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6章 斩杀凶徒/圣手仙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呆小萌说:“三猴子这人虽然可恶,但是他也有些苦衷,沦落到一个采花大盗,和这个狗官的逼迫也不无联系。”

他俩在上边耳语,郭大公听不清,但是一看两人交头接耳,肯定是在说自己,不知道是祸是福。

呆小萌问道:“郭大公,你还记得滦州有个万花楼吧?”

郭知府更加惊讶,贵妃娘娘居然知道万花楼,他不会是万花楼的姑娘被皇上给选出来的吧?会不会是自己嫖过的?赶紧偷眼又看了一眼呆小萌,心说不能,这般花容月貌的姑娘,比头牌酒红不知强了多少的女人,自己要是嫖过一次,一定会终身不忘的,保证是没见过她!

雍正见他贼眉鼠眼,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怒到:“你聋了么,没听见贵妃问你的话么?”

郭大公赶紧点头:“微臣在滦州的时候,那是二十几年前的事儿,所以记不太清了,所以要想一下,微臣记得滦州却是有个万花楼,不过没有去过。”

呆小萌说:“那你记不记得修小妹呀?”

郭知府吓得一抖。脱口而出:“是那个老鸨花姐的女儿!”

呆小萌点头说:“算你老实,还敢说出来。”

郭知府说:“微臣只是听说过这个姑娘而已,并不认识,当时听说是自杀身亡的。”

呆小萌问:“那她好端端的一个姑娘,为什么要自寻短见呀?”

郭知府说:“那时候微臣不是官员,对这事儿只是听说,并未打听。”

“胡说!”呆小萌忽然一声断喝,手在桌案上一拍,“修小妹和那个姓袁的已经把你告了,你还敢胡言乱语说不认识她!”

郭知府一愣,赶紧说:“他们都已经死了,怎么会告微臣!”

呆小萌怒道:“我没有说过姓袁的,你居然说他死了,看来你很熟悉当时的这个案子呀!”

郭知府自知过于紧张漏了嘴,赶紧狡辩说:“那件事儿闹得满城风雨,微臣自然听大家说过,说修小妹有个奸夫,是姓袁的,后来把她的母亲花姐杀死在修小妹的绣楼上,这些都是我道听途说,并不是亲眼所见!”

呆小萌一笑,说:“你还真能狡辩,我们来之前已经见过滦州府当年被你收买的狱卒牢头,你让他们一天打那个姓袁的三遍,打满一个月放人,你还敢在本宫面前狡辩,是不是当我和皇上是傻瓜呀?”

郭知府一听,吓得赶紧磕头如捣蒜,万万想不到皇上和贵妃会提起二十多年前的往事来,而且还这么了如指掌,赶紧磕头说到:“贵妃娘娘恕罪,微臣真的不记得了,时间过于久远了,当时微臣年少无知,或者和那个姓袁的有什么矛盾,所以故意整治他,没有什么别的事情了。”

呆小萌冷笑道:“这么说,在修家侮辱修小妹的事儿你也不会承认了?”

郭知府连连磕头,额头都肿起来了,说:“臣不敢胡为,真的不敢侮辱民女。”

呆小萌说:“修小妹的鬼魂来找你了,你还敢不承认!”说话间,一张椅子“吱吱扭扭”自己划过地面,到了郭知府跟前,椅子空空,却没有一个人。

郭知府吓得赶紧跳起来换了个地方跪着,身子已经都抖成一团了。

呆小萌说:“狗官,你抬头来,看看我是谁!”

郭知府一抬头,刚才的贵妃娘娘衣着没变,但是一张脸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张脸看着眼熟,应该就是二十年前的修小妹。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郭大公差点没当场抽过去,连连磕头求饶:“小妹姑娘,我错了,当年我只是过于爱慕的容貌,才忍不住去侵犯你,你饶了我吧!”

他就算是不相信有鬼来告状,这时候也猜想这位贵妃娘娘就是修小妹转世投胎了,怎么也想不到这位皇妃是狐仙后人,经过老黄皮子的指点,现在变化已经比老黄皮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呆小萌对当年三猴子的遭遇很是同清,对他临死的时候还要看一眼修小妹的绣像那一幕至今不忘,此刻见到当年的罪魁祸首,自然就想要帮那个没见过面的修小妹报仇了。

本人在此,郭大公不敢再狡辩了,赶紧承认求饶。

雍正说:“这件事儿虽然过去很久了,不过毕竟是你**人命,罪不可恕,我来问你,昨天晚上你派人截杀毛日天,却又是为了什么?”

“啊?”郭知府都傻了,这皇上咋啥都知道呀?

昨天郭知府的眼睛始终注意着毛日天了,就想抓他一点毛病好治个罪,公报私仇,直到后来毛日天去追吕四娘,所有人都没看清毛日天的去向,郭知府却看见了,赶紧把手下护卫叫过来,他不知道毛日天是万夫莫当之勇,以为派出去六个护卫足以杀死他。

他想的挺好,只要这时候趁乱杀了毛日天,谁都得以为是刺杀皇上的刺客杀了毛日天,不会想到他的头上。

他派出去的护卫追不上毛日天,就四处寻找,好在方向没有错,到了傍晚遇上毛日天带着桃儿格格往回来了。

六个护卫一夜未归,郭知府也不知道他们是都被毛日天打成重伤了,一早上就被皇上召见过来了,此时一听皇上问起来,还以为护卫都被人家抓来了呢,赶紧不敢狡辩,说了实情,不过承认是他派人去杀毛日天,却没有说是因为毛日天杀了自己的外甥,说是因为看毛日天对贵妃无理,所以派手下去抓他回来。

他只想着狡辩,推脱自己的罪责,却没想到这么说正碰触到了雍正的痛点,毛日天昨天抱着呆小萌,他的肺子都要气炸了,要是换个人,早就下令缉拿了,但是毛日天不同,人家是呆小萌的前男友,桃儿的亲生父亲,所以雍正生了气也说不出,这时候见郭知府小嘴“叭叭叭”一个劲儿狡辩,气得一挥手,对大内护卫说:“拉出去砍了,我不想听这混账说话了!”

两个护卫过来,就把已经吓得尿了裤子的郭知府拎了出去。

旁边的那些官员看的胆战心惊,莫名其妙,尤其不明白上边坐着的娘娘咋会来回变脸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