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章 实话不实说/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拉着刘勤来到后面临时监房,路上和他说了丁刚两口的恶行。

丁刚夫妻俩都被关在这里,毛日天拉着刘勤,在肥婆隔壁的那间坐下,伸手指示意刘勤不要出声。

衙役把仵作拉过来推进肥婆的监牢,然后锁上门就走了。

仵作看见肥婆,回头看看四下没有人,就问:“你怎么在这里?”

肥婆叹气说:“被抓来的呗,还不是当年的那件事儿!”

仵作怒道:“你把我给供出来了?”

肥婆说:“我哪里说你一句,都是我家的那个丁刚不是东西,把罪责往我身上推!”

仵作犯愁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给我用刑,我这些年始终感觉心神不安,当年就不应该收你们那几两银子!”

肥婆说:“我现在是出去不了,你家里要是能和县老爷说上话,就托托关系,要不然再升堂,我也得把事儿往你们身上推了!”

仵作大怒:“你个死肥婆,当年要不是你们害死人,非要我作假口供,我也不会被牵连!”

肥婆也火了:“谁让你贪财了,十两银子白拿的么!”

毛日天在这边哈哈一笑,对刘勤说:“大人,你看我审案方便不?不用我费一句话,他们自己就招了!”

那边的仵作和肥婆大惊,问道:“是谁在隔壁?”

毛日天和刘勤走出去,仵作吓得赶紧跪下认罪,毛日天招呼进来衙役,把仵作也打入囚牢。

刘勤挑大指说:“我还真的没有看错人,你是真有些本事。”

毛日天说:“其实我所做的,不过是小儿科而已,要是那些当官的不把心思用在如何升官发财上,都用在帮老百姓做实事儿上,都比我强得多了!”

刘勤拍拍毛日天肩膀,说:“小兄弟,我一定把你介绍给皇上认识,说不定你就能平步青云!”

毛日天说:“算了,我不是做官的料,也不想见皇上。”

“为什么?”刘勤很是惊讶,这话要是对郭知府说,郭知府当时都能感激涕零,但是毛日天却十分不以为然,不由让刘勤疑惑。

毛日天说:“见了皇帝,你们是不是要下跪磕头?”

“对呀,君臣大礼,那是一定要有的,这有什么奇怪?”

毛日天说:“是呀,本来我还真的想见见皇上,但是我这个人天生性子傲,不愿意对人卑躬屈膝,不好意思,我不是说你,但是我真的不喜欢给别人下跪!”

“就为这个?”刘勤惊异地问。

“就为这个!”

刘勤真的是不理解毛日天,回忆一下,果然自己对他封赏的时候,毛日天就是对着自己作了个揖而已,自己当时以为他不懂规矩,倒没太在意。

毛日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说:“这个是我从丁刚身上搜出来的阴阳缩身散,刘大人要不要拿回去研究一下。”

刘勤忙说:“这东西是害人的东西,扔了算了!”

毛日天点头:“是不该留着。”然后又塞回口袋。

刘勤这时候想起来问道:“你说你那个时候,你们那里的,我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来自哪里?”

毛日天笑道:“我见你是清官,也不拘泥死理,我就和你说了,但是你要发誓不把我引荐给皇上,我不单单是不想给他跪拜,一般的皇上都是独断独行的,我还怕他强制干涉我的去留!”

“你还要走,到底为了什么,老夫愿闻其详!”

毛日天在府内摆下酒席,宴请刘勤,此时候只有伊琳娜一人作陪。

毛日天就把自己是来自未来的人说给刘勤听,刘勤一开始还和毛日天说笑,根本不相信,但是后来说到满清帝国的一代一代的统治,毛日天说不清了,就让学过历史的伊琳娜说,一字一句,如同扎进刘勤心窝,听得他目瞪口呆。

刘勤听到后来,不由得站起来一揖倒地,说:“明公要果然是来自未来,那么小老儿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命公留下来,扶保我主万岁,造福天下苍生。”

伊琳娜说:“我们不能擅自留下来改动历史,一旦碰触到毛日天祖辈的姻缘,小毛会马上消失的!”

刘勤说:“我们把姓毛的都保护起来!”

伊琳娜摇头:“刘大人,我们不可能留下的,以我的意思,根本就不能和你说实话。但是小毛当你是朋友,执意要说,结果说了,你就开始挽留我们,我们还有我们自己要做的事儿呢!”

毛日天也说:“老刘呀,你看你,咋这么经不住事儿呢,你要是这样,我们也不找船了,马上就离开了,隐姓埋名去了。”

刘勤一见留不住毛日天,就问:“那刚才你说的不是很详细,能不能说说我主万岁能执政多久,我在历史上是否有些名望?”

伊琳娜说:“恕我读书少,没有读到刘大人的事迹,不过雍正可是在他在位十三年就驾崩了,他死的突然,到我们那时候,依旧是个迷!”

“十三年?那岂不就是今年?”

毛日天看看伊琳娜,意思是不让她说吕四娘的事儿,俩人安慰几句刘勤,就送他回房休息了。

刘勤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遇上院子里的毛日天,哈哈大笑,说:“毛兄弟,昨晚老哥哥做了个梦,在梦里你居然说自己的来自未来的人,你说可笑不可笑!”

毛日天一愣,随即会意,刘勤是想开了,不想干涉自己的行踪了,也就大笑道:“那是不可能的!”

刘勤在毛日天这里住了一夜,就回云海府馆驿去住了,毛日天也不强留,送他走了。

伊琳娜说:“这就是当官的,遇上解决不了的事儿,就不想面对,跟皇上说了对不起你,不说又觉得是欺君,怕你牵连他,所以远离了。”

毛日天说:“刘老哥倒不是这种人,我想他是怕我多心吧。”

毛日天见天气不错,说:“我要去海边看看,县衙的人大多被我派出去找船了,我也过去看看。”

伊琳娜也要跟着,毛日天说:“你别去了,你长得特殊,出去就会有人围观,我不习惯的!”

伊琳娜哼了一声,自己到后院找云英和小凤她们聊天去了。

毛日天叫上刘七刀,一起出门。

刚出府衙就被老百姓认出来了,一个老婆子拎着一筐鸡蛋就过来了,吓得毛日天赶紧摆好了迎战的姿势,生怕一筐鸡蛋都扣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