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0章 独探小鹰岗/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了一声退堂,衙役一阵吆喝,把大门关了,毛日天带着张婆回到内堂,张婆过来重新见礼,毛日天一摆手:“别整没用的,说吧,谁能给你证明你说的话?”

张婆说:“邻居老方头,黄万金侵犯我的女儿时候他在隔壁,我们的墙只是一层高粱梗上抹了草土,不是很隔音,絮儿哭闹他一定听得见。而且那天晚上黄万金糟蹋贫妇的时候,老方头也在家,也听得见,但是这人虽然心肠不坏,就是胆小怕事,万不能出来作证的!”

毛日天点头:“只要有证人就行,不怕他不说!”然后对张婆说:“这几天你就在这里等着,有吃有喝,哪也不用去了,等我的消息!”

张婆又要跪拜,毛日天已经转身出去了。

毛日天换了便装,对几个捕快吩咐了几句,然后扯了一匹马出来,牵着马就走,府衙门外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人在大门口没走呢,三个一串,两个一伙议论刚才的事儿呢,毛日天靠近过去,有人认出是刚才审案的大老爷,就赶紧散去了,但是也有人没注意到牵着马的毛日天。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在和几个年轻一些的人说:“张婆的冤情临海县哪个不知道,要说不知道的那就是聋子,是瞎子!但是谁能给她伸冤呀,自古以来就是官官相护,还能给一个半疯的穷婆子伸冤,天大的笑话。我看张婆再这么搞下去,说不定哪天就会在大家面前消失了!”

“回去哪?”一个年轻人问。

老者说:“还能去哪,还不被黄家也好,官府也好,偷偷把她灭了口!”

几人一阵唏嘘,一个老婆子打了老者一巴掌:“别胡言乱语,小心被当差的听见抓去打板子!”

老者说:“哼,我就是看着不平,挨打我也不怕,你看那个县官把她领进后堂去了,说不定就此就出不来了呢!”

老婆子说:“你就胡说吧,有本事你大点声。”显然这婆子和老者是一家的,害怕他瞎说惹祸。

老者说:“我就说,我断言,张婆的冤情肯定没人帮她昭雪!”

“我能!”毛日天在一边冷冷地说。

几个人一回头,看见穿着便装的毛日天,都是一愣,老者有些老花眼,没认出来毛日天就是刚才坐在大堂上的官老爷,嘲笑说:“你能,你算那根葱呀?张婆的状告了五年了,知县换了三个届了,都没有人接这个案子,你是什么官呀,还你能?”

旁边一个小伙子认出来毛日天了,赶紧躬身施礼:“县太爷,你老好!”

一旁看热闹的也都认出来了,吓得赶紧都蔫退了。

那个老者吓得赶紧跪下了:“县老爷,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毛日天一笑,扶他起来,说:“希望你能永远保持这么正义的心,不要只是背后谈论,如果知道张婆的冤情,能上堂作证才是真汉子!”

老头说:“不行呀,我所知道的都是道听途说,不足以为证呀!”

毛日天说:“那也不要紧,造些舆论,对那些贪官也是一种压力!”

说完,毛日天上马,打马扬鞭而去。

这几个老百姓又聚拢回来,纷纷说:“这个年轻的县老爷看着不像是说说就算了,我看他走得这么急,你们说,会不会是去找黄万金去了!”

老者说:“希望他不是说说就算了。”

老婆子过来说:“这个大老爷咋不留辫子呀?”

毛日天一路跨马飞奔,出了临海县城的城区,直奔小鹰岗。

小鹰岗的位置毛日天知道,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名字,只不过叫小鹰岗镇了。

此处距离县城不远,片刻就到,只见小鹰岗没有毛日天所见过的小鹰岗镇子那么繁华,不过却要比现在开阔得多。

一道山岗上,上百户人家,房屋林立,大多是普通民房,只有南侧靠海一边的房屋,都是红墙碧瓦,看风格都是一样的,再往前走,竟然全都是一家的房屋,被青砖大墙围拢,不用问这就是黄万金的家了,小鹰岗的这个乡村一半的房屋都在他们家的院子里,而且建筑的高大雄伟,和墙外的泥墙草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毛日天打马上了山坡,然后找了一棵大树,把马栓好了,信步进了村子。

一进村子,只见村里人来人往的,都忙忙乎乎的,一问,才知道今天是黄万金老妈的六十大寿,在黄家大院摆下宴席,所有村里的村民必须捧场不说,还来了不少的临海县城中的富商客人,黄家大门口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毛日天没有跟过去,而是打听老方头家在哪住,然后找了过去。

在村子最后边,有一排草房,老方头家在最东边。

毛日天站在门前看看,只见老方头家是三间房子,隔着一道土墙,应该就是张婆的家了。只见这里的两间土房已经快要倒塌了,屋顶的房檐木头都烂了,窗户纸破烂,一看就是没有人住的房子。院子里有一棵高大的榆树,据张婆说,她的女儿柳絮儿就是吊死在这棵树上的!

毛日天正在那在这里看,老方头家门一开,一个老汉架着一个布卷走了出来,回手锁门,然后要走,见到毛日天在这里张望,问道:“后生,你找谁家?”

毛日天说到:“请问,您是姓方么?”

老方头点头,说:“就是,我们村就我一个姓方的,你找我家有什么事儿?”

毛日天说:“我是想问问你隔壁这家的人在哪,他家以前曾经欠过我几两银子,我来过几次了,都没遇上人。”

老方头“哼”了一声,说:“这家人家已经够惨了,你就不要雪上加霜了,你要是看到他家现在的状况,你都得再给她扔几两银子。”

毛日天故作惊讶:“那是为什么?”

老方头说:“这家已经家破人亡了,男人和孩子都死了,一个老婆子疯疯癫癫不敢回家来,在临海里边要饭呢,你要是非要找,就去临海街里找她吧!”

毛日天说:“不会吧,怎么会变成这样?”

老方头看看他,欲言又止,转身就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