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9章 伤天害理的事儿/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婆接着说:“后来黄万金就到县衙告状,说我丈夫杀了他的家丁,还行凶伤人。”

“也不知道这个黄万金用了多少银两,县太爷派人把我丈夫抓进来,就再没有放出去,直到后来砍头的那一天,我才见了我丈夫最后一面!”

毛日天从凳子上出溜一下掉下来,惊问道:“砍头啦?你丈夫承认杀人了?”

张婆说:“我丈夫和我说,在狱中的时候,黄万金去找过他,说只要他答应把女儿絮儿嫁给他做小老婆,就放了我丈夫出来,结果被我丈夫扑过去差点咬掉了鼻子。所以这家伙穷凶极恶,上下打点,终于判了我丈夫死罪!”

毛日天问:“那你这段时间在干嘛?没告状么?”

张婆苦笑道:“我丈夫被抓进去以后,我都已经告到知府大人那里去了,结果被打了四十大板撵了出来,我的腿就是那时后瘸的,知府说我诬告大户,是想敲诈钱财!”

“你丈夫就这么白白被杀了?”毛日天问道。

“何止呀!”张婆苦笑一声,脸上现出奇异的表情。

毛日天看得出来,这个女人虽然没有疯,是在装疯,但是精神上也是受了极大的打击,才落的这样半疯状态,

张婆说:“我丈夫夏末被抓,秋后就问斩了,他刚死,黄万金就又欺负上门了,说我丈夫差点咬掉了他的鼻子,毁了容,讨不到老婆了,所以要娶我的女儿絮儿做老婆,其实黄万金那时候已经是有了四房小妾了。

我当时控制不住自己,拿着擀面杖一路追打,把他打出家门,却想不到他又到官府给我告了,说我在他家偷盗。

官府派人到我家,在我的水缸里翻出两串珍珠,和一个金镯子,上边还刻着黄万金儿子的出生年月日,是别人送他儿子的满月礼物。我这才知道,黄万金来我家的时候,一定是自己偷偷把珍珠和镯子扔进水缸的,他早有预谋来害我!

结果那个县官就把我张嘴二十,收监两个月。等我出去的时候,絮儿她……絮儿她已经上吊自尽一个月了!是邻居帮着收的尸,好心的邻居告诉我,我一被官府抓走,黄万金就夜入我家,把才十六岁的絮儿给祸害了!”

“咔嚓”毛日天脚下的凳子碎了,毛日天站起来问:“那个姓黄的是不是还住在小鹰岗?”说着就往出走,被刘安一把拽住了,问道:“大人哪里去?”

毛日天说:“我去操他老娘!”说着一抖手,就把刘安扔到桌案上边去了。衙役们一看,哪里敢阻挡,都让在两边。

后边一直在偷看的伊琳娜赶紧出来拽着毛日天,问道:“你是做官的还是流氓?”

“废话,我不是当官的这事儿我也得管,这可是柳小婵的祖宗家亲戚,就算不是我也得管,太他妈欺负人了!”毛日天就是路见不平的性格,听得气愤满胸,压制不住了。

伊琳娜说:“你是做官的就不能意气用事,不能听人家一面之词!要是有人说我杀了他家人,你是不是就来打我?我说别人杀了我家人,你就帮我打别人?”

毛日天一愣,回头问:“你是说这位老大姐说谎么?我会读心术你知道么,我刚才在她的脑海里看见了好大的一个冤字!”

伊琳娜说:“那你也不能操之过急,这案子发生已经五年了,不急于一时半刻,你问明白了再说!”

毛日天点头,说:“好吧,大姐,你接着说,后来还有什么事儿没有了?”

张婆一看毛日天完全站在自己的角度说话,忽然就跪下来,哭着说:“老婆子我的冤情似海,但是就怕大人知道了这个姓黄的靠山就不敢管了!”

毛日天怒道:“你不要婆婆妈妈不行么?你告诉我是谁,现场几百个百姓作证,我姓毛的今天答应你,既然要管,我就管到底,官做不做没关系,脑袋要不要也没关系,人活一口气,我必须帮你伸冤!”

大门口几百个老百姓听得真真切切,顿时响起喝彩声,一个老头跌跌撞撞跑进来,“噗通”跪在毛日天面前,说:“大人,我错了!”

毛日天问道:“你是黄万金么?”

老头说:“我不是黄万金,我是昨天用鸡蛋打你的那个人,我错了,我以为你耀武扬威的是个糊涂官,所以就号召大伙用鸡蛋丢你!”

毛日天说:“这点小事就不要提了,以后见到贪官不要用鸡蛋,太浪费,直接用石头!”

老头叩谢下去了,张婆说:“大人,我多年告状告不赢这个黄万金,后来有好心人偷偷用告诉我,黄万金就是当今云海府郭知府的亲外甥!难怪当年我去知府衙门告状,被打残了腿!”

毛日天一听,回头看看伊琳娜,说:“看来这个大姐头脑是不清晰了,跑到知县这里来告知府,好像知府比我官大吧?”

张婆说:“我知道知府比你官大,但是现在有钦差大人在这里,我们寻常百姓见不到,你这个做县令的可以见到,我想让你帮我递状子给钦差大老爷!”

毛日天笑道:“你倒是挺有主意,这个忙我是可以帮你,不过在这之前,我要调查清楚,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立马下令抓黄万金,到那时候知府要来干涉,我就学包青天,先斩后奏,要是知府不讲理,我们再到钦差大人那里评理。所以说,现在你只管把黄万金所犯的罪行都说出来,我好帮你!”

“好,黄万金还有一件伤天害理的事儿,老婆子我五年来没说过,今天也说出来吧!”

毛日天点头:“只管说,我替你做主!”

张婆说:“五年前,絮儿死了之后,我到处告状,黄万金怀恨在心,有一天夜晚,带着三个家丁,闯进我家,这四个……四个伤天害理的家伙……他们把老婆子我……呜呜……贫妇自从那次以后,再也不敢回家去住了……”

不用多说,毛日天也明白了黄万金是怎么报复的张婆,古代的女人把贞洁看的比命都重要,他这么对张婆,简直就是比杀她还要狠毒。

毛日天说:“你说的这些,有证人没有?”

张婆说:“有!”

“不要说出来!”毛日天看看外边站着的人群,说:“我们到内堂再说,今天以后,你就住在老子的县衙里,谁也动不得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