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9 恶棍吓死了/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说:“我不追究了,但是被你陷害的人还能不追究你吗?”

后堂的郭知府也奇怪,问道:“这就审完了?没听见他说什么呀?我外甥就承认了了?”

刘勤笑道:“我都说了,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郭知府说:“不行,不能这么草率,说不定那个贫妇串通了这个狗官来陷害我外甥呢!”

这时候外边有人击打堂鼓,喊道:“大人,小鹰岗六十七户村民,联名控告恶霸黄万金,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毛日天大笑:“好好,来得正是时候,快上来,免得郭知府说我处事不公,这回把黄万金砍头八遍的理由都有了!”

黄万金一听,顿时瘫倒在地!

毛日天马上招呼那些告状的村民进来,这些村民来了半天了,就在大门口看着,想看看这个新任大老爷是不是真的想收拾黄万金,要是做做样子就放人,他们谁也不敢多说话,但是看见黄万金的家丁一个个挨板子,不由大快人心,回头一商量,就准备联名告状,但是没有状纸咋告呀?人堆中有个老秀才听了半天了,说:“你们要告,我可以给你们写状纸。”一边买了笔墨纸砚,刷刷点点,就写了一张状纸,但是时间仓促,写不齐全,就挑重要的写了几桩。

这些人被叫上堂来,跪了一大片,毛日天这个乐呀,上桌子上坐着去了,说:“你们是不是都有冤情?”

“有!”齐呼啦的回答!

刘勤和郭知府这时候都从后堂走出来了,一看这些人,老少都有,高矮不齐,大多是小鹰岗村民,还有临海县的几个,也是被黄万金欺负过的。

刘勤手捻着胡子说:“郭知府,你这个外甥的民怨可是不小呀!”

郭知府知道救不了外甥了,一甩袖子就要走,却被黄万金看见了,急忙往前爬,要去拉住郭知府,被衙役按住了,黄万金大叫:“舅舅,你的救我呀,这小子陷害我?”

毛日天笑道:“我陷害你,那么小鹰岗几十户的村民都要陷害你么?”

这些村民平日就恨黄万金入骨,但是不敢招惹他,此时一看他沦为阶下囚了,全都来了章程,怒声质问黄万金。

这个说“姓黄的,你去年大年三十,趁着酒劲儿闯进我家,要非礼我媳妇,被我媳妇挠了一把,你怀恨在心,故意找茬打断了我的腿,你敢说我诬陷你么?你脸上的那道指甲印哪来的?”

那个说“姓黄的,我去年借了你家一斗粮,到现在已经还了七斗了,你还不把欠条还我,依旧说我欠你一斗粮,逼着我把我家那点田地压给了你,你还是人么!”

一个老汉颤巍巍指着黄万金,张了半天嘴,没说出话来,直接脱下鞋子,拿鞋底子就开抽。

黄万金吓得抱头大叫:“舅舅呀,你再不救我,我就把你和我小妾偷情的事儿给你抖出来啦!”

此言一出,惹得满堂上下,一阵哄笑。

郭知府气得脸上的黑胎记都发亮了,骂了一声:“不要脸的畜生!”回身就走了。

毛日天对大家说:“你们不要吵,黄万金仅仅是柳家这一条就已经够他死罪了,既然你们都来了,也不能让你们了白来,把状纸留下,待会让我手下的人一一核实,受过他家迫害的,就可以双倍得到补偿,至于黄万金……”

毛日天回头看看刘勤,问道:“大人,怎么处置?”

“砍了算了!”刘勤叨咕一嘴!

毛日天点头:“得令!”回头招呼过来衙役头,说:“钦差大人有令,黄万金罪大恶极,明天午时三刻,在菜市口开刀问斩!”

黄万金一听,眼一瞪,脖子一伸,双脚一蹬,屎尿齐流,躺在地上了,衙役过去一看,回禀毛日天:“报太爷,犯人黄万金吓死了!”

毛日天哈哈大笑:“省着磨刀了,把尸体抬出去示众三日!”然后让手下县丞配合巡检,带人去黄万金家里抄家。

本来想要那他家一万两银子补贴给张婆就算了,但是一看小鹰岗的村民这么给力,都要讨说法,直接就把黄家的家产给分了!

毛日天回头问刘勤:“大人,我这么做不过分吧?”

刘勤微笑说:“好像不是很合乎规矩!”

毛日天说:“规矩是人定的,对待这种十恶不赦的人,就要彻底。只不过没有证据告郭知府,有些可惜了,在我们那里,他这种行为叫做充当保护伞,罪责也是不小的!”

刘勤问道:“你总说你那里,你到底是哪里来的?”

毛日天笑道:“你连我是那来的都不知道,还把我放在一县之长,我看你做事和我差不多,都是跟着感觉走!”

刘勤说:“那不对,我让刘安过来协助你,你要是胡作非为,我也不能让你,但是现在看来,你还算是个明白人!”

毛日天说:“也不行,我也是有时候明白,有时候糊涂,我要是糊涂起来,连六亲都不认!”

刘勤说:“别岔开话题,你还没说你是哪来的,不会也是个强盗出身吧?”

毛日天说:“你要是有兴趣,我就和你多聊一会儿,晚上不要走,咱俩喝点。”

刘勤点头:“好呀,我得罪了郭知府,还真的不想回去了,我一会儿叫手下都过来,你不会讨厌吧?”

毛日天大笑:“爽快,我就喜欢你这种不拘小节的当官的!”

这时候外边进来几个人,张小龙和赵小虎还有刘七刀带着当年给丁刚嫂子验尸的仵作回来了。

毛日天对刘勤说:“你要是有兴趣,再看我审一个案子。”

刘勤点头,说:“你审案子倒是手法特别,不过过程不重要,主要是看结果!”

毛日天说:“你倒开通,不过在我们那个时候,过程真的很重要,刑讯逼供虽然效果不错,但是要坚决杜绝的!”

刘勤说:“真想知道你是哪个时候!”

毛日天说:“不急,先把这个案子办了。”回头招呼张小龙过来,让他照着自己的意思去做。然后笑盈盈对刘勤说:“走,我们听戏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