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章 路遇劫命人/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了半天,毛日天没见桃儿格格说话,低头看看她,只见她咬着嘴唇歪着头,大眼珠子叽里咕噜地乱转,皱着小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呢,就问:“你咋这么半天不说话,不是你风格呀。”

桃儿格格说:“我在想,如果我永远也见不到皇阿玛了,他会不会很伤心。”

“你还真想去呀?”毛日天笑道,“别想了,我不会带你去的,除非你妈跟着我回去!”

“哦,原来和我额娘是老乡呀!那好办,回去我问我额娘就知道你家住哪了!”她好像捡到宝一样乐得双手拍了几下,然后又拉住了毛日天的手,说:“不过我娘说她没有家乡,她小的时候走过许多地方,但是最留恋的,就是云海府这边的一个乡村,叫湖山村的!”

毛日天点头:“说的就是那里,我也最惦记湖山村。”

桃儿格格眼珠子转了两下,偷偷一笑,说:“原来你是骗我的,就是回湖山村是不是?那我跟定你了。”

毛日天只是一笑,不和她多说,心想呆小萌一定不会答应她跟自己走的。

这时候天色已经夕阳西下了,俩人还没有走出山区,距离城里还有一段距离。

来的时候毛日天全力奔跑,力追奔马,时速都超百了,这时候一步步往回走,自然是慢了很多。

看看天色渐晚,毛日天说:“咱们这么走太慢,回到家里还不得三更半夜,要不然我背着你吧?”

“你想占我便宜?”桃儿格格似笑非笑看着毛日天,然后又点点头,说:“好吧,就当我没看出来!”

毛日天到倒尴尬了,说:“那算了,咱们还是走着走吧。”心说我小毛再好色也不能打一个孩子的主意呀,再说还是呆小萌的女儿,我可不能让一个孩子看扁了!

桃儿格格一看毛日天变卦了,赶紧说:“我说错了,是我想多了,你背我吧,你是大英雄,怎么能占我便宜呢!”

毛日天说:“别背了,在你们这个年代,男女授受不亲,被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

“在我们这个年代?你什么意思?你不是这个年代的人么?”桃儿格格冰雪聪明,一听毛日天这么说,马上反问。

毛日天说:“回去问你娘去!”心说呆小萌这么多年都没和女儿说自己是穿越的,自己可不能多那个嘴。

桃儿格格正要再问,忽然毛日天站住了,高声说道:“别鬼鬼祟祟的,出来吧!”

吓得桃儿格格赶紧抓紧毛日天的手臂,回头四下张望。

但见夜幕下,几道黑影从路边的树上跳了下来,手里都是亮闪闪的钢刀。

为首一个大叫:“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桃儿格格叫到:“胡说,普天下江山都是我们家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毛日天说:“别吵了,遇上接劫道的了。”

桃儿格格可不示弱,松开毛日天一叉腰,说:“你们要劫道抢钱是不是?好说,你们说不定也是遇上难处了,我额娘常说,有很多好人英雄汉都是被逼上梁山做了强盗,你们要是遇上难处不用抢,和我说,本格格可以救济你们的。”

正说着,为首的大汉一抖手,一只飞刀“嗖”的一声,直奔桃儿格格的咽喉就过来了,桃儿格格吓得大叫一声,想躲都来不及了。

就在尖刀距离桃儿格格的咽喉几公分的时候,旁边伸过一只手了,捏住了刀尖,把飞刀拿走了。

毛日天手捏着飞刀,皱眉道:“你们不是劫道的,是劫命的对不对?”

为首的人也不答话,一挥手,一共六个人,各个发射暗器,夜幕下,星星点点,寒光闪烁的暗器扑面而来,速度快捷,以桃儿格格的本事,就只有闭眼缩脖的份儿了,根本躲不开。

桃儿格格一闭眼,忽然试着腰上一紧,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毛日天抱着自己呢,而且是像抱着三岁孩子那样抱着自己,自己的屁股坐在毛日天左手臂的臂弯里。

桃儿格格四下一看,他俩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已经到了六个蒙面人的身后了。

那六个蒙面人一大把暗器撒出去,一看人都没有,不由都发蒙,也四外看,有一个一回身,看见毛日天抱着桃儿格格就在身后,刚要叫喊,毛日天的手一挥,一道剑气从手指射出,这小子的两条腿齐膝而断,“腾”的一下,就从一米七五的个头变成了一米二五了,瞬间少了五十公分。

另外五个转回来,毛日对桃儿格格说了一句“闭上眼睛。”然后就闪电一般冲进了他们的队伍,一手抱着桃儿格格,另一只手不断发出剑指,毛日天恼恨他们下手狠毒,对待一个小姑娘,二话不说就下杀手,肯定不是好人,于是出手也狠了些,剑芒所到之处,血光崩现,一分钟的时间,这五个人也都躺下来,不是断臂就是断足,还有一个被毛日天洞穿了胸口,已经死了。

毛日天退后几步,对桃儿格格说:“不要睁开眼,画面太血腥,少儿不宜。”

桃儿格格“咯咯”一笑,说:“你都赢了,我害怕什么?你现在过去把他们的头都砍下来!”

毛日天侧目一看,桃儿格格根本没有闭眼,一脸的欢喜,没有害怕的迹象。

毛日天说:“哎,你这孩子哪都好,就是……哎,帝王家的孩子,比富二代还要过分!”

桃儿格格催促毛日天:“快点呀,我还要看你手指头冒白光,你太厉害了!以后你教教我可以不?有谁再敢对我大呼小叫,我就一道白光过去,打落他满口牙齿!”

毛日天左手一松,桃儿姑娘一出溜掉到地上。

毛日天走过去,用脚踢了一下断了一条腿的领头的强盗,说:“死了没有?”然后撕下他的蒙面布来。

这人一脸的痛苦表情,不过毛日天还是觉得这人脸熟,疑惑道:“你是不是郭知府家里的护卫?”

那人捂着腿,呲牙咧嘴,也不回答!

桃儿格格这时候在地上拾起一根树棍,过来照着他断了的那条腿捅了一下,说:“我毛大哥问你话,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把这根木棍给你捅进去,让它做你的腿!”说着,把树棍对着他断腿的伤口那里就插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