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0章 猥琐县太爷/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刀太爷原本是云海府以外千宝山的一个响马强盗,他来云海府临海县买了个县令当,是有自己的私心的,所以哪有心思审案子,平时老百姓知道这个县官是个糊涂官,也很少有来喊冤告状的。

倒是他手下的刘七刀比较卖力气办案,所以有什么案子,刀太爷一向是交给刘七刀去办的,刘七刀倒是总想做出点成绩来,但是天生头脑简单,也办不明白几个案子。

刀太爷今天本来在和大老婆还有小妾一起饮酒作乐,划拳行令呢,比赛谁输了谁脱一件衣服的游戏,刚输的脱了裤子,小妾输的就剩个兜裆布了,大老婆也输的悠荡着一对奶瓶子,眼看进入高风期,正在兴头上,孙师爷忽然闯了进来,禀报有人击堂鼓。

刀太爷赶紧穿裤子戴帽子,虽然是心不在焉的做个县官,不过有人击打堂鼓就必须升堂这个规矩还是要守着的。

小妾在身后一直送出内堂,还叮嘱孙师爷早点让老爷回来呢,孙师爷一对老鼠眼在刀太爷的小妾胸前腚后打转转,舍不得离开。刀太爷一把扯过来骂道:“没出息的东西,快点和我上堂去,你要是稀罕这个小贱人,回来让你玩一会儿!”

孙师爷和刀太爷那是磕头兄弟一样的好友,狼狈为奸的一对强盗头,所以俩人不分彼此,时常的刀太爷玩老婆的时候孙师爷再在一边伺候着,不过从来没答应过让他操作一下,现在答应了,孙师爷当时就乐了:那好,一会儿回来咱们四个接着玩这个游戏。

刀太爷说:“走吧走吧,回头把你老婆也叫上。”

孙师爷一听就不乐意了,他的老婆那是青梅竹马的表妹,他很喜欢的,不像刀太爷这两个老婆,一个是抢来的压寨夫人,一个是买来的戏子。

俩人扯着淡就上了大堂,本来没有心思审案子,这会儿一见毛日天与众不同,这才有了点兴致,刀太爷手扶着桌案,伸着脖子问:“小子,你要和我打听谁?”

毛日天说:“我和你打听的这个人也姓刀,曾经是苗疆五毒教的掌旗使,叫做天蝎使者!”

“哎呀!”刀太爷手一滑,差点钻桌子底下去,惊问道:“你怎么知道天蝎使者,为什么和我打听?”

毛日天已经看出刀太爷和天蝎使者有几分神似,都是那么猥琐,又是姓刀,就猜测他有可能是天蝎使者的后人,所以有此一问,果然被猜中了吗,这个县太爷一失态,自然就承认了他和天蝎使者肯定有关系。

毛日天真不知道像刀太爷和天蝎使者这样的基因,为什么能生出后来刀岚的那样的大美女,估计到了后世肯定是找了外国媳妇了,基因突变,才生出刀岚那样的大长腿美女。

毛日天笑呵呵地说:“你是想听实话,还是想听假话?”

“废话!”刀太爷一拍桌子,骂道:“老爷当然要听实话了,要听假话还用你说么,底下这帮孙子每天都对我说假话!”

毛日天说:“那就请老爷把底下这些孙子屏退,我和你好好聊一聊。”

刀太爷刚要挥手让大家下去,孙师爷拦住了,问道:“凭什么听你小子的,要是大家伙都下去了,你刺杀我们老爷怎么办?”

刘七刀在一边买好地说:“是呀老爷,这小子力大无比,可不能听他的!”

毛日天说:“那你就留下来,你刘七刀是专门抓人的,不会害怕我吧?”

刘七刀倒不好说自己打不过毛日天,对刀太爷说:“我看还是把这小子绑起来安全点。”

毛日天说:“刀太爷,你要绑我也行,不过你要找的东西,我可就不能和你说了。”

刀太爷本来坐稳了,毛日天这一句话,他一着急,往起一站,一脚踩空,又出溜到桌子下去了,索性直接从桌子下钻过来,站在毛日天跟前,插着腰问:“你知道我要找什么呀?”

毛日天在他耳边说了三个字:“长生方!”

刀太爷顿时都吼一声:“所有人,都给我下去!”

八个衙役赶紧退下了,毛日天看看孙师爷,说:“你不是人么?”

孙师爷说:“我和老爷情同手足……”

刀太爷回头对孙师爷说:“你先下去,回头我再和你说!”

孙师爷也下去了。

毛日天回头看看刘七刀,刘七刀一瞪眼,手扶着腰间的刀把说:“你不是说让我在这里保护老爷么?”

毛日天说:“好吧,那你就留下。也不怕你听,如果外边传开了这件事,必然是你走露的风声。”

刀太爷说:“刘七刀,下去,看着大门口,别让任何人进来!”

刘七刀只好退了下去。

大堂上空寂寂就剩下了刀太爷和毛日天两个人了。

刀太爷说:“说吧小子,要是敢骗我,你可能猜不到后果,很严重的。上一次有一个人和我说谎,后来他永远也说不了话了,你猜怎么着?”

“你把他杀了?”毛日天故作惊讶。

“我哪有那么凶狠呀,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炒菜吃了……哈哈哈……”刀太爷笑得很变态,毛日天感觉他比刚才更加猥琐了。

刀太爷笑了一会,捋着黄胡子说:“别害怕,只要你不撒谎骗我,我是不会割你的舌头的。”

毛日天点头:“那我先谢谢你了,我说刀……你叫什么,我们那个时候不习惯叫别人爷,感觉不适应,还是叫你点别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刀无风,你可以叫我刀哥,或者小刀都行!”

“我还是叫你大名吧,刀无风是吧,你的名字听着还可以,但是人就不敢恭维了。”毛日天是直言不讳,刀无风也不在意,猥琐一笑:“随便叫我什么,你要是真的知道长生方在哪,你叫我孙子都不无所谓!”

毛日天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官服的猥琐汉子,心中暗骂,怎么这种人还能当官呢,长得都够判刑的了,行为够枪毙的了。不过虽然心里讨厌,还想利用他一下,就强作笑脸说到:“刀无风,我是来自未来的人,来自两百多年以后,你信不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