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2章 搅闹寿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过正厅,只见里边都是些乡绅富豪,穿戴华丽,酒菜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鸡鸭鱼肉都是低档的菜了,看的毛日天还真有些饿了,拉着老方说:“快走,我这平时不怎么吃饭的人都有些馋了!”

毛日天说这个倒是不假,吃过长生丹以后,人的机体变化很大,基本上感觉不到太饿,即便是三五天不吃饭,也不会感到乏力,就好比阳光雨露都能给他带了能量一样。不过不饿归不饿,馋嘴还是改不了的。

毛日天和老方落座,这个偏厅放了二十几张桌子上,基本都是本村的村民,和老方都认识,没人认识毛日天,就有人问:“老方,这位是谁呀?”

不用老方说话,毛日天一一拱手:“我是老方的远方侄子,我叫毛日天!”

不一会儿和大伙就混熟了,有说有笑,只有老方愁眉苦脸。

酒菜上来,毛日天一看,全都是一些素菜,没有几块肉,就也是劣质的烧酒。

毛日天说:“这一样的客人咋两样待遇呀?正殿中酒菜那么好,到这里这都不如我平时吃的!”

上菜的家丁白了他一眼,说:“你能跟正殿的老爷们比么?人家拿多少贺礼,你们拿多少贺礼?”

毛日天说:“那就不对了,他们拿的贺礼是多点,但是人家有事儿,你们黄老爷是不是也得屁颠屁颠的给人家还回去呀?要是这些长工家里有啥事,我问你,你们老爷能给随多少?”

家丁说:“你是谁家的呀?我没见过你呢?”

毛日天说:“老方头是我叔!”

气得老方头一个劲儿拽他:“别惹事儿,坐下!”

家丁看看老方头,说:“看着你的亲戚点,今天是黄家的喜事,不想打人!”

毛日天乐了:“卧了个槽,还办喜事儿不想打人,那你们家要是办丧事就得打人呗?”

这句话一出,整个偏殿鸦雀无声,连那个家丁都愣了,谁有这么大胆子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小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毛日天,又看看老方头,老方头急忙说:“我不认识他!”

毛日天说:“现在说不认识有啥用,老黄家要是欺负人,咱们大家就把他家给砸了,你们敢不敢?”

毛日天的呼声很高,但是没有一个人回应的,胆大的还敢看看他,胆小的低头吃饭,都不敢往这边看了。

毛日天笑道:“从你们的表情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姓黄的平时有多凶恶,今天我来帮你们出气,你们就没有一个敢跟着我闹一闹么?”

这句话一出,有的没吃完,站起来就走,生怕惹祸上身!

那个家丁一看毛日天这是来找茬来了,简直不可理喻,他也没敢招惹毛日天,转身就走了。

老方拉着毛日天说:“小伙子,你要是认识黄老爷,你就去正殿吃饭去吧,别和我们这些穷人混在一起了,我们谁也惹不起黄老爷的!”

毛日天说:“放心吧,我来了,黄万金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正说着,王管家带了那个大个子家丁和刚才出去报信的那个家丁气势汹汹回来了!

报信的家丁一指毛日天,说:“就是他要砸了咱们家!”

王管家一看毛日天,气乐了,一步三摇走过来,敲打的毛日天的肩膀说:“小兄弟,我就知道不会是本村的人闹事儿,你一定是不了解咱们黄家是谁什么样的门户吧?”

毛日天摇头:“不了解,你倒说说!”

王管家说:“我跟你说,我们老爷一跺脚,连同着临海县都要抖三抖!”

毛日天说:“我不信,你让他过来跺几脚看看!”

身后的大个子家丁生气了,骂道:“你小子有没有上过学堂,王管家的意思是比喻你懂不懂?”

“就是吹牛逼呗,我懂!”毛日天笑呵呵地说,拿起酒杯喝了一口,忽然“噗”的一口吐出来,喷了王管家一身,说:“草,还大户人家,端上来的酒和马尿一样,有没有醉舔杯?”

“舔你妈!”王管家是在控制不住了,回头对老方头说:“这小子你是从那儿带来的,疯子吧?”

老方头急忙解释:“王管家,这人我真不认识!”

王管家怒道:“不认识?不认识你带来我们家吃饭,你又疯了吧?”

老方头急忙赔不是,拉着毛日天说:“小子,你是要害死我呀,赶紧走!”

毛日天说:“走啥呀,你不是说要替老柳家伸冤么?黄万金在老柳家犯下的罪行你都亲眼所见不是么?”

老方头汗都下来了,气得直叫喊:“我啥时候说了,我和你有啥仇恨呀,你这么害我?”

这时候王管家反倒不吭声了,抱着肩膀看着老方头和毛日天俩人。

毛日天甩开老方头,站到了凳子上,对大家说:“黄万金害的老柳家家破人亡,在座的是不是都有耳闻,老方头今天是最勇敢的,他说要为老柳家伸冤,我支持他,你们敢不敢支持他!”

在座的有将近二百人,没有一个吭声的,都冷漠地看着毛日天。

毛日天有些没味儿了,笑道:“卧了个槽的,你们这是在看我一个人耍猴呀是不是!”

毛日天下来说:“老方,走,我们回家,这样的酒席和猪食一样,不吃也罢!”

老方头被毛日天连扯带拽的拉出了偏殿,路过正殿,看看里边一个穿着黄色马褂戴着镶嵌着宝石的财主帽的胖子,正瞪着眼睛看过来,这人毛日天在老方的头脑中看见过,应该就是黄万金。

毛日天对着黄万金比了个中指,说:“死胖子,你欺负人的时候已经到头了!”

满屋的贺客都惊呆了,都席向着毛日天看过来。

毛日天一扯老方,说:“快跑,一会儿该挨揍了!”

老方眼泪都快下来了,跟着毛日天跑出来,骂道:“你个畜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

毛日天笑道:“你说咱们这样对他们,黄万金会不会到你家找你麻烦?”

老方一把抓住毛日天的肩膀,说:“小子,你不能走,你赶紧跟我进去和黄老爷赔礼道歉,要不然我和你没完。”

毛日天指着老方头身后说:“不用你没完,他们已经跟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