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0章 两个老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七刀和孙师爷气得咬牙根,不过刀无风吩咐过了,在没有翻脸之前,尽量不要招惹毛日天,所以就忍气吞声跟在后边,出了丁家,毛日天钻进了孙师爷的小轿子,一路上大呼小叫,说做轿子好舒坦,四个抬轿的在下边一个劲儿笑话他没有见识,像个乡巴佬一样!

到了县衙,刀无风一看毛日天从容自若,不像是心里有鬼的样子,倒是真的摆下酒宴来款待毛日天。

酒宴摆在内堂,把他的夫人小妾都叫出来相伴,表示对毛日天不外,孙师爷都没有座位,给毛日天安排在了自己的身边坐着。

刀无风让两个老婆给毛日天倒酒,毛日天一看这两个女人岁数都不大,大老婆也就是二十出头,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小老婆也就十七八岁,就挨个问要怎么称呼。

大老婆倒是豪爽,直言不讳:“小女名叫云英,我是老爷做强盗的时候抢来的,说实话我爹都是被他活活气死的,但是没办法,既然已经是他的人了,就将就着过吧!”

刀无风“哈哈”笑道:“这娘们儿被老子抢来五年了,还是念念不忘旧仇,要不是老子把她老娘和弟弟都留在老家那边当人质,恐怕她早就给老子下毒害死老子了!”

孙师爷在一边溜须拍马地说:“老爷最聪明了,立下遗嘱,说只要是自己死了,就让两个夫人和她们的家人陪葬,这两个夫人天天烧香拜佛的,都希望老爷长命百岁呀!”

毛日天点头说:“嗯,办法不错,就是有些丧失天良。”

刀无风又是一阵大笑,说:“老子的风格一向如此,兄弟你是没有习惯,和哥哥我处的久了,慢慢的你的天良也没有了。就好像这两个贱女人一样,开始都和我讲什么仁义礼智的,现在都好了,老子让她们现在脱了衣服给客人跳舞,她们马上就照办,要不然老子有百般方法,令她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毛日天怒道:“你这是娶的老婆还是奴隶呀?既然是你的女人,你就应该呵护她们,这么对她们,你还是男人么?”

小老婆赶紧在一边偷偷伸手掐了毛日天一把,然后赔笑倒酒:“兄弟喝酒吧,不要操心老爷的家事了,我们都是心甘情愿这样陪伴老爷的!”

刀无风嘿嘿直笑,一口酒干了,根本不在意毛日天的质问,反而觉得让毛日天如此动容,是他的成就。

毛日天回头问刀无风的小老婆:“你多大,不要叫我兄弟,我看你顶多十八岁。”

小老婆说:“我今年十七岁,名叫小凤,前年跟的老爷,原本是青云州昆腔剧班的花旦。是老爷用了五百两纹银才为小女赎身的。”

毛日天说:“我看你跟着他还不如在戏班呢!”

刀无风说:“小兄弟,你不要以为我对你有所求,就胡言乱语,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我的两个老婆祸害死你!”说完了“哈哈”大笑,感觉自己的笑话很风趣,孙师爷陪着干笑,就连两个女人都跟着掩口而笑,也不知道是真的感到有趣,还是不敢不笑,害怕刀无风收拾她们。

毛日天本来觉得古代比较讲究礼教,但是现在看来,也是因人而异的,没有素质的人什么时代都是一样的荒淫。

刀无风本来想在毛日天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家规,但是看毛日天不感兴趣,也就罢了。两人话不投机,酒不知己,各怀心腹事,正推杯换盏呢,这时候刘七刀在外边气喘吁吁跑进来,报告说:“刀大人,知府大人有令,命你火速前往云海府。”

刀无风怒道:“没看见我喝酒呢么,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刘七刀说:“来人说是钦差大人就要到了,不仅仅是知府大人,就连巡抚大人都去迎接了。”

孙师爷说:“大人,咱们现在是人在矮檐下,不是咱们自己说了算的,人家官职大过咱们,就要听命与人,将就一下吧。”

刀无风骂道:“娘的,做个破县官这些个事情,等我完成的祖训以后,给老子巡抚老子都不做了!”说着站起来,去换官服,穿戴整齐,出来对两个老婆说:“你们俩陪着毛兄弟接着喝,只要不给我带绿帽子怎么玩都行,老子先出去,应酬完了救回来!”

两个女子一起起身相送,嘴里诺诺称是。

刀无风带着孙师爷走了,刘七刀也跟在后边出去了,两个女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对着毛日天一笑,小凤说:“让公子见笑了。”

大老婆云英骂道:“这个天杀的,最好是让官府抓了他砍头,才解我心中之气!”

毛日天见这回方便了,就问道:“二位,倒地你们是怎么跟的这个混蛋呀?说来听听,看看我是不是能帮到你们!”

云英叹气说:“算了吧公子,你的好意我们领了,但是这事儿你真的管不了,在公,你不是官,管不了刀无风,在私,你不是寇,也治不了刀无风,这个刀无风实际上就是一个披着官服的匪寇,你怎么能是他的对手,我看你的心眼不坏,尽量不要和这种人在一起!”

小凤说到:“姐姐云英是大人原来做山贼的时候劫道抢上山的,那时候云英姐姐还是个大户家的小姐,结果被全家被抢上山寨,她的父亲亲眼看着女儿被大人给糟蹋了,当时就气死了。姐姐为了保全母亲和弟弟的性命,所以一直忍气吞声,守在大人身边。”

毛日天问:“那你呢,是心甘情愿跟着这个混蛋的么?”

小凤说:“谁不想找一个相貌堂堂的正人君子呀,可惜,小女命薄,从小就被爹娘卖进了戏班,后来被老爷看中,买了回来,我倒不像姐姐那样,有家里人可惦记,不过我孤身一个,在哪里都是生存,离开大人,我还能去哪!”

毛日天说:“今天你俩就说,想不想离开他,要是想的话,我就帮你们。但是常言道,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也不是非得拆散你们夫妻,只是我看不惯你们的生活方式,要是你们是被迫的,我一定帮你们摆脱困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