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8章 你是色狼呀/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毛日天跳下来飞奔,每跑一段时间,就叫停一下时间,他全力奔跑,速度丝毫不次于奔马,几次叫停时间之后,已经追到了海边大道上,前边不远就看见吕四娘的身影了。

毛日天看看身后并没有追兵跟来,赶紧大喊:“吕四娘,站住,我是毛日天!”

吕四娘任马匹急速奔跑,并没有停止,毛日天只好继续追赶,他和这匹马较上劲儿了,最后他赢了,那匹马越来越慢,一个是驮着两个人体力不支了,再者说吕四娘不再催马,它也不愿意跑了,在一座山峰下,毛日天追到了马屁股后边,伸手抓住马尾巴,大叫一声:“吁——”

那匹马停住了脚步,马上的两个人“噗通”一声,都掉下来了。

毛日天一惊,只见吕四娘脸如白纸,双目紧闭,已经晕过去了,桃儿格格倒是眼珠子滴溜溜乱撞,就是动不了。

桃儿格格一见毛日天,就笑道:“我听着声音就是你在追,好样的,快帮我把穴道解开。”

“我不会,你先挺一会儿吧。”毛日天知道这丫头不听话,要是急着把她穴道解开还不定闹出什么事儿,见她也没有大碍,就让她平躺在地上,然后去看吕四娘。

吕四娘小腹上的血迹不断流出,显然是流血过多,又急速奔跑,导致的昏迷。

毛日天这一阵疾跑也是累的不轻,吕四娘那匹白马那是汗血百龙驹,徒步能追的上,也就是毛日天能用得上时间控制术取巧了。

毛日天先是扯开吕四娘蒙面的黑纱,有利于她呼吸,再坐在地上,稍微休息一下,然后伸手就把吕四娘的衣服解开了。

旁边躺着的桃儿格格一看,顿时惊讶地叫到:“哎呀,我还以为你是个英雄,原来你是个色狼呀?乘人之危是不是?这女人就是再罪大恶极,应该押回去交给皇阿玛才对,说不定封你个大官当当,你居然解开人家衣服偷看人家,哎呀,你还摸人家?”

毛日天被她吵得心烦意乱,回头一瞪眼说:“你再叫我就先把你扒光了!”

桃儿格格顿时把嘴闭的紧紧的,一句话不说了。

毛日天用吕四娘的内衣擦拭一下伤口,见伤口依然流血不止,伸手捂住,导出灵气,为吕四娘止血,并且把灵气输入她的身体,帮她恢复体力。

过了大概两分钟的时间,血已经不流了,但是吕四娘还没有醒过来了。

桃儿格格又忍不住了,问道:“她是不是很白?摸肚皮挺软乎吧?你的手还不拿开,她一会儿醒了就得自杀!”

见吕四娘的伤势已经控制住了,只要再输入一会儿灵气,她体力恢复自然就会醒了,毛日天也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看眨巴着大眼睛的桃儿格格,五官并没有多少地方像呆小萌,不过眉宇之间,神色性格倒是和当年自己刚刚遇上呆小萌的时候差不多,只是岁数比那时候的呆小萌还要小得多。

桃儿格格一看毛日天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脸看,不由有些紧张,问到:“你不会真的要扒我的衣服吧?你是英雄,我就知道你不会是不是?”

毛日天一笑,说:“我不是英雄,但是也不会欺负你,只要你不来惹我!”

桃儿格格也笑了,露出白玉般牙齿,说:“我不惹你了,我知道你认识我额娘,我看见你亲她了,你是不是以前和她是相好的?不过现在你可惨了,你的情敌比你强的太多了,你见了人家就要下跪磕头,没得争了!”

毛日天说:“我和你额娘是很要好的朋友,我很喜欢她,但是……”

毛日天本来想说不是谈情说爱的那种喜欢,不过觉得这么说有些违心,因为他当初虽然疯疯癫颠,但是和呆小萌在一起的事儿自己还是记得的,呆小萌把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都奉献给自己了,难道还要说和人家是普通朋友么!

桃儿格格说:“你喜欢也不能再去追我额娘了,我皇阿玛最疼的就是我额娘,有一次我额娘走路的时候鞋子掉了,露出脚丫来了,一个侍卫盯着看,你知道我皇阿玛怎么处置的那个侍卫么?”

“不会是挖了他眼珠吧?”

“哎呀,奇了怪了,你怎么什么都猜得到?”桃儿格格瞪大眼睛,很是惊奇。

毛日天苦笑:“你的皇阿玛是出了名的狠,没当时杀人,已经算是那个侍卫命大了。”

这时候吕四娘“嗯”的一声呻吟,睁开了眼,看看毛日天微微一笑,说:“就知道你会追来。”

毛日天说:“那我喊你你还不停?”

吕四娘说:“我听见了你喊我,当时手脚不听使唤了,狗皇帝这一刀还真的不轻!”说着,伸手一摸伤口,却摸在了毛日天的手上,吓得赶紧坐起来,一看自己的衣服全都掀开了,吓得问道:“你解开的我的衣服?”

毛日天说:“我帮你止血了。”

一边的桃儿格格说:“刚才他还脱下你的裤子了呢,你的全身都被他看遍了,你自杀吧!”

吕四娘抬手一个嘴巴打过去,由于虚弱,也没有多大力气,不过也把桃儿格格的脸打红了,怒道:“要不是看你年纪小,我早就一剑杀了你!”

毛日天看看眼圈红红的桃儿格格,笑道:“还嘴欠不了?”

桃儿格格怒道:“哼,你和我额娘好,现在又来讨好女刺客,我皇阿玛知道,一定诛你九族!”

提到诛你九族这几个字,吕四娘顿时眼睛中精光四射,毛日天害怕她再打桃儿格格,一脚把桃儿格格蹬到一边去了,说:“你给我闭嘴,不然我就……”

本来想说“扒光你衣服”但是在吕四娘面前,没好事意思说,虽然吕四娘也是个小姑娘,但是天生英气逼人,让毛日天对她望而生敬,不敢轻薄。

毛日天对吕四娘说:“你在躺下,我帮你把伤口包上,要不然你这样贸然站起来,说不定肠子会流出来。”

吕四娘很是硬朗,说:“不用,我自己来!”说着,解下大带,在肚皮上缠绕了一圈,用力一勒,疼的脑门上冷汗直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