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6章 抓捕黄万金/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哈哈一笑,说:“倒底我丢官府的脸还是你呀?现在这里是临海县地界,有人状告这个死胖子,谁要是不让我抓人,那就是妨碍公务,别说我姓毛的不客气!”

毛日天说着,就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大踏步直奔黄万金。

黄万金一挥手,旁边几个家丁就过来阻挡。

大家就听“哎呦”“啊“我的妈呀”叫声不断,几个家丁都飞出丈外,毛日天气头上,出手不轻,这几个人骨断筋折,没有一个能站起来了!

老百姓这个时候才感觉出来毛日天的正义力量,有不少齐声叫好!

毛日天走过去,那些富商乡绅都吓得自觉让路,黄万金想往后躲,被毛日天一把抓住衣领拎了过来。

郭知府气得浑身乱颤,指着毛日天说:“反了,反了你了!我去调亲兵,缴了你的县衙!”

毛日天说:“你要是敢因为护短而来公堂胡闹,我就把你一块就地正法!”

毛日天一推颤巍巍的郭知府,扯着黄万金就往边下走,黄万金还想挣扎,被毛日天一只手扭住了他的耳朵,这回这小子一点不敢挣扎了,伸着脖子,被毛日天揪着耳朵“嗷嗷”叫唤着往大门外走。

后边的村民都跟着起哄:“快去县衙看热闹呀!”

这些人前呼后拥,都跑了出来,见毛日天在树林牵出马来,逼着黄万金上马,然后打马而去,老百姓也跟着就往县里跑,生怕晚了看不到好戏。

郭知府回头叫手下:“备轿,回云海府,我要找钦差大人评理!”

毛日天把黄万金按倒马上,一只手始终揪着黄万金的耳朵,黄万金的耳朵又被撕裂了,血流了一脸,疼得厉害,是真不敢动呀,恐怕一动跟了自己三十多年的大耳朵就归毛日天了。

黄万金此时真的是有些害怕了,平时作威作福,就是依靠着当舅舅的郭知府,如今毛日天当着他舅舅的面把他抓了,他也不知道毛日天什么来路了,赶紧求饶,说:“大人,我和你无冤无仇的,别把小人往死里弄,回头我让人给您先送一千两纹银过来!”

毛日天说:你的银子要是多的话,尽管往我的府上来送,我是来者不拒!”

毛日天这么一说,黄万金反倒心里有些谱了,心说,难道这小子就是为了讹诈我一些钱财?

毛日天一只手控制马缰绳,骑马回临海县,在路上追上了排成一条大队的黄府家丁们,几个捕快拳打脚踢,正赶着他们快走呢。

毛日天也害怕被郭知府追上,自己倒是不害怕他,但是就怕难为这些捕快,告诉捕快走快些,捕快拳脚换成棍棒了,打得王管家和这些家丁都开始小跑起来。

黄万金一看心里有没有谱了,眼见着家人都被抓了不说,老方家一家大小跟在后边,这一定是要充当证人去呀!

黄万金又央求毛日天:“大人,你不用这么大阵势,要多少您开个价,只要你有价我就能给你送来!”

“一万两银子!”毛日天说。

“没问题!”黄万金一咬牙,虽然心肝脾胃肾都在发疼,不过为了求个平安,这也认了!

毛日天又说:“但是我这么明目张胆把你抓了,也不能就这么放你回去,我以后没法混呀!”

“大人你说怎么做?”黄万金问道。

毛日天说:“这样,一会儿回去我就审问你,问你啥你就承认,然后我的面子做足了,罚你一万两银子,就把你放了!你可不要一推六二五,啥都不承认,那时候逼着我也得对你用刑啦!”

黄万金也不是傻逼,心里合计这能是真的么?但是感觉自己和毛日天无仇无怨的,为啥非要找自己麻烦,连知府舅舅都说不上话呀?最有可能就是这小子也有后台,而且比舅舅官职大,他抓自己,一个是要钱财,一个是要政绩,新官上任三把火,我是倒了霉了,被他盯上了。

虽然这么猜测,但是要自己亲口认罪,也感觉不妥,捂着耳朵,陪着笑脸说:“大人,不用那么麻烦,你现在就和我回去,一万两银子不成问题,以后我们做朋友,金银不能少孝敬大老爷的!”

毛日天说:“那不行,我大张旗鼓把你抓来,就这么放了,老百姓怎么看我,一定说我吃了你的好处!银子一定是要要的,不过我要要的光明正大!”

黄万金心里**毛日天祖宗十八代好几遍了,但是脸上还得赔笑,说:“大人,你这么明着罚我的钱,是需要入国库的,你自己得不到!”

毛日天说:“对呀,我就是要干出点业绩,不但罚你,以后谁有罪我罚谁,罚出来的银子我上缴国库也好,用来兴修水利也好,修桥补路也好,总之我要干出点业绩,我是不满足于呆在临海县城的!你知道谁让我当的官么?”

“这个小人不知道!”

“皇帝跟前的红人,钦差大臣刘勤,他告诉我了,你当县官不过是个过度,过几天皇帝御驾亲临,要到云海府来,你要是干出点样子来,皇帝一高兴,或许直接就把你带进京城了,你说我能不认真些么?”

黄万金点头:“应该的应该的。”心里暗暗叫苦,这小子后台是钦差,我舅舅和人家比不了呀!看来这一万两银子是逃出去了!

毛日天说:“我要干出点成绩,但是县衙里边没有钱,我就必须要拢财,你的名声不小,所以你就要出一份力,也不仅仅是你,昨天我审过两个临海县城中的商人,都是为富不仁的混蛋,一个痛快的,所有罪责都承认了,拿出三千两了事了,另一个嘴硬,被我用夹棍夹断了腿,现在还在大牢里呢!”

黄万金忙问:“那个承认的人,只罚了三千两呀?”

言下之意是他咋那么少了,毛日天一笑,说:“他的事儿小,他只不过是在大街上摸了别人老婆的屁股,所以罚了三千两。你不同,你身上背着人命呢,你不要抵赖呀,大老爷我不查清楚了是不会轻易出手抓人的。你这背着人命的官司,我要是罚少了,能服众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