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4章 我愿以身相许/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吕四娘把束腰带子解开,衣襟敞开,毛日天就等着她转过来,好一睹为快的时候,突然,吕四娘抓着那热水锅的两个铁耳朵,一回身,整锅的热水飞向神案下边,穿过帷幔,就要扣在毛日天身上!

这一下变故突然,毛日天实在是意想不到,距离又近,吕四娘动作又是快捷无比,直到铁锅已经穿过了布幔,他才反应过来吕四娘这不是要洗澡呀,心随意动,赶紧叫停时间,但是依旧被水烫了一点点,脸上火烧火燎的。

毛日天跳出来的同时,伸手扯了神案上的帷幔,裹在了头上,瞬间变成了蒙面人。

吕四娘从打进来就觉得屋里里不对劲儿,女人心细,而且吕四娘年纪虽小,却是个老江湖,看到神案上自己的被子有变动,就意识到这里来了生人了,稍作观察,就知道只有神案下可以藏人,而且毛日天在闻她味道的时候,挑动布幔,吕四娘也有察觉,但是侧耳倾听,依旧听不到桌子下这个人的呼吸,显然这个人也不是等闲之辈。

吕四娘没有声张,故作不知,烧水假装要洗澡,其实就是迷惑敌人,神不知鬼不觉做了一个厉害暗器,突然间使用出来,也就是毛日天会时间控制术,否则的话,就算他身手敏捷,也难免受伤。

吕四娘铁锅一出手,马上从腰带中抖出一柄软剑来,原来她假意解开腰带,已经是取出了兵刃。

虽然很惊讶桌子下的人动作如此之快,但是毕竟吕四娘久经风雨,见怪不怪,飞身就跳过桌子,一剑直奔毛日天的咽喉。

毛日天此时已经惊觉,自然不会被她刺到,赶紧后退,围着土地公和土地奶的神像跑,吕四娘拿着软剑就在身后一剑快过一剑的刺他,但是始终距离毛日天的后背有那么几寸远,她追不上,毛日天也甩不开她!

毛日天一看这个吕四娘速度太快了,简直就和柳小婵不相上下,要是稍不留神就会被她在自己身上刺一个窟窿,赶紧改变方向,往庙门那边逃去。

毛日天此时要是叫出声,自然吕四娘就不会下杀手了,但是他不好意思呀,自己刚才躲在神案下不出声,眼看着人家脱衣服也不出来,明摆着要偷看,这时候叫出声来说自己是毛日天,明摆着让吕四娘瞧不起么,只有先逃走再说了。

毛日天来找吕四娘,原本是想和她聊一聊,见她回来了,就躲到桌子下,想要吓唬她一下,然后还想取笑她跑到县衙去偷看自己,但是一见吕四娘要洗澡,就忍住没出来,一股强烈的偷窥欲把他给压在了桌子下,但是没想到被人家吕四娘给发觉了,这一下反主动为被动了,只好先逃之夭夭!

毛日天到了大门前,伸手拾起顶门的木棍,回手一挥,挡开了吕四娘的一记软剑,然后拉开门就要跑。

忽然听到背后吕四娘惊叫一声,回头一看,吕四娘摔倒在地,手里的软剑飞出老远。

毛日天吓了一跳,刚才自己挥手一下,也没控制力量,难道是力大伤到她了?不会吧,只是把软剑打飞了,没有那么大威力把她给震伤了吧?

毛日天站住了,赶紧回身来看,蹲在吕四娘身边,用手推了推她,却见她一动不动,吓得赶紧把她身子反过来,脸部朝上。

吕四娘的眼睛半睁半闭,很疼苦地说:“哎呦,我好疼!”

毛日天见她伤了,也很担心,低声压着嗓音问道:“哪里疼,我帮你看看。”

吕四娘伸左手拉着毛日天的一只手来摸自己胸口,说:“就是这里,你摸摸……”

就在毛日天的手要碰到她的胸的时候,吕四娘忽然手指一紧,如同铁钩一样扣住了毛日天的脉门,同时右手如同闪电一样捅在毛日天肋下大包穴和章门穴上。

这一下又是事发突然,毛日天接连中招,就是因为轻敌了,始终把这个女人当做是朋友一样,所以看她受伤,有些紧张,关心则乱,就被点了穴了。

这两下吕四娘是用上内家功了,她自幼习武,天生就是个武学奇才,得了少林法师和江南大侠甘凤池的真传,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内力深厚,这两下手法纯正,顿时令毛日天半边身子酸麻,一跤坐到在地。

吕四娘一招得手,刻不容缓,跳起来对着毛日天胸口的膻中穴和期门穴又是补了几下,毛日天彻底瘫软了,气得直骂:“臭丫头,你敢和我使诈,好心不得好报!”

吕四娘听了毛日天的声音,不由一愣,赶紧撕开她的蒙脸布,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偷窥小贼,在舅舅家还嫌偷看的不够,又跑到这里来偷看,这一次什么也没看到吧?”

毛日天气得直想用透视眼狠狠看看她的隐蔽处,解解气,但是一想算了,自己现在手脚酸软动不了,要死盯着她的私处看,还不自讨苦吃,这丫头丝毫不比柳小婵手软,弄不好使出什么鬼点子折磨自己。

毛日天赶紧解释:“我是来等你的,结果在神案下睡着了。”

吕四娘踢了毛日天一脚:“胡说八道,当我傻瓜么?你睡着了我用开水都泼不到你,你也算是伸手不错,要不然你现在肉皮的烫没了!”

吕四娘一边说话,一边用毛日天包脸的布幔把他的手脚给绑上了,毛日天说到:“你都点了我的穴道,我都动不了了,你还绑我干啥?”

吕四娘说:“你的本事不小,不得不小心一些,我如果不用诈,要是实打实的和你对打,我看我还未必是你的对手!”

毛日天笑道:“是呀,但是好男不和女斗,我哪舍得打你呀?”

吕四娘一个脑崩弹在毛日天额头上,怒道:“说话不要这么轻薄,小心我翻脸!”

毛日天被她弹得好疼,怒道:“你这还不是翻脸么,赶紧解开我,不然我说话更加轻薄,恶心死你!”

吕四娘把毛日天捆绑好了,拎着回了神案旁边,一抖手就把他扔在了神案上,一个女孩子,提着毛日天这一百四十多斤,举重若轻,好像提了一只旅行袋一样,不由让毛日天佩服。

吕四娘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毛日天,笑道:“臭小子,偷看本姑娘不是第一次了,你说,该如何谢罪?”

毛日天说:“小生愿意以身相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