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章 护送格格/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领头的被桃儿格格这么一插,疼的大声哀嚎,桃儿格格用树棍在他伤口里边搅动,毛日天看着都疼了,心说,我刚才让着丫头闭眼真是小瞧她了,看来该闭眼的是我。

那个领头的终于忍不住了,大叫:“不要搅合了,我说,我是郭知府派来的!”

桃儿格格拿出木棍,问道:“胡说,我和郭知府无冤无仇,郭知府对待我也不错,为什么要杀我?”

领头的说:“郭知府吩咐,并没说要杀你,让我们一定要取了知县大人的脑袋,不管什么人阻挡,都要杀了他!”

毛日天点头:“这就对了,郭知府和我有仇,要害我也正常,这些人不过是奴才鹰犬罢了。我说一上来就看出他们不是一般的劫道的人。”

桃儿格格说:“那这些人杀是不杀?”

毛日天是说:“你一个小姑娘家,不要开口闭口就杀人,虽然你们家掌握了很多人的生杀大权,但是将心比心,谁都是爹生妈养的……”

桃儿格格笑着来捂毛日天的嘴,说:“你怎么和我额娘一样唠叨,我皇阿玛就经常夸我做事果断,不像我额娘那么总是心慈面软!”

毛日天摇头叹息,说:“看来有小萌操心的了。”

毛日天回身就走,桃儿格格赶紧跟过来,问道:“你确定不杀他们?”

“你不满意么?”毛日天看也不看她,只顾走路。

桃儿格格笑呵呵说:“满意满意,我就是问问,就知道你是宽宏大度的人!”

毛日天斜了她一眼,说:“你这么拍我马屁,不记恨我打你屁股了?”

“不记恨,不记恨,我额娘说过,她小的时候不听话,很淘气,后来被人抓住打屁股,很丢人的。但是我看她说起那些话的时候,不但不像是恨那个人,还带着几分怜爱一样的表情,我想一定是那个人让我额娘改掉毛病,所以我额娘很是感激那个打她屁股的人。”

毛日天不由想起当年和呆小萌初遇的时候,呆小萌偷了自己的钱包,结果被自己整治得撅起屁股让自己打,还不敢声张,不由忍不住笑了了。

“你在想谁?笑得这么骚气,一定是在想女人!”桃儿格格蹦蹦跳跳地在毛日天前边倒着走路u,看着毛日天的脸。

毛日天说:“我在想你妈!”

“哎呀,你敢这么骚气的想我额娘,这话要是被我皇阿玛听见,不杀你也得充军!”

毛日天说:“身为一个公主,能不能说话文明点?什么叫这么骚气的呀?”

桃儿格格说:“我在朝里的时候文明着呢,但是现在我在外边,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是公主,所以就随便一些了。你难道还能笑话我么?”

毛日天说:“你要是不损我,我就不笑话你,要不然照样笑话你。”

“好的,我不说你……啊……”桃儿格格倒着走路,忽然脚下一个不留神,踩在一个小坑中,身子向后仰过去,毛日天出手如电,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及时把她拉了回来。

桃儿格格忽然脸上红晕,幸好夜色降临,看不那么清楚脸色了。

毛日天问道:“你没事儿吧?”

桃儿格格说:“脚有些扭到了。”

毛日天见她忽然声音变得很小,懒在自己怀里不动了,不由担心,说:“快坐下,我来看看!”说着,一弯腰,把她抱起来,走到路边放在一块石头上,然后拉起她的小脚问道:“是这一只吧?”

桃儿格格点点头,蚊子一般的声音:“是的。”

毛日天握着她的脚脖儿,输入灵气,桃儿格格像是被电到了一样一抖,轻轻“嗯”了一声。

毛日天又问:“疼么?”

“好多了。”

“嗯,我的手法很厉害的,别说是扭到,就是断了的我一按摩也会不那么疼了。”毛日天只顾着输入灵气,并没有注意到桃儿格格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的脸,双颊晕红,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片刻,毛日天说:“下来走走试一下。”

然后扶着桃儿格格站起来,桃儿格格只到他的肩膀,靠在他身上,被他扶着走了几步,说:“还是疼。”

“不会吧,伤得那么重么?”

毛日天扶着她坐下,又拿起她的脚脖子按摩。

“你好像是没有裹脚呀,大户人家不是都要裹脚么?”毛日天一边给她揉磨,一边问到。

桃儿格格说:“额娘不给我裹脚,说不想让我遭罪。”

毛日天笑道:“我倒忘了,你有个开放的妈妈。”

又揉了一会儿,毛日天问:“好了么?”

桃儿格格说:“好多了。”

“那再试试。”毛日天说着,把她扶起来,再走几步,问道,“怎么样?”

“不疼了。”桃儿格格说。

“不疼了就自己走吧。”毛日天推了一下还依然紧紧靠在自己身上的桃儿格格。

桃儿格格赶紧松开毛日天,自己低着头走路。

毛日天见她又是半晌不语,就问:“怎么了,害怕回去你皇阿玛骂你么?”

“才不会!”桃儿格格一歪头,说:“皇阿玛从来不骂我,倒是额娘会和我发脾气的。”

“那你怕不怕她?”

“不怕,额娘是个假凶手,说要打死我,却从来没有打过我一下。”

毛日天心说:所以就把你惯成了任性刁蛮的性格。

毛日天不问话,桃儿格格就不说话,低着头走路,就好像是心事重重的那个样子。

毛日天故意不说话,又走了好远,前边云海府已经不远了,桃儿格格忽然问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说话了?”

毛日天一笑,终于忍不住了,就问:“那你为什么不说话了?”

桃儿格格说:“我在想,如果你能总在身边多好呀,你这么有本事,又能打,又会治病,还不像别的护卫那样对我毕恭毕敬的,能和我聊天解闷。”

毛日天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谁和谁再好的朋友,也有分开的时候。”

“那要是我把你召为驸马呢?”桃儿格格突然的这么一句,毛日天差点踩进坑里,赶紧调整了一下步伐,笑道:“你个小鬼头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做你的驸马,再说你才多大呀,就想要嫁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