去泡比你奶奶还老的女人,那可是乱点鸳鸯谱了。”

“我就听听故事不行么,我还得找柳小婵呢。”毛日天赶紧解释。

伊琳娜笑道:“你一个中国人,居然让我一个外国人给你讲历史,不怕别人笑话么?”

毛日天也笑:“其实我把历史只是当故事,不像很多人那样非要刻骨铭心的去记住。”

“你在笑话我?我很喜欢学中国的历史的。”

毛日天更笑了:“那当然,因为你们美国也没有啥历史,一共成立那么几年,历史课一堂课能说一个来回,有啥学的,我们中国是文明古国……”

“别吹牛了,想不想听听雍正和吕四娘的野史了?”

“听,我虽然不能去改变,但是至少我想知道一下结局。”毛日天抖抖衣襟,正襟危坐,要聆听美国妞讲中国的故事。

伊琳娜讲到:“据史书上的记载,公元一七三五年,具体哪一个月哪一天我记不清了,反正那一天雍正皇帝还在处理政务,晚上得病,次日凌晨死亡。由于死亡非常突然,于是在官场,在民间,便产生了种种猜想和传说。民间流传最广的就是吕四娘报仇削取了雍正首级。

雍正年间,湖南秀才曾静因不满清廷统治,上书陕西总督岳钟琪,据说他是岳飞的后人,想要策动反清。事后,雍正就此事大做文章,对案犯严加审讯,广肆株连,由此引出浙江文士吕留良文字狱案。曾静等人锒铛入狱,后被满门抄斩,吕留良一家也未能幸免。这些都是史书正史的记载,再往后,就是野史了!”

毛日天急忙说:“快讲,我喜欢听野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