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5章 被女侠打屁股/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自己要以身相许,不过是句玩笑话,吕四娘也知道毛日天是个油腔滑调的人,见他落入自己的掌控还敢这么放肆,不由生气,就要制制他。

吕四娘回身把软剑捡了回来,说:“你小子看来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不是?你不是喜欢轻薄么,我就断了你的淫根,让你以后六根清净!”

毛日天吓得一瞪眼,说:“你敢?”

“我杀人都敢,这有什么不敢!”吕四娘也瞪眼睛。

毛日天说:“你一个大姑娘,敢脱男人的裤子?”

吕四娘轻蔑一笑,说:“你的那一堆一块的,我早在海边就见过了,有什么不敢再看一次!”

毛日天一闭眼,说:“那你来吧,我要是叫一声,不是好汉!”

吕四娘说:“在我面前从冒充好汉的人还真不多,我看你能撑多久!”说着,手里的软剑一抖,发出“嗡”的一声响,毛日天的腰带已经断了。

毛日天吓得赶紧大叫:“不要呀,看准了,别玩真的好不好?”

吕四娘笑道:“害怕了是不是,现在本姑娘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否则一剑让你做太监!”

“好好,你问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毛日天现在是真的不敢招惹这个猛女,自己手脚酸软,谁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抽风真的刺自己一下,这个亏可是不能吃的!

吕四娘问道:“你真实姓名报上来!”

“毛日天!鸡毛蒜皮的毛,一日三餐的日,天老爷的天!云海下属地级市万山市下属水岭镇的下属湖山村的村医。够详细吧?”

吕四娘说:“嗯,就这么回答,免得我废话!”

“好,有话只管问,就算是我的个人隐私你问我,我也告诉你!”毛日天有意拖延时间,只要被她点穴的酥麻劲儿过去,这几条破绳子困不住自己。

吕四娘又问:“你到丁府来干什么?”

毛日天说:“我们的船翻了,被大水冲到了岸边,衣服都给我冲没了,你不是没见到。到丁府只是想求助于丁老爷,帮我们找到那艘船!”

“你不是说船翻了么?”吕四娘用软剑横过来在毛日天腿上拍了一下,以示警戒。

毛日天说:“我说错了,不是翻了,是一阵大风,把我和伊琳娜一起刮飞了,醒来就在岸上了,所以要找到那艘船,我们有很重要的东西在船上。”

“什么东西?金银珠宝么?”

“不是不是,金银珠宝对普通人很重要,但是对我来说,如同粪土!”

“吹牛,好,你倒说说你的东西是什么?”

毛日天说:“我们的船上装载着和大数量的磁铁,和一些机械,都是纯铜的,就算是找遍你们全国的工匠,也打造不出来这么一艘船来。”

“那些东西有什么用处?”

毛日天说:“对我们来说,用处不小,对你们来说,不如金银珠宝!”

“详细来说,再故弄玄虚,小心我的宝剑不长眼睛。”吕四娘说着,又用软剑平着拍了一下毛日天裆下,疼的毛日天蜷缩成了一只大虾公。

毛日天半天没伸展开,吕四娘有些歉意,问道:“打疼你了么?”

毛日天说:“疼得厉害,你不知道男人这里很脆弱么,快来给我揉一下!”

吕四娘本来信了他很疼,但是毛日天这么一说,她又生气了,用剑狠狠拍了毛日天的屁股一下,说:“这里不脆弱吧?”

毛日天疼的马上腿就蹬开了,说:“不疼了,别打了!”

“回答我的问题。”吕四娘拧眉瞪目,很严厉地说。

毛日天虽然落入人手,被制得不能动弹,但是看着吕四娘如花似玉的娇媚容颜,一点也不感到害怕,依旧笑嘻嘻地回答:“好吧,我和你说了,你可千万别给我到处说去呀。”

吕四娘说:“你看我像一个长舌妇么?”

毛日天说:“好,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我是一个未来的人!也就是我来自两百多年以后的人……别打,我说的是真的!只要找到我的船,我就能穿越回去……哎呀!”

吕四娘的软剑当鞭子用,在毛日天的屁股上抽了一下,毛日天赶紧翻身躲避,但是吕四娘的手一抖,软剑奔着毛日天的裆下就过来了,毛日天赶紧又往一边躲,但是身子酸软,动作慢了,屁股上还是有挨了两下。

毛日天怒道:“说假话你也打,说真话你还打,。那你打吧,我不说话了!”

“不说话照样打!”吕四娘又是一抖宝剑,“嗡嗡”作响,闪闪发光,吓得毛日天差点跳起来,但是这一下毛日天感觉到了浑身的血脉通了,试探着伸出手指,在背后用了一下天阳神剑决,手上的绳子顿时就被烧断了。

吕四娘闻到一股焦糊,问道:“什么味道?”然后回头去看炉灶,就在此时,毛日天一跃而起,念了一声时间停止,已经把吕四娘的一双手腕抓住,扭到了背后,把她按在了神案上。

吕四娘虽然久历江湖,但是没想到毛日天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冲开被她封住的穴道,更是做梦也想不到世上还有能够控制时间的人,在自己一回头的功夫,就暂停了时间,明白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毛日天完全压倒在了神案上,再想反手,根本就没有毛日天的力气大,被他三下五除二,就把手给绑住了。

毛日天一弯腰,又把吕四娘的双腿也抱住了,吕四娘连蹬带踹,但是毕竟双手被绑,掌控不好平衡,被毛日天给掀翻了。

吕四娘高声大叫:“臭小子,放开我,不然我要你的命!”

毛日天说:“你还是先保住你自己的命要紧!”说着,从神案下扯出那个包着珠宝的包裹,一抖,把珠宝抖落,然后拿着那件女人衣服把吕四娘的脚腕子也给绑住了,然后伸手拎着她,把她平放在神案上,刚才自己躺着的地方。

毛日天哈哈大笑,对还在扭动挣扎的吕四娘说:“这就叫风水轮流转,刚才收拾我的时候,有没有想到现在?”说着,弯腰把吕四娘的软剑拾在手里,手腕一抖“嗡嗡”作响,闪闪发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