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7章 疯婆子告状/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回头对刘安说:“看看,就这么简单,肥婆我是打了,但是这个丁刚我可是没有动他一下,是他自己招认了,知道为什么么?”

刘安很不以为然,问道:“为什么?”

毛日天说:“因为他们是小人,相互之间根本就没有信任,在一起害人的时候属于互利,相互利用,一旦大难临头,马上推脱自己的责任。”刘安点头:“大人英明!”说得一点都言不由衷。

毛日天让书办把记录下来的口供拿过去让丁刚签字画押,然后用凉水浇醒了肥婆。

肥婆一看丁刚把自己交代出来了,顿时勃然大怒,裤子都没提,跳起来就扑向丁刚:“你个挨千刀的,竟然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我身上来了!我要你的命!”

四五个衙役过来才把肥婆拉住,毛日天一拍惊堂木,怒道:“咆哮法庭……不对,咆哮公堂,罪加一等,再打二十大板!”

肥婆一听,“嘎”的一声,又抽了过去。

打板子的衙役问道:“大人,她晕了,还打不打?”

毛日天说:“算了,用水浇醒她,让她签字画押,然后拉下去关起来,分开来关,不要让他们串供。”

这一对刚刚拉下去关了起来,只听外边有人“咣咣咣”敲打堂鼓,也叫鸣冤鼓,那就是那天毛日天敲打的那个鼓。

说起这个鸣冤鼓,还有一个典故,相传,汉开国皇帝刘邦登基不久,他有个侄子倚仗皇势胡作非为。一天,京城少女苏小娥正在街上行走,恰遇浪荡的皇侄,他见小娥貌美若仙,遂生邪念,上前调戏。

只听"啪"的一声,小娥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巴掌扇到皇侄脸上。皇侄在众人面前挨此一掌,岂肯罢休,骂道:"不识抬举的贱娼,我要你立死此地!"言毕,夺过随从手中的齐眉棍,使劲向小娥头上砸下。

只听"咣当"一声,皇侄举起的木棍下断落在地。皇侄一愣,定睛一看,救人者原是个彪形大汉,遂令随从们动武。岂料一随从举剑刺向大汉时,大汉猛地一闪,锋刃却捅进了趋前挥棍的皇侄肚皮,皇侄霎时倒地身亡,随从们急忙抬起尸体回府,那误杀皇侄的爪牙便串通同伙,栽赃说是大汉所杀。刘邦获悉,下令将大汉捉拿收监,定处死刑。

脱险的苏小娥得知恩公将被问斩,深感不安,决定去闯金殿。

但禁宫戒备森严,恐进不了反惹出大祸,于是她想了个办法。

一日,小娥和妹妹各持一小鼓、一小锣,敲打过街来到金殿门前,突然猛击锣鼓,连声高喊“冤枉!”,锣鼓频传,惊动了刘邦,他下令拿当事上殿是问。

小娥胸有成竹,见了皇上从容答道:“万岁,小娥若不击锣鼓,咋能面君,我的冤情又咋能伸呢?”接着便把皇侄劣迹、随从恶行一一呈述。继而又恳切地说:“万岁你切莫屈杀英雄,小女冤枉事小,朝廷声誉事大啊!”

刘邦听毕,觉得言之有理,遂提囚犯与皇侄随从对质,那人见抵赖不过,只好招认为误杀。

刘邦十分愤慨,厉声吼道:"小奴才,跟随王爷不劝其走正道,还断送其命,诬陷他人。寡人今日亲审此案,方知真情,差点错杀英雄。来人,将小奴才拉出去斩了!"随即将好汉释放,让小娥回家。百姓闻讯,无不赞颂高祖英明。

苏小娥击鼓鸣冤这一举动,倒给刘邦一个启示,为便百姓告状,他特下圣旨,命各级官署大门必须各置一鼓一钟,并规定钟鼓一响,官必上堂,藉以显示便民、德政。就这样,击鼓鸣冤之制,一直流传了两千余年,直至清末。

此时鸣冤鼓一响,毛日天急忙说:“有人敲鼓,赶紧带进来。”

刘安说:“大人,既然是击打堂鼓,必有冤情,不如到前堂公审,展示一下大人清如镜明如水的断案手法。”

卧了个槽,刚我是不是?毛日天说:“这有何难,上前堂去审案!”

到了前堂,衙役站好位置,把外边的一个老婆子领上大堂来,外边的百姓一看有公审,都围了上来,站在大堂门外观看。

毛日天一看这个婆子并不是很老,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不过身上衣衫褴褛,走路一瘸一拐,而且面带痴笑,说话有些颠三倒四。门外看热闹的有不少捂着嘴偷笑,都想看看新任县官是怎么审理这个疯婆子的。

张小龙过来偷偷和毛日天说话:“大人,这个疯婆子叫张婆,是个精神失常的女人,以前就来告过状,被刀大人给轰出去了,但是她接连敲打堂鼓,后来被刀大人打了二十大板,这才不敢再来了,她一定是知道换了大老爷,所以才又来找事儿。”

毛日天说:“谁能没事儿找打,或许她有冤情在,让我问问。”

毛日天让人给张婆拿了一张椅子,当堂坐下说话,门外的老百姓就有不少暗挑大拇指的,认为这个新的县官和以前的不一样,至少没有看不起这个老疯婆子。

毛日天问道:“张婆,你有什么冤情?”

张婆说:“我本来是很冤枉的,但是一敲鼓就忘了!呵呵,你说好笑不?大人你不会打我吧?”

毛日天一笑:“不会,为什么打你呀,你要是忘了就回去想一想,想起来了随时来告诉我,大老爷为你伸冤!”

张婆说:“哦,感情好,不过我老婆子两天都没吃饭了,大老爷你能赏我一口饭吃么?”

张小龙在一边怒道:“放肆,大胆疯婆子,公堂之上,岂是你胡闹的地方!”

毛日天说:“这人饿了,朝我要口饭吃算什么胡闹,我看你才胡闹,去,到街上买一只烤鹅回来,再给老婆子拿点钱,要是没有钱就去朝后院的两位夫人要。”

张小龙不敢怠慢,赶紧跑出去,到街对面买了一只烧鹅回来给了那个婆子。

毛日天仔细观察这个疯婆子,见她时而抬头混混沌沌,时而偷眼看自己却是目光清澈。

毛日天有些怀疑,对着这个张婆用了一下读心术,张婆居然在想:看来这个当官的还不坏,我和他说了我的冤情,不知道他敢不敢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