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8章 祖宗丈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心里明白了,这了老婆子的冤情不小呀,看来是在装疯,在试探我,这平白无故击打堂鼓来试探一个当官的耐心,这是要冒着一定风险的,如果遇上脾气大的,一定发火,轻者轰赶出去,重了定然是一顿好打。

张小龙买回来烧鹅递给疯婆子,疯婆子狼吞虎咽咬了几口,忽然丢在地上,说:“这烧鹅不是八里香的烧鹅,我不吃!”

满堂的衙役都怒了,就连看热闹的都说:“这张婆太不像话了。”

毛日天走下来,蹲在了张婆的面前,说:“大姐,你有什么冤屈只管和我说,我帮你,相信我!”说完,用真诚的眼神来看着张婆。

张婆“呸”的一口,吐在了毛日天的脸上,骂道:“狗官,你们都是官官相护,欺软怕硬,真正的冤情,你敢管么?”

毛日天轻轻擦了自己脸上的唾沫,制止了奔过来要抓人的张小龙,问道:“你只管说,我答应你能管,我就能管!”

张婆一看毛日天一个劲儿问她的冤情,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跪倒在地,哭到:“大人,恕我刚才无理了,贫妇的冤情,在临海家喻户晓,没有人敢给贫妇做主,我是看见你在大街上张贴的告示,说天大的冤情也可以来找你,我这才来试一下,你要是因为我的无理发火,欺负贫苦人,我的冤情就算是烂在肚子里也不说了。”

毛日天赶紧扶她起来,说:“大姐,你说吧,我这人嫉恶如仇,别说我现在是临海县令,就算我是一个草民,我也会帮你的!”

张婆哭到:“大人,你要是草民,我就不会连累你,因为你一个县令,就算是管,能不能管得了我都不知道。”

毛日天说:“你不说,怎么知道我能不能管!”

张婆说:“那好,我就说了!我家本事临海附近乡村小鹰岗的猎户,一家三口本来日子过得挺安康的,但是就在五年前的一天傍晚,村里大户黄万金闯进我们家,说我丈夫中午射鹿的时候,射死了他们家的家丁,从那天起,我们家的快乐日子就到头了!”

这时候人群一乱,刘七刀从外边风风火火跑回来,推搡开人群,冲进大堂,问道:“大人,我听说您把我的姑姑和姑父都抓来了,是真的么?”

毛日天瞪眼看他,问道:“你没看见我在审案子么?”

“是是是,对不起大人,不过我真的听说你把我姑姑抓来了?”

毛日天说:“你知不知道你姑父的嫂子死的那件事儿?”

刘七刀点头:“知道,他嫂子是病死的。”

毛日天说:“现在我给你个任务,去把当年给你姑父的嫂子验尸的仵作给我找来,张小龙跟你去,如果你当年没有和你的姑姑姑父同流合污,就不要放跑了那个仵作,要是仵作抓不回来,我马上就拿你是问!不要想跑呀。”回头对张小龙说,“如果刘七刀私自放走仵作,我就拿他试问,如果你放走了刘七刀,我就拿你是问。”

张小龙一脸为难的神情,毛日天问:“你是怕打不过他么,我把赵小虎也给你派去。”

刘七刀黑着脸,说:“大人,一切要讲证据!你这不会是官报私仇吧?”

“卧了个槽,老子怎么办案用你教我么?你不服可以去钦差大人那里去告我,就说我冤枉你姑姑了,你敢不敢?”

刘七刀脸色发青,吼了一声:“张小龙,赵小虎!”

“在!”

“跟我走,去抓李仵作,到时候自然会真相大白!白的黑不了!”

“黑的也白不了!”毛日天说,“我看你对工作挺负责的,就不追究你无理和无能了,反正我也呆不了几天。”

“谁无能了?”刘七刀还是个倔脾气,又问了一句。

毛日天说:“你抓了那么久的采花大盗,结果却不知道你们老爷就是采花贼,被这个采花贼呼来喝去的,还说自己不是无能!”

“哼!”刘七刀转身就走,张小龙和赵小虎赶紧跟了上去。

毛日天对着张婆一笑,说:“不好意思,小插曲而已,你接着说,黄什么,黄金万两对你家怎么样了?”

张婆说:“是黄万金,他是小鹰岗的财主,小鹰岗上百顷良田,都是他们黄家的,说他黄金万两,都是说少了。”

“哦,这么有钱,那我一会让他捐一点出来把土地庙修了。”心里想,要是土地庙施工,看看吕四娘还往哪住!

张婆说:“他有钱和我们本无关系,但是我们家贫也不能让他随便欺负。我当家的叫柳中青,从小就狩猎为生,祖传的百步穿杨箭法,怎么会射他家的家丁呢。而且我当家的当时得了风寒,已经三天没出门了,根本也没有出去射鹿。

但是黄万金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而且有我当家的雕翎箭为证,上边果然是血迹斑斑。非要让我家拿出一百两银子来安抚死者的家属。”

毛日天听到这儿忽然问道:“你说你当家的姓柳,还家传的百步穿杨箭法?”

“是啊。”

毛日天点头,心中暗想,不会这么巧吧,难道又是柳小婵的祖宗?要是那样的话,那可是我的祖宗丈人,他家的事儿我还真的不能不管!

毛日天又问:“你丈夫家兄弟几个?你们有没有儿女?”

张婆回答:“我丈夫兄弟一人,只有一个女儿。”

“哦,那他父辈兄弟几人,有没有叔伯兄弟?”

张婆不知道这个大人为什么对自己丈夫的家事这么感兴趣,如实回答:“我公公兄弟六个,不过分布各地,并不在一起,到现在已经没有联系了。”

卧了个槽,这么多祖宗,那柳小婵还指不定是哪一家的后人呢!

毛日天一见张婆看着自己不说话,赶紧说:“我问完了,你接着说。”

张婆子接着说:“我丈夫也是个脾气火爆的人……”

“那是,老柳家哪有好脾气的人呀!”毛日天点头。

张婆子说:“当时我丈夫就和黄万金理论起来,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黄万金虽然带了几个家丁,但是不是我丈夫的对手,被打的落荒而逃!”

“打得好,后来呢?”毛日天听得高兴,拉了一把凳子,蹲在上边听张婆讲,刘安在身后暗自摇头,这人哪里像一个当官的料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