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9章 糊涂官/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跟着官差往出走,伊琳娜不放心,问道:“能行么,你去了说不清的。”

毛日天笑道:“大不了实话实说,说不定这个官老爷还能帮我们,助我们找船呢!”

伊琳娜说:“就怕人家当你是妖言惑众,打你的板子呀!”

毛日天说:“我的屁股抗打,没事儿。”

伊琳娜知道毛日天这时候已经恢复了理智,说得这么有把握,或许能应付得了。

毛日天出了大门口,见门口有几匹马,是官差骑来的,就翻身上了马,刘七刀气得直叫:“那马不是给你骑的,下来!跟着跑!”

“跟着跑?好呀!”毛日天照着马屁股就是一巴掌,这匹马撒开了蹄子就跑上了。

刘七刀大怒,上马就追,后边有几个级别高一些的,有马的赶紧也上马追,普通捕快没有马的,撒开了腿,在后边跟着跑。

毛日天跑出了这条街,后边的追兵距离也拉开了,前边只有刘七刀和另一个捕快头追了上来,毛日天回身问:“往哪边走是县衙?”

刘七刀说:“你给下来。”

毛日天说:“你不说让他们在后边跟着跑么,怎么又让我下来,赶紧指路,要不然我瞎跑起来你们可是追不上。”

刘七刀过来伸手就要抓毛日天一把捏住他的手腕子,一用力,刘七刀挺大个个子就飞起来了,直接落到了毛日天前边的马脖子上,毛日天另一只手按住他的脖子,说:“快说,往那边走,不然我就带你在云海市里边转一圈,让老百姓看看你刘捕头的怂样!”

有手下在一边看着呢,刘七刀还是不服,大骂道:“你殴打官差,罪名可是不小,弄不好你就要充军的!”

毛日天说:“这么不听话,好,我带你在市区转一圈,正好我也看看大清朝时代的云海市什么样!”说着,双腿一夹,那匹马“稀溜溜”一声叫唤,撒腿就跑。

刘七刀被毛日天扭住一只手,按住了脖子,趴在马上动都动不了,那匹马颠颠哒哒,把他的早饭都给颠出来了,吐了一路,毛日天皱眉说:“你也太脏了,早饭吃那么多干嘛!”

刘七刀实在受不了了,说:“在这里往北,到了得月酒楼那里再往西,一直走就看见县衙了!”

毛日天笑道:“早说嘛!”然后拉住了那匹马,等在路口。

后边那个捕快牵着刘七刀的马追了上来,毛日天一抖手,刘七刀的身子向后飞出,落在自己的马上。

毛日天的力气一显露,刘七刀再不敢招惹他,知道就自己和眼前这个捕快,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毛日天打马在前,刘七刀和那个捕快跟在身后,一先一后到了临海县衙门口。

门口大门两边立着石头狮子,门脸有些破旧,还真的不如丁家气派。

毛日天看看门口靠着大门那里有一个一人多高的大堂鼓,于是下马走过去,拿起鼓槌,“咚咚咚”就开敲。

刘七刀赶紧阻拦:“你敲鼓干嘛呀,这是随便敲的么?无故敲鼓,先击杖二十你知道么?”

毛日天说:“谁说我无故击鼓,我是有冤情的。”

“什么冤情?”刘七刀疑惑地问。

“我要状告刘捕头你,胡乱诬陷我是采花大盗,无凭无据,毁我名誉。”毛日天说的很认真。

刘七刀哭笑不得,说:“行了行了,你不敲鼓也能见到县太爷,过来吧你呀!”

毛日天跟着刘七刀走进大堂里边,大门槛高有二尺,个子小的人估计都得爬过来,毛日天不由叹道:“果然是衙门口的门槛高,这要是送礼就能走后门吧?”

“公堂之上,不得胡言乱语!”刘七刀伸手一推毛日天的肩膀,毛日天稍微一侧身,这小子闪了个趔趄,但是此时他这边就俩人,也不太敢招惹毛日天,对手下的捕头说:“去禀报老爷,就说在丁家抓到一个可疑人物!”

毛日天说:“我都敲过鼓了,还去叫什么,一会来了大家一起说不就得了。”说着,伸手拉住了刘七刀和那个捕快。

这时候后堂一声喊:“大老爷升堂!”接着,后边“夸夸夸”跑出来八个衙役,分两边一站,手里拄着杀威棒,口里拉着长音吆喝到:“威武——”

后边一步三摇走出一个留着八字胡子的中年人,毛日天问刘七刀:“这个是官老爷么?”

刘七刀哼了一声,不搭理他,旁边的捕快说:“这个是孙师爷,不是刀太爷。”

“怎么县太爷姓刀么,这个姓氏可不多见!”毛日天说。

刘七刀扯了一把那个捕快,不让他搭理毛日天。

本来是要抓毛日天回来,一路上就打消毛日天的嚣张气焰,可是适得其反,一路上被毛日天给收拾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在孙师爷身后,有一个穿着县官官服的人,边走边提着裤子,帽子还歪戴着,坐在大堂上,孙师爷看见,赶紧帮他正过来。

县官长是个得有些尖嘴猴腮三十多岁的一个汉子,留着三捋胡须,呲出一对老鼠一样的门牙。

毛日天看着都想乐,心说,这还真的是蛇鼠一窝,看长相这个县官加上师爷和这个刘捕头,简直就是绝配,没有一个长得像个人似的。

刀太爷一拍惊堂木,公鸭嗓子大吼一声:“哒,此山是我开……”

旁边的孙师爷急忙提醒:“错了老爷,是升堂,不是劫道!”

刀太爷这才清醒过来,呲牙一笑,说:“娘的,习惯了。不过话说谁他妈没事儿闲的告状玩儿呀,这年头还有喊冤告状的?都不如到观音庙烧香拜佛灵验!”

毛日天这回终于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说:“我原本以为你不会是什么清官,但是想不到居然糊涂成这个样子,是不是没睡醒呀?”

刀太爷听了,瞪眼往下看看,问孙师爷:“这人谁呀,说谁呢?”

孙师爷操起刀太爷的惊堂木拍了一下,怒道:“大胆刁民,竟敢不留发辫,见了老爷还不下跪,口出狂言,是不是找打?”

毛日天说:“留不留辫子,跪不跪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我想和刀太爷聊几句,和你打听个人,看你认识不?”

毛日天本来打算和县官据理力争的,但是现在看来阵糊涂官面前好像也没有道理可讲,就说出另外一翻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