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1章 抄家/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勤叫了声:“杀得好!多谢都总管!”

都总管一躬身,对刘勤说:“大人,卑职还要保护格格的安危,恕不能送你回去了。”说完,一回身,“嗖”的一声上了马背,打马而去。

这个瘦小的老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全程都没有正眼看毛日天一眼,而且看他的态度,拿着个刘大人也不是很重视,到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刘勤看看毛日天,叫到:“小英雄,过来,你是哪个统领手下的兵丁?老夫说过的话就算话,我说让你当临海知县,就让你做知县!”

毛日天一笑,说:“不用了,我不喜欢当官的!”

刘勤说到:“越是看淡名利,越能做个清高好官!来来来,你先扶我起来!”

毛日天走过去,拉着刘勤的手,把他扯了起来。

刘勤的一条腿断了,一站起来顿时疼痛难忍,又要摔倒。

毛日天敬佩他是个好官,看他年纪也不小了,不忍心让他遭罪,说:“你坐下来,我帮你看看,我学过中医的!”

毛日天扶着他坐到牌楼的底座上,然后伸手摸正他的骨位,手用灵气按摩,片刻刘勤就不感到那么疼了。

毛日天在路边拾了一根木棍折断,在刀无风的死尸上扯下腰带,把两节木棍缠在刘勤腿上,说:“这样就可以了。”

刘勤站起来,虽然腿还有些疼,但是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不由大加赞赏毛日天的医术,又问道:“小兄弟,你是在谁手下当兵?”

毛日天摘下兵丁的帽子扔在一边,说:“我谁的手下也不是,我不想骗你,但是又不想多说,就此别过吧!”

他要走,却被刘勤一把抓住,说到:“非常之人有非常之用,像你这种本事,做一个兵丁确实是委屈了,你不愿说,我就不问,我说的话就算数,临海知县的大堂由你来做,你看如何?”

刘勤再三提出要让毛日天坐知县大老爷,毛日天还真的动心了,一想自己不过是要找游艇离开这里,要是真的自己当了知县,那么调动一个县城的人力就是自己的管辖范围了,这么做还真的是件美事儿!

毛日天说到:“好,刘大人既然这么赏识我,那我就暂时代理一下知县,等你们有了合适的人,我再让位!”

刘勤大喜,说:“好,就这样了!”

这时候后街上“唏哩呼噜”的声响,大队人马冲了上来,中间还夹杂着一顶四人抬轻便小轿子。

人马到了跟前,里外三层围住了毛日天和刘勤,毛日天本来想走现在也走不了了,刘勤始终抓着他的手脖子呢。

小轿子落地,郭知府急匆匆从里边跑出来,到了刘勤跟前,“噗通”跪倒磕头:“下官罪该万死,保护不周,还望刘大人恕罪!”

刘勤说:“起来吧,好在我有惊无险,幸好又这位壮士和都总管相救。”

郭知府看看毛日天,问道:“这位是?”

刘勤说:“小兄弟不想说他的身世,必有苦衷,我已经许诺他做临海知县了!”

郭知府一愣,问道:“他做临海知县,那刀无风呢?”

刘勤一指趴在地上的刀无风,说:“喔,在那里!”

郭知府过去掀开一看,看他这身衣服就知道是刚才劫持刘勤的夜行人了,再一回忆夜行人压着嗓子说的话,果然就是平时的刀无风,不由得大怒,伸脚踢了刀无风的尸体两脚,一颗夜明珠从刀无风的怀里滚落出来,五颜六色的光照在了刀无风一张惨白的脸上。

郭知府连忙捡起来,骂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想不到他一个堂堂七品知县,竟然做起了鸡鸣狗盗之事,实在是我平时失察了!”

刘勤说:“现在趁热打铁,我们一起去临海县衙,看看刀无风有什么余党,藏匿了什么贼赃!”

郭知府看着刘勤腿上的绑带和木棍,还有流着血的半张脸,说:“大人,你的伤势……”

“不打紧,本官嫉恶如仇,要处理这个江洋大盗,已经迫不及待了!把你的轿子给我坐就行!牵一匹好马来给这位壮士!”说着,刘勤回头问毛日天,“壮士怎么称呼?”

毛日天也不隐瞒说:“我叫毛日天!”

“好名字,以后你就是老夫的兄弟,叫我刘大哥就行了!”

这刘勤死里逃生,有些激动,随口就许下了毛日天一个知县,并且大度到不问他的来由了。

毛日天也就顺其自然,上了马,跟着队伍回了临海县衙。

这些兵丁到了临海县衙就把县衙包围起来了,然后一个统领带兵进去,把里边的女眷,男女佣人,包括睡眼朦胧的孙师爷,全都抓了出来。

这个时候县丞,主薄,典吏,以及捕头,这些个县官手下的大小官都被从家里招来了,一看眼前的阵势,都吓了个不轻,诚惶诚恐站在一旁,等待钦差大老爷审问。

刘勤亲自审问孙师爷,没等问话,先打四十大板,打得孙师爷叫苦连天。

刘勤这才问道:“你知道你们老爷是干什么的吗?”

孙师爷呲牙咧嘴地说:“不知道呀!”

“知道他今晚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么?”

“不知道呀!”

“什么都不知道,再打四十大板,打到他知道为止!”

孙师爷连哭带嚎地又挨了四十大板,站都站不起来,趴在地上哀嚎。

刘勤再问,孙师爷一句不敢隐瞒,就把刀无风以前做哪座山哪座寨子的山大王的事儿都说了,又说花了多少银两,买的了这个知县来做,实际就是借此机会来县城里明目张胆地搜刮抢掠!

总之重刑之下,这个孙师爷恨不得把刀无风说得丧尽天良,罪大恶极。

后来小凤都有些听不下去了,站出来当场指证说:“大人,这个师爷和刀无风狼狈为奸,刀无风所做的坏事,大多是他出的主意!”

刘勤点头,对手下人说:“不用问了,拉出去砍了!”

孙师爷在一声声求饶当中被拉走了,刘勤的眼睛又看向这些女眷,吓得这些人体若筛糠。

刘勤问道:“你们谁是刀无风的家眷?”

小凤和云英虽然害怕,但是知道躲不过去,往前站了一步。

刘勤点头,又问:“哪个是那个师爷的家眷?”

一个高挽云鬓的女子往前站了一步,眼目低垂,不敢正视刘勤。

毛日天也是第一次看见孙师爷的老婆,见她虽然年纪已经在二十七八了,但是长相上要比小凤和云英还要强上很多,怪不得刀无风动不动就要和孙师爷换老婆玩,孙师爷死活不干呢。

这时候刘勤又说出一句话,把毛日天都吓了一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